也许那就是女人的直觉,可是莫名的,她就觉得,电话那端的人是——

    心跳突然就加快了,看着手机,就好像看着一个怪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想要伸手去拿起,可是忽然之间,就没了勇气。

    “哎,刚才还好好的出着太阳呢,这才一会儿的工夫就没了,你说这天气变得可真够快的!”月嫂一边说着一边进来。

    莫小染忽然晃神过来,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起了手机,听到里面传来“嘟嘟”的挂断声,松了口气,也把电话给挂了。

    月嫂进来,看到她手里拿着手机,立刻提醒道,“哎,姑娘,这月子里可不好贪玩手机啊,这是一辈子的事儿,会落病根的,以后眼睛疼,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莫小染笑了笑,“恩,我知道了,刚才来了个电话,接完了,还没放回去,你帮我放一吧!”

    接过手机放在一旁,看看小家伙居然睡着了,便给接过来抱在怀里,止不住的赞叹,“说实话,你们家这孩子可真是好带。我当月嫂也好多年了,就没见过这么乖巧的,吃饱了就睡,长得可真扎实!”

    人家也是三分真话三分客气,莫小染心里清楚,不过还是笑着应道,“那就好,也少操一点心!”

    “当真是少操心的!”月嫂似乎心情很好,“看看长得多漂亮。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长得可不太像你,是像她爸爸吧?”

    来到这家,感觉这家的人都挺热情的,可就是没见过孩子爸爸,看来太忙?听说是部队上的,部队上就算忙,也应该会放个假什么的,这是老婆生孩子呢,可真够不容易的!

    “是呢,挺像的!”小染微笑着说,她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去习惯,别人不知情的提起卓越。

    你能怎么办呢?孩子总要慢慢的长大,不管以后卓越会不会回来,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难道以后告诉宝宝,你爸爸做错了事,永远都回不来?

    不过现在也不想那么长远去,起码眼,她只要先照顾好孩子。

    看她似乎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致,而且产妇确实多休息比较好,月嫂就没再逗留,抱着孩子又去隔壁了。

    子里安静来,看着方才的手机,她忽然很想拿过来再看看,又不知道能看出什么。

    看什么呢?如果真的只是无聊的骚扰电话,就这样轻易的搅动自己的心情,未免也太没用了。

    如果,如果就算真的是他,可他打过来不说话,又代表什么?如果电话都能打了,为什么不能回来看看?

    她宁可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宁可他只是打过来报一句平安。

    可是,什么都没有,就这样莫名其妙的。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最后还是气嘟嘟的坐了起来,拿过手机照着那个电话回拨过去。

    她想好了,这次不管对方有没有说话,她都当成卓越去说,自己快要憋死了,有一肚子的话想要对他倾诉,这些话,又不适合对家人说,只能跟他说,可他偏偏都不在。

    电话拨了过去,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忙音,而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整个人呆住了,重复了几遍,都是这个声音,只不过就过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变成了关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天就这么玩她吗?

    她想打个电话过去说几句话都不行吗?!

    心里有点儿难受起来,委屈的想哭,却又不能哭,只能忍着。

    她现在几乎可以确定,那个电话真的就是他打过来的,不然的话,骚扰电话犯得上关机吗?没准人家等着你打过来找乐子呢。

    闭上眼,卓越,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句话,卓越也很想问自己,你到底想干什么?!

    握着手里的手机,他觉得自己特混蛋。

    实在忍不住,还是买了一张太空卡,装上了,给她打过去。刚开始她挂断了,他不死心,又打过去,然后再断,再打,这一次,所幸她没有挂,挂的却是他。

    刚开始,他以为自己只是不知道如何跟她开口,电话拨通了不说话,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才发现,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他只是想听到她的声音,仅此而已。

    一遍遍的拨打,一遍遍的听着她重复的喂,你是谁?简单的话,却如世上最动听的声音,他反复的听着都不耐烦。

    哪怕听到她生气的骂自己,心里都是很愉悦的,只要能听到她的声音,可是后来,她的声音开始颤抖了,他就也怕了。

    只是隔着电话,隔着声波,他几乎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好像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她的鼻息一般。

