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欣.我们不是敌人.何必要搞成这样剑拔弩张.”杨斯墨轻飘飘的说.“不管你想扶持谁.还是有什么想法.我们也不会是对立面上.最起码.大家都是为组织效命的人.”

    程欣冷冷一笑.“如果我沒记错.你好像还不是.”

    “那至少也是想为组织效命的人.这样说.总沒错了吧.”他更正了一.

    程欣无话.她总不能说.自己是不想为组织效命的.

    看她沒有反驳.杨斯墨接着说.“我相信.组织对我的考核已经够久了.也绝对相信.自己有实力有能力为组织办事.我加入进來.绝对不会阻挠你什么.相反.我还会帮你.”

    “帮我.”程欣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你能帮我什么.”

    “至少.我可以帮你.让你想做的事.达成啊.”他说.“我知道组织也同样沒有吸纳卓越进去.对不对.”

    看着她紧抿着唇瓣.就知道自己说中了.他接着说.“而且我也知道为什么最近组织好像变卦了一样.只要你能让我进去.我敢担保.一定帮你把卓越也给拉进去.”

    “笑话.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不直接让组织先接纳卓越.何必多此一举.”她冷冷一笑.

    杨斯墨摇了摇头.“因为如果是我.组织会考虑.如果是卓越.组织绝对不会考虑.至少现在不会.”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她忍不住出言嘲讽.

    他以为自己比卓越强吗.还是他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过人一等的.凭什么认为组织会吸纳他而非卓越.

    “原因在这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机掏了出來.滑屏解锁.上面是早已经找出來的络页面.然后随手丢给了程欣.“这是最新的相关新闻.你看了.也许就会明白我说的话.”

    程欣拧起眉头.暂时先不与他计较.接了过來.低头看着手机.上面报道的是最近政府对边境犯罪集团的一系列重火力打压.破获了不少几宗案件.也抓了几个大头人物.

    看完.丢还给他.“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组织上现在对遭受到的打压很不满意.说明咱们这边的人办事不利.也说明.很有可能会有内鬼.”他声音刻意压低了.静悄悄的子里.只有他那句“内鬼”.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这跟你进组织有必然的联系吗.”她反问.

    “当然有.卓越是什么身份过來的.你不要忘记了.本來他的身份就很敏感.又是在这样的时候.难免会被上面怀疑是安插进來的探子.可是我不同了.我纯粹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只是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才想加入进來.本身出发点就不同.你觉得.组织更相信谁.”他张开双臂.说的坦然自若.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一样.

    程欣皱了皱眉.“要是这样说.卓越比你更有说服力.他是走投无路.所以组织会是他最好的选择.”

    “不不不.”伸出一根食指摆动着.他否定了.“恰恰不是这样.组织上会认为.也许不过是苦肉计.也许是故意做给组织看的.谁知道呢.”

    “你胡说.你凭什么代表组织.你的想法.就是组织上的想法吗.你凭什么认为这是苦肉计.你知道什么.”她发怒了.声音也提高了一点.

    杨斯墨故意往大门看了一眼.那意思是示意她.你再吼.全世界的人都听到了.

    她从來不会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一旦牵扯到卓越的问題.就会有些失控.

    “我沒说过.我可以代表组织.但是同样的.你也不能.”卓越说.“但你也不能否认.如果组织上想的不是我这样.就凭你这么卖力的举荐.为什么还沒有加入进去.”

    这一次.他的话让诚信彻底的沉默來.他说的.也沒有错.

    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想.也不想去多猜测.只是觉得.这样也好.过了这段时期.或许就什么都好起來了.

    可是.卓越已经等不及了.她也答应了.三天的时间.给他一个答复.他不想再这样漫无止境的等去.

    看着杨斯墨的脸.她真的很不喜欢这个人.总觉得他太过狡猾.太过不真实.很难把握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但却不得不说.他说的话很有道理.也许.他真的能帮自己.

    “你真的……愿意为组织效命.”她看着他.问了一句.

    “看我的执着就知道了.”他点了点头.

    “好.我会跟上面说的.有消息给你答复.”她开始逐客令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杨斯墨却定定的站着沒有动.

    “干什么.”她扭脸看他还在.有些烦躁了.

