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站住.并沒有回头.感觉到他一步步的走近.握着轮椅的手捏紧了一些.然后听到院长在耳边说.“你的东西掉了.”

    转过头一看.却是搭在陈烨腿上的小毯子.估计是方才滑掉的沒有注意到.笑了笑说.“看我.疏忽了.谢谢啊.”

    “不客气.”院长笑了笑.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这里的气氛有些森冷.连院长的笑.似乎都透着一股冷意.

    推着陈烨不再回头.一直到了院子里.晒到了温暖的阳光.连人也舒服了一些.

    陈烨倒是一直很安静.沒有排斥他.真是个奇迹.

    推着他在院子里转了一会儿.也沒发现其他什么特别的地方.脑子里总是回想着方才的那扇铁门.还有那把大锁.那里面.真的什么都沒有吗.

    听到了车子的声音.不一会儿.程欣的车就进入的眼帘.她回來了.

    弯腰对陈烨说.“改天哥哥再來看你.你多出來晒晒太阳.对你的身体恢复.有好处.”

    找到护工交给他.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往自己的子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程欣车.她拎着袋子车.看到他站在外面.吃了一惊.连忙上前道.“你怎么在这里.快进去.”

    一边说着.一边将他往里推搡.打开门.进关门.然后朝外面看了看.确定沒有什么异常.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相比她的紧张.卓越则显得淡定的多.

    “这里这么偏僻.用不着这么紧张吧.”他淡淡的说.

    “小心总是沒错的.就算再偏僻的地方.保不齐出现什么问題.总之还是小心为妙.”她转过头來看他.“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出來的吗.”

    卓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來一饮而尽.“知道吗.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你圈养起來的一只鸟.就这样困在笼子里.等着你偶尔回來的逗弄.”

    怔了怔.程欣小心翼翼的说.“生气了.”

    看他似乎真的生气了.可能自己方才的态度和措词确实不妥.便走过來软声说.“我也是沒办法.不是为了你好.你先忍一忍.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我知道我自己闯的祸.可能还会连累你.不过我不知道自己还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我想了.我决定过两天就走了.”他的表情.似乎不像开玩笑.

    程欣很是惊讶.“走..走去哪里.你要去哪.”

    莫名的.心就慌乱起來.从來沒想过他会走.会离开自己的身边.已经适应了想见就能看到他的日子.习惯了他在身边.可是突然之间他说要走.自己的心都乱了.

    “我这件事也过去一段时间了.看着似乎对我家人的监视也慢慢的撤了.我估摸着.已经差不多要放弃了.他们应该也沒想到我还在这个城市里.所以现在离开.是最好的时机.”他说.“我想好了.从海上辗转出国.等我到了国外.把一切都安顿好了.再接你.”

    虽然描述的很美妙.可是程欣无法接受.“你走了.还会回來接我吗.”

    站起身.居高临的看着她.手指从她的发丝间穿过.最后一手掌控着她的后脑勺.“你不相信我.”

    她不相信.她是不相信.人生中的变数实在太多了.且不说能不能出去.出去了以后.还会不会真的來接她.这些都不好说.

    她觉得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不想把未來.押在一个未知数上.

    “能不走吗.”她抓着他的手腕.恳切的眼神.

    “给我一个留來的理由.”他轻声的叹息.

    程欣不解.眼中是满满的期待.“难道我不足以成为你留來的理由吗.”

    卓越笑了.是一丝苦笑.“你的意思是.让我继续做你的金丝笼中鸟.”

    “难道你就是这么认为我的.”她觉得有点失落.“我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为了更好的隐藏你.我怕你会出什么危险.”

    “程欣.我们在一起同学这么久.相识这么久.我一直以为.你是很了解我的.你觉得.我会怕危险吗.我只怕这样漫无边际的熬日子.”他仰头长叹.发出焦虑的声音.“我之所以会留來.是因为你.但是不要让这个成为我灭亡的原因.”

    程欣心头一惊.“灭亡..要用到这么严重的词了吗.”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你觉得呢.”他反问道.

    沉默了许久.程欣都沒有说话.她太知道他的脾性.也知道他受不了这样的沉闷.“这么说.你是一定要走了.”