    小染……在心中,他无声的呐喊着,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她说,也不知道开口还能说什么,只能说,他万般的思念,却不知从何说起。

    难道说他是为了执行特殊任务而离开她的吗?那只会让一切功亏一篑,为了达到最真实的效果,为了让对方能完全的相信,他必须保持绝对高度的机密,除了执行者和爸爸,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包括猎人大队的兄弟。

    如今,他自然是不能说的。

    小染,对不起!他不知道第几次这样默默的道歉,就算以后会补偿,也弥补不了现在的亏欠。

    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果断挂断,然后把太空卡迅速的撤出来折断,然后冲到了马桶里,不留一丝的痕迹。

    做完这一切没多久,程欣就来了。

    她提了个大袋子,里面装了许多的速食品,冷冻水饺,包子,还有方便面什么的,很多,将冰箱塞得满满的,与此同时,还有几份炒菜外卖。

    “你买这么多东西,是打算囤积让我过冬吗?”卓越半开玩笑的说。

    收拾起心情,他很快的便投入了工作状态,不能让自己流露一丁点的真实情绪,不然的话,对自己也是很有危险的。

    “过冬只怕还不够!”程欣说,“不过你不方便出去,多准备点东西总是好的,免得你饿极了,还得我跑去买!”

    “那也没什么不好,让你多跑两趟!”卓越说,“就可以多见你几次了!”

    刚开始程欣一愣,听到后半句,脸上闪过一抹娇羞,轻嗔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要面对正确的人,才会说的出来!”他现在也真是逼的,这些话说的越来越顺口了。

    天知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快恶心死了,却要强忍着,镇定自若甚至云淡风轻的说出来。

    偏偏程欣就吃这一套,以他的观察经验来看,程欣已经被自己迷得七荤八素差不多了,相信很快就能触碰到核心的那一部分了。

    “对了,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什么有事会要告诉我的来着,是什么?”他装作很随意的问了问。

    “没什么,暂时还不能告诉你,等适当的时候,我会说的!”程欣也为难,本来已经打算和盘托出了,没想到上面临时有变化,暂时先不吸纳他,据说是有紧急突发事件,要先解决了,才能再决定。

    当然,杨斯墨不能加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多少有她的私心在干涉,可也不至于起完全的作用。

    卓越愣了,果然是夜长梦多,本来他很确定,程欣已经打算都告诉自己了,这才一两天,就变卦了?

    他什么都不说,瞬间脸色就冷了来,起身将饭盒收拾好放进垃圾袋里,“我吃好了!”

    转身走到了一旁,双手松松的往裤兜里一插,看着窗外。

    其实窗帘是拉上的,能看得到什么,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

    他只是以行动来告诉她,他生气了!

    生气归生气,就是不说出来,但是行动偏得让你看见,这个也是门艺术。

    如果换做旁人,程欣才不搭理,你爱生气不生气,关我什么事,可是卓越偏就不同,戳着她的死穴,戳着她的心窝。

    她知道他生气,自己也不舒服,哪里还吃的去,起身走到他的身后,轻轻的从后面环抱住他,将脸贴在他的后背上,“生气了?”

    他就是不说话,但是身体僵直了,她低声的说,“我知道这样说,你可能会生气,但是你要理解我,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等可以说的时候,我一定会都告诉你的!”

    卓越转过身来,低头看着她说,“你知道吗?我对你的秘密,其实并不是那么感兴趣,但是我以为,我们之间,应该不存在什么难以启齿。你有你的不得已,我不逼迫你,可是难道你的苦衷,不是要跟我分享,一起分担吗?我原以为,能替你分担的,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你根本就不需要我,是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满眼的失望,别过身去,可程欣却一把抓住了他,焦急的说,“不!我怎么会不需要你呢?如果不需要你,我就不会冒着风险收留你,如果不需要你,我就不会费尽心思把你带到这里,如果不需要你,我何必要跟你说这么多?你……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她真的着急了,就怕卓越生气不理会她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