    “你刚才那句话.已经跟我说过很多遍了.这一次.我不想再听.”他说.

    “那你想听什么.”

    “我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多久能给我答复.”他追问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组织上沒有回复.让我怎么给你回复.杨斯墨.不要以为你说那番话.就真的让我沒办法.必须举荐你.这件事的掌控权在我的手里.不是你的手里.”她凶狠的说.

    杨斯墨点点头.“不错.凭我个人的力量.也许进不去.可是我也能让别人同样进不去.”

    他一点都不是威胁.是认认真真的说.

    “你……”程欣的眼中露出杀意.毫不掩饰.

    杨斯墨也不介意.笑了起來.“想杀我吗.最好现在就动手.趁着夜深.处理尸体也方便.不过.我想要提醒你.我死了会有什么后果.你会不会自身难保.如果你要保自己.你还顾得了那个人吗.你最好.想清楚了.”

    程欣深吸一口气.拳头握紧了一些.“三天.三天时间.我给你答复.”

    “好.痛快人.”杨斯墨满意.毫不废话.直接转身拉开门走了.

    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她整个人也软了來.

    三天.又是三天.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她该怎么去做.该怎么跟组织上交代..

    …………

    杨斯墨刚走出程欣的楼.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疾步的朝前走着.

    他沒有开车來.开车太引人注目.监控也更容易拍來.他不会留一点点蛛丝马迹.

    带上帽子.压低帽.把风衣的领子竖起來.然后快步朝着小区外走去.走到拐弯的地方.就察觉有点不对劲.

    身后有人跟着.

    他虽然沒有回头.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而且应该是从小区里就跟着了.

    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跟上的.他想了想.加快了脚步.看到前面有小胡同.然后直接钻了进去.

    拐过两道弯.里面的路越來越窄.也越來越黑.他一闪身.躲进了边上.然后默默的等待着.

    果然.不一会儿一个身影似乎越來越接近了.

    他看着地上的影子.靠的原來越近.趁着位置距离最接近的时候.突然跳了出來.一把勒住那个人的脖子.直接一个手刀劈去..

    手刀还沒落.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两个人突然就较上劲了.

    “你是什么人..”杨斯墨冷声说.这个人比他矮.因此是居高临的角度.往一看.顿时就怔住了.勒着她的手也松开了一些.“你..”

    得到了放松.摸着脖子大口的喘着气.弯腰抚着胸口.抬头斜睨他一眼.“那么用力.你要杀人啊你.”

    “谁知道是你.偷偷摸摸跟在我身后做什么.”杨斯墨拧起眉头.一脸的不悦.

    “谁偷偷摸摸跟着你了.我……我顺路.”关悦调匀呼吸直起腰來.“你又干什么了.”

    “我去朋友家.正准备回家.”他淡淡的说.

    “朋友.哪个朋友.你在这里有朋友吗.”关悦看着他.追问道.

    杨斯墨显然并不打算跟她多说.“跟你沒有关系.你这么晚了.走这么黑的巷子.就不怕遇到歹徒.”

    “还有什么歹徒比你更歹徒的.上來就掐人脖子.”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恐怕都红了.”

    杨斯墨看了一眼.她的脖子上似乎真的有点淡淡的红印.心里还是有点内疚的.“你去哪.我顺路送送你吧.”

    “好啊.我回家.”她倒也不客气.直接回答道.

    杨斯墨便也不废话.“走吧.”

    不是不认得她家.便跟着往前走.结果走过两条街.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不是去你家的方向吧.”

    “谁说我回我家了.”关悦说.

    “那你……”

    “我回你家.”她负着双手.有点调皮的说.

    杨斯墨沉了脸.“关悦.不要闹了.我沒有心思闹.”

    “谁跟你闹了.”关悦也收起了调侃的脸色.正色道.“你刚才去干什么了.”

    “跟你沒有关系.”他别开脸.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放不.你就是不肯放.”关悦突然显得有些生气.“不为谁.为你自己.为你女儿想想行不行.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有什么意义..”

    “跟你沒有关系.”他还是这一句话.

    “对.是跟我沒有关系.我犯贱.我有病.行了吧.”关悦有些恼火的说.“你爱死不死.”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