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杨一鸣有些无奈.他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哥..”

    “好了.我累了.你出去吧.”杨斯墨说.“总之.我是成年人.我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OK.”

    都已经说到这样了.他还能说什么.真的跟他打起來吗.还是干脆断绝关系.平心而论.他做不到.所以只能退出來.“好.我不说了.我走.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做的事.自己心里清楚.不管怎么样.你记得锦涵.不为别的.就算为了锦涵.你也不要做错事.”

    杨斯墨含笑点了点头.“行了.不要搞得好像明天我就蹲进去了一样.”

    退出房间.杨一鸣的心里还是不太踏实.转头看看房间里灯光还亮着.他肯定是还沒睡的.可是自己也问不出什么了.叹了口气.只能转身走了.

    子里.杨斯墨坐了來.桌灯沒有开.大灯泛着昏黄的光芒.晕染了整间子.在抽屉最层.有一张相片.他拿出來细细的看着.慢慢的摩挲着.他心里何尝不清楚未來的路有多辛苦.但是无论如何.也要寻找出真相來.

    …………

    卓越从房间里走了出來.往院子里看过去.太阳倾斜的角度.以及外面有沒有人经过.

    不过每次看过去.都是空荡荡的.这里太偏僻也太安静了.送到这个疗养院的.大多可以算是孤寡老人.或者就是陈烨这样精神不太好的人.所以这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几乎沒有人会來.

    程欣有两天沒來了.看來她真的很忙.可她越是忙.自己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因为.他还沒有插手进去.

    他们都有绝对的专业素养.以及……高度的怀疑精神.所以他心里也肯定.程欣对自己.绝对还沒有到达百分百的放心.

    从自己接受任务到布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能再这样拖延去.否则的话.简直是白费力气.

    想了想.她会把自己安排在这里.这个疗养院.只怕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否则的话.这栋房子.又算什么.

    可是他安安稳稳呆在房里几天.只是观察着.也沒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边很少有人來.从窗户能看到斜边上疗养院里面.偶尔会有人晒太阳.还有人棋的声音.但是一切都很安详.沒有什么不对劲的.

    若说不对.就是这家的院长实在太勤快了.

    从來沒见过一家疗养院的院长是这么亲力亲为的.经常出入院子里.时不时的关心问候一.偶尔还会坐來棋.他已经差不多将这张脸都记住了.

    想了想.这样在子里也做不到什么.不如出去转转.反正程欣不在.这里只怕也沒几个人认得他.

    这样想着.便打开房门出去了.

    子里沒有装监控摄像头和监听器.这个他是检查过的.不过还是关关好门.拿上了钥匙.

    他到疗养院.也不显得太突兀.本來也算是住在这里的.只是不知道程欣是不是打过招呼.不用照顾.也不怎么出门.

    沒有人注意他.他走进了院子里.在两个棋的老人后面站了一会儿.然后特无语的发现.他们根本是在用围棋的棋盘.着五子棋.还不是正经的五子棋.着着就变成了过三关.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來的.最关键的是.津津有味.相当的津津有味.

    一边看着他们棋.一边用眼角观察着整个院子的摆放.

    看上去.似乎也不像藏着什么机关.这些老人或者身体不太好的年轻人.也沒看出哪里不对劲.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不会.程欣把他安排在这里.绝对不会仅仅因为这里安静.沒那么简单.

    “你……找谁.”有个员工看着他觉得脸生.犹豫的问.

    卓越一怔.旋即反应过來微微一笑.“我來看陈烨的.”

    “你是.”

    “我是他姐姐的朋友.”想了想.就莫名把自己跟陈蜜划到了一起去.

    天知道.他才不想跟个囚犯划成朋友.不过看在小染的面子上.就算了.

    “哦哦.陈烨在子里.不在外面.我领你去吧.”那人还算是热情的.主动领着他去.

    卓越想了想.反正院子里也看不出來什么.便干脆跟着他进去了.

    左看右看.这里的人还真不算太少.不过都是大多行动迟缓的老人.慢吞吞的挪着步子.偶尔有工作人员匆匆而过.

    将他领到了陈烨的那个房门口.推门前轻声的说.“他的情绪不是很好.尤其最近不太稳定.您稍稍留神一点.”

    “好.”他知道陈烨有很严重的自闭症.也见过.知道该怎么应付.

    看着他还是一脸为难的样子.看起來应该是有话要说.“怎么.”

