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也别着急了.”缓和了一口气.也不能让她太着急.反而恼羞成怒就不好了.他把握这个尺度.也不容易啊.

    叹了口气他说.“是我太性急了.也不该逼问你.算了.你觉得可以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好了.”

    看着他.程欣的唇瓣咬得发白.她的内心在纠结.纠结到底要不要说.组织上已经说了.暂时先不吸纳.可是自己也跟他都透露那么多了.突然自己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卓越跟程欣毕竟是那么久的同学关系了.好说不说也认识那么久了.她的表情和内心斗争.自己也能猜测的到.忽然就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心.

    他是感情迟钝.但不代表沒有感觉.这段日子的相处以來.他能察觉的出.程欣是对他真的有感觉.所以才会显得这么为难的样子.

    她不是存心在利用他.如果真的只是一层互相利用的关系.也就不必内疚了.可是他现在就好像在利用她的感情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可是.他沒有回头的余地.不可能中途放弃.

    这件事已经牵扯到了这么多人.已经伤害了这么多人.如果半途而废.害的不仅仅是几个家庭.会是很多人.

    所以对程欣.就算对不住.他也只能对不住了.

    “别说了.”他说.“我不想听了.你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该做什么就好.”

    “卓越.”她一把拉住他.似乎定了很大的决心.“你别走.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别说.如果你很为难.就不要说.如果说出來会对你有危险.也不要说.”他轻声的说.语气很是温柔.

    就是这样的温柔.能让程欣的心都软的捏出水來.她就是吃不消他这样的神态.这样的口吻.让她根本无力抗拒.

    摇了摇头.她拉着他坐.“沒事.我心里清楚在做什么.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深吸一口气.她说.“我想.以你的敏感.应该能够察觉的出.我的生计.并不是靠那家礼服店.”

    卓越点点头.“我大概能猜得出.你不是每天守着店.看起來生意也不是很好的样子.你也沒有玩命的去打理过.所以那家店.能维持收支平衡就已经很不错了.指望盈利.应该不太可能.”

    她点点头.毫不掩饰眼中的赞许.“是.那家店其实一直在亏本.我生意惨淡的时候.连店面租金都赚不出來.”

    “那你还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盘掉算了.”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卓越说道.

    摇了摇头.程欣说.“卓越.你难道忘了以前我们在军校学过.有一种东西.叫做掩人耳目.”

    “你是说.你的店面.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那你的目的是什么.”他沉着的说.尽量不太着急.免得露出马脚.

    “自然是收集情报和消息.”她说.“那条街算是本城最热闹繁华的一条街了.大隐隐于市.越热闹的地方.掩人耳目却是最合适不过了.”她微微一笑.“你说对不对.”

    “可你给谁收集情报.”卓越拧起眉头.很快就抓住了重点问題.

    “组织.”薄唇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终于接触到最核心的问題.

    “什么组织.”他追问着.

    程欣却停了來.看着他.“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我会进什么组织.我明明可以去部队上的.”

    “我是奇怪.但是我更奇怪的是.你进的是什么组织.”他回答道.

    她在兜里掏啊掏.卓越也不动.就这样看着她.最后.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烟.然后点上.

    “啪”打火机的火光映照着她的脸.显得有些不真实.凑近烟嘴吸了一口.心神似乎才稳定了一点.

    “我从來都不知道.原來你是会抽烟的.”看着她被烟雾笼罩着.有些飘渺的脸.卓越淡淡的说.

    “不会也可以学会的.”她优雅的夹着烟.但是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吐出一个烟圈.然后说.“就像有些事.你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去做.最终你还是做了.有一天.你突然会变成你很讨厌的那种人的样子.”

    卓越若有所思.“你很讨厌现在的自己吗.”

    “有点儿.”她居然沒有否认.还点了点头.

    “为什么.”他轻声的问.心头忽然有那么一点点不忍.

    程欣嗤笑出声.默了默说.“这世上有四个字叫情非得已.还有四个字叫形势所逼.”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卓越小心翼翼的问.否则的话.本來军校优秀生的她.怎么会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她沒有回答.只是皱着眉头狠狠的抽了几口.将烟头给按灭.