    “还是那句话.给我个留的理由.我可以不走.”他这是在逼她了.

    “好.我给你.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留的理由.”她似乎定了决心.

    如果不是这件事必须跟组织交涉.只怕她现在就松口说.你留.我告诉你所有的一切.

    卓越点点头.“好.我等你三天.”

    “好了.先别说这些了.我看你冰箱里的东西不多了.我又买了一些回來.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好了.对了.这是新卡.”说着.又拿了一张电话卡出來给他.

    虽然用的一直都是太空卡.不用怕会追踪到记录什么的.但为了保险起见.几乎还是过一段时间就换一次.最重要的是.不管换哪个.电话里只有一个人的联络方式.那就是她.

    这种感觉是 很满足的.虽然只是那么小的一件事.也让她觉得很欣慰了.

    卓越点头.坐了來.慢吞吞的换着手机卡.

    看着他的动作.他修长的手指.有时候程欣想.他如果不做军人.应该可以做一个钢琴家的.男人这么漂亮的手指.真是不多见.骨节分明.修长有力.

    她一定是爱惨了他.所以连他每个细枝末节都是那么的爱.看着他的眼睛.微垂的眼眸.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

    又坐了会儿.晚上她还是要走的.更何况还要去跟组织联络这件事.可能需要好好的协商一.

    每次临走都是恋恋不舍.却又不得不走.跟他告别了以后.程欣走了出去.坐上车.发动车子离开.

    看着她离开.卓越才关上了门.然后并沒有进.而是來到窗户边.从窗帘的缝隙往外看.

    程欣的车子开到了疗养院的门口.停了來.过了一会儿.就看院长走出來.到了她车子的旁边.微微弯腰笑着.似乎在说着什么.

    距离太远.说什么听不见.只能看到嘴巴一张一合.然后突然侧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虽然明知道他根本不可能看得见自己.还是意识的往边上闪了闪.

    再看过去的时候.程欣的车子已经开动了.院长微笑着摆手告别.看上去似乎沒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想了想.转身进了子.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家疗养院不简单.一定有什么古怪.但是具体有什么.不清楚.

    回到子里看了看.再次确定了沒有任何监控设备.最后他进了卧室.将自己随身带的包里所有的东西都倒了出來.

    这个包里面的东西很简单.打火机.半包烟.手机.还有钥匙圈什么的.程欣曾经开玩笑的说过.就这么点东西.怎么逃往国外.

    他说.重要的东西一定不会留在身上.

    当然.这是对她说的.重要的东西.恰恰都在身上.

    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出來.然后拆开.手里不停的在拆拆拼拼.最后组装起來.是个怪模怪样的东西.

    用着这个.他连接了线路.最后..拨通了电话.

    这是反追踪反监听的.非到紧急情况.他是不会这样拿出來用的.

    现在.他需要联系上级.派人调查这个疗养院.先调出來份资料.看看到底有沒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

    程欣回到家的时候.刚上到楼上.就看到自家门口忽明忽暗的红点点.最近楼道里的廊灯坏了.物业还沒來得及换.只能隐约看清是个人影.

    微微皱起眉.“谁.”

    一手想去按照明灯.却被他一把按住了.“我.”

    “你..”她有点惊讶.“你又來干什么.”

    杨斯墨将烟头捻灭.然后说.“进去说.”

    松开手.站在一侧.显然在等她开门.

    程欣有些不耐烦.“我不是说了.沒事不要來找我.我们的接触.越少越好.”

    “有事.”他还是简短的两个字.不由分说.趁着她开门的一瞬间.推了一把.

    力道不大.她还是踉跄了一.瞬间火气就上來了.“杨斯墨.你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的.”他替她按亮了电灯.然后进自发自觉的坐來.环视了一圈.“看來你把他送走了.”

    “跟你沒有关系.”皱紧眉头.她不悦的说.

    “呵呵.你对他可真的是很上心.人送走了.子里的东西都少了很多.什么都不准备了.”他看了一眼桌上.“连咖啡都沒有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就直说.别绕圈子.说完赶紧滚蛋.”程欣干脆外套也不脱.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他.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