    “如果您看到陈小姐.麻烦通知一.这今年的疗养费.可已经欠了两个月了.如果再不交.我们这里也负担不起啊.”他提起钱.似乎有点不太好意思.不过沒办法.人家疗养院也不是慈善福利机构.该交的还是要交的.

    “哦.”卓越点点头.从身上掏出钱包.里面的现金不算很多.不过因为考虑到要这样躲藏一段时间.还是多取了一点在身上的.“这些.先交着.不够我改天再拿过來.”

    “好的好的.非常感谢.”接过钱点了点.虽然不够一年的.起码半年是够了.

    推开门.他示意工作人员可以离开了.自己想单独聊会儿.然后才走进去.

    陈烨还是坐在窗户边.他似乎特别喜欢坐在窗户边.但是看着外面.一点表情都沒有.木木的.

    “陈烨.”他唤了一声.沒有回音.

    环视了一圈子.很简单.搞得跟医院似的.白床单白被套.也不嫌清洗起來麻烦.桌上有两个苹果.都已经干瘪了.看來是放了一段时间了.

    “怎么不吃.”拿起來递到他的面前.小染后來因为怀孕.也沒怎么來过.自己更是不上心.到底谁他疏忽了很多.算起來.陈蜜也坐了一段时间的牢了.

    “你还记得我吗.”伸了伸头.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同样躲久了.有点寂寞.找个人说说话.“其实像你现在这样.也沒什么不太好.起码自己的世界里.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

    一边削着苹果.一边感慨的说着.“人有时候.就是那么的身不由己.不过你应该不存在这种问題了.反正只要你想的.在你想的世界里.都可以完成了.”

    苹果削的很慢.因为干瘪了.不太好削.总算完成了.递到了他的面前.

    出乎意料的是.陈烨看了一眼.居然默默的接了过來.咬了一口.

    看着他.卓越说.“所以.我说的话.你是能听见.也是能听懂的.是不是.”

    可是他除了默默的咬苹果.又不说话了.

    “走吧.你在这里闷太久了也不好.我带你出去转转.”他笑着说.不由分说的转动他的轮椅.

    是的.轮椅.

    陈烨并非行动障碍.但是也差不离.他不喜欢走动.更不喜欢移动.所以基本上.都是坐在轮椅上.所幸关节肌肉沒有退化.也真是万幸了.

    好在.他沒有反抗.卓越推着他就这样往外走去.他不是多想带着他去转转.不过如果想要找出什么机关或者不同寻常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在走廊里到处转.总比不过推着一个病人在转的好.

    被人发现了.可以说带着他随便走走.再不济.还可以说迷路了.

    陈烨沒反对.慢慢的咀嚼着苹果.仿佛那有多么的美味.他就这样推着他.慢吞吞的在走廊上走着.

    这个疗养院不算特别的大.可是岔道还挺多.遇到弯道.他就拐进去.偶尔经过房间开着门.会伸头看上一眼.多数是有人的.

    慢慢的走着.似乎也沒发现什么不同.直到..最后推到了走廊的尽头.右手边有一个长廊.里面很安静.似乎沒有人.

    想了想.弯腰对陈烨说了声.“我们拐进去走走.再出來晒晒太阳.好不好.”

    他沒吭声.眼皮都沒抬一.卓越就当他同意了.

    拐进去.走路似乎都能听到自己清晰的脚步声.一又一.敲打着地面.

    车轮辗转的声音.他微微眯起眼睛.这里感觉比外面都要冷一点.温度似乎略低.也沒有人.难道是因为沒人住的原因.

    推到最里面.走不了了.是条死路.一扇大铁门.上面一把铁锁.看上去冷冰冰的.

    松开轮椅.他走上前.摸了摸那把锁.锁上的.拉开.铁门居然能出现一条缝隙.可是往里看.又什么都沒有的样子.

    正狐疑的时候.听到后面有声音说.“你们在干什么.”

    他猛然转过头.看到正是院长站在后面.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來的.居然一点脚步声都沒有.卓越顿了顿.连忙道.“我带陈烨出來走走.以为这边能通向后院呢.结果好像走不通.”

    “这里沒有后院.也走不通.你走错路了.”院长淡淡的说.脸上沒有一丝表情.

    “不好意思.我这就带他去前院.”他比划了一.然后推着往前走.

    擦肩而过.

    “等等.”突然从身后又传來了院长的声音.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