    看着她按烟头有些发狠的样子.卓越觉得.她心里一定藏了很多很多的事.

    “有什么心事.是不能告诉我的.”他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膀.这样能让她觉得好受一点.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都会需要一个依靠的肩膀.好让自己能够喘息一.

    所以程欣也并沒有挣脱.只是靠着他说.“总之.组织一旦进去.就拜托不了.你如今沒进组织.也好.”

    “可是程欣.你还沒告诉我是什么组织.做什么的.”顿了顿说.“非法吗.”

    她猛然抬头看着他.“那卓越.你告诉我.你做的事.非法吗.”

    他沉默來.非法吗.

    “有什么非不非法的呢.无非是最后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宣告.”她苦笑.“卓越.以前我也觉得.这个世上的事.非黑即白.可是事实告诉我.不是这样的.除了黑和白.这世上还有一种地方叫做灰色地带.所以沒有什么是非黑白.我们只要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

    “那你现在做的是自己想做的事吗.”卓越问道.

    程欣犹豫了说.“至少.现在能跟你在一起.就是我想做的事.”

    “好.那你告诉我.组织到底是做什么的.你怎么加入进去的.首领是谁.组织有多大.你们平时都怎么联系.”他一脸严肃认真.不知不觉.就恢复到了平常公事公办的口吻.

    程欣看着他的脸色.逐渐慢慢的变了起來.

    这个时候.卓越才反应过來.自己的表现有些过激了.

    他刚想解释什么.却听到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还是跟过往一样.跟人说话.都像是审犯人一样.我差点被你吓坏了.”

    卓越笑了笑.缓和了一口吻.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对不起.是我太紧张你了.”

    很享受这种亲昵的感觉.她甚至主动往他的手上蹭了蹭.她说.“我不介意.我从來都不介意你的态度.至少比以前要好.”

    “哦.”他很惊讶.“以前是什么样的.”

    “以前的你虽然不会对我发火.不会很严肃.但也很客套.不会很亲近.你知不知道.我总觉得你像块冰.怎么都捂不热.我也接近不了你.直到后來你带着她來的时候.我才知道.不是捂不热.而是捂的人不对.”她低低的说.

    第一次看到莫小染的时候.她就很嫉妒.特别的嫉妒.

    她从來沒有想过.卓越会用那样温柔的眼光去看一个人.会那么低声气的对一个人妥协.她很诧异.诧异之余就是妒忌.

    “是这样吗.”他低低的说.“那是我的不对.对不起.”

    “卓越.你真的喜欢我吗.”其实她很想说的是.你真的爱我吗.但是现在.她不敢用爱这个词.卓越从來沒有说过爱她.

    虽然两个人已经差不多彼此相许.也算是沟通过心意了.但是还沒有用到那个词上.

    她不敢.也怕问.

    眼睛看着他.她炙热的问.“ 你真的喜欢我.还是无路可走的选择.如果你对我只是一时的救命稻草.我不想要这样的怜悯.”

    卓越的眼睛突然就变得深邃起來.看着她.彷如一汪深潭.她看不到底.又有点害怕.“卓越……”

    “你是这么想的吗.”他一字一顿的问.“你觉得.你就是我无路可走的选择.我对你而言.就是这样的意义.”

    “不是.卓越.我……”她忽然就好像找不到自己的舌头了.说什么都不利落.

    “程欣.你心里觉得.我是在利用你.我是在借着你逃避追捕.等我能离开了.会毫不犹豫的抛开你.是不是.”

    她很想说不是.可是想到他曾经对莫小染那份关切和关爱.就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如果你觉得是这样.好.我现在就走.从此我们分道扬镳.我是死是活.是被抓还是怎样.都跟你沒有关系.这些天对给你造成的困扰.我很抱歉.有机会.我会偿还.”

    说着.他毫不犹豫的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卓越.卓越……”程欣着急了.拼命的追着他.想要拉住他的步伐.

    可是他走的很快.也毫不迟疑.门都已经拉开了.她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猛然冲到他的面前.一把将门抵上.背靠在门上.喘着粗气看着他.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