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开他的手.关悦掉头往相反的方向去.一看就是恼了.

    紧追几步抓住她.杨斯墨说.“你发什么神经.”

    “我今天还就发回神经了.杨斯墨.你别管我.你也管不着我.”她看到他从哪里出來.就知道一定沒好事.越想越觉得恼火.

    火他.也火自己.

    自己这是图什么.为什么.怎么就这么犯贱.上杆子的贴着呢.

    杨斯墨抿了抿唇.看着她发怒离开的样子.一把揪住她的手腕.拉着她转身往回走.“你要发神经也回家发去.别在这里发.”

    大街上.天色也晚了.一个女人总归会有些危险的.

    “不用你管.”她心里憋得很.

    别看她表面上云淡风轻似的.其实什么都搁在心里压着的.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憋不住了.

    “不用我管.你不要跟着我.不用我管.你别跟着我去我家.不用我管.你就不该再出现在我面前.”他这番话已经够狠了.

    狠得逼的关悦怔了怔.直接哭了出來.

    挣脱不开他.原地蹲抱膝痛哭.她这真是……为什么啊.

    看着她哭了.杨斯墨有点不忍心了.叹了口气蹲身.“好了.是我说错话了.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你又何苦來哉……”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什么脾气.你什么人.”关悦抬起头.脸上还挂着眼泪.“你要用我的时候随时召唤.不用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杨斯墨.就算你养条狗.还得关心一吧.”

    “我……”他迟疑了一.“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麻烦你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他说.“你想要的.我给不了.我这辈子.已经负了一个.不想再负一个.你走吧.”

    他轻叹一声站起身來.“我送你回家.”

    “用不着你大驾.”关悦说完.站起快的朝着巷子外跑去.正巧來了辆出租.一招手跳上车.很快就不见了.

    看着她消失的方向.杨斯墨叹了口气.这样.也好.

    …………

    这么晚.店铺还会开门的真的不多.就算这是一条商业街.

    程欣回到店里.关好前后的门.这才打开暗格机关.连线络.

    一切妥善以后.看着依旧黑漆漆的屏幕.等待对方的指示.

    “这次又什么事.”对方的声音显然有些不悦.

    这个时候.大多都已经休息了.还联系上级.除非有很重要的事.

    “之前组织考核杨斯墨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通过了沒有.”她直截了当的问.

    对方也很快的回答.“你不是也说过.这个人心思狡猾.不适合加入吗.”

    “……”她点头.“但是这段时间.属也考察过了.他虽然心思狡猾.对组织却是很忠诚的.也有足够的信念.够贪婪.有足够的贪婪.才会一心一意的为组织效命.”

    耳麦里传來了笑声.“程欣.你够贪婪吗.”

    “我以为.我在组织这么长的时间.组织绝对足够的了解我.够不够.都是组织说了算.”她回答的滴水不漏.

    “好.杨斯墨的资料我们已经研究过了.基本沒有什么问題.如果你考察觉得也沒问題.三天后就带他过來吧.”

    沒想到对于杨斯墨.倒是这么快松了口.程欣想了想.尝试着问.“那……我上次问过.关于卓越的.是不是可以一并带來……”

    话还沒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卓越的性质不一样.这个人的背景太复杂.沒有足够的了解和肯定.还是不要轻易的做决断好了.”

    “我以为.我交给上级的资料已经够详尽.而且我观察了很久.觉得他也是足够的忠诚.是可以信任的……”程欣还在试图说服.

    可是对方却淡淡的说.“程欣.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组织做了决定.你从來不会质疑.这一次.到底是什么蒙蔽了你的眼睛.还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沒有.”她立刻回应道.“我也是不希望组织错失人才.我看到新闻.最近上面的打压力度很大.组织正当用人之际.而卓越有以前军方方面的经验.也许吸纳进來.会对组织有很大的帮助也说不定.所以我才想……”

    很久.都沒有听到回话.程欣想.是挂掉了.还是被自己说服了呢.

    “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过了好一会儿.那声音才再又想起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要慎重.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还是稳妥点好.”

    顿了顿又说.“程欣.不要让任何事情.蒙蔽了你的眼睛和判断.”

    “属谨记.”她立刻回答道.心里有些失落.到底是沒成功.

    “好.你继续观察卓越.不要放松警惕.最近的事情也比较多.你自己多当心一点.”能关怀你两句.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谢组织关心.”

    屏幕扣上.去掉耳麦.她难掩眼中的失望.

    看來.杨斯墨说的一点都沒错.组织上果然是吸纳他比较容易.卓越就难多了.

    这叫什么事儿.想帮忙的沒帮上.不想的.轻轻松松就通过了.

    现如今.杨斯墨这边倒是沒问題了.可卓越呢.自己答应好他的三天呢.想想就觉得有些心烦.

    也不回家了.就在店里的沙发上躺一宿.这三天的时间.三天以后.怎么跟卓越交代呢.

    …………

    上面的效率还算很快的.有关于疗养院的信息.沒太久就传到了他的手机上.

    至少从资料上來看.这个疗养院沒有太大的可疑.很早就已经建立起來了.不过因为本來就是民间集合建立起來的.后期投资人的撤资.一度让疗养院陷入困境.

    这里不是赚钱的地方.绝对的慈善事业.投入沒有回报的.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做.但是五年前.有个大财团不知怎么就被疗养院给联系上了.注资在里面.这才开的去.

    大财团隐姓埋名低调做好事.不过本來因为这个疗养院就不是很出名的.所以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这段事.人家也不爱宣扬.

    五年前……

    卓越看着消息想着.这疗养院说开销大也不大.但是如果要支撑去.也不算一笔小数目.什么大财团.这么神秘.

    “有消息.”很快.发过來一条短信.

    卓越想了.手指头动了动.回了一条.“暂时沒有.会尽快搜集.”

    “好.保持联系.”发來这么一条.就好像石沉大海.再也沒有了消息.

    把所有的信息包括短信都给删除.恢复了一出厂设置.这才放心.

    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显然程欣是不会來了.

    实话说.他还真是有点矛盾的.又希望她來.又不希望她來.

    如果她來.也许就有好消息.自己就有机会能打入敌人内部.可是如果她來.也意味着自己必须违心去跟她说一些甜言蜜语.甚至做些亲密的举动.

    他之前就不明白.为什么上级要派自己去完成这项任务.就算艰巨了点儿.就算责任重大了点儿.也不一定非要是他.

    在队伍里.他还要起到主领导者的作用.结果派去做卧底.简直是大材小用.简直闹了个众叛亲离.

    后來总算明白了.不为别的.就冲着程欣对他的这点儿情.自己绝对是最适合打入敌人内部的重要人员不过.

    撩起窗帘看了看.今天程欣肯定不來了.她说三天.自己就等三天.要耐得住性子.太着急了.会让人起疑的.

    不过他也怀疑.三天以后.程欣就真的什么都会说了吗.

    隐约听到外面似乎有脚步声.走到门边.朝外面看过去.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好像什么也沒有.

    再仔细巡视了一圈.似乎有个人影在动.就在疗养院的大树.分明就有个人.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应该在子里休息了.就算工作人员也都休息來了.还有谁.这么闲.

    这样想着.努力的瞪大眼试图能够看的清楚一点.

    等光线稍微亮一点.月亮出來了.才看清那分明是院长.

    果然是他.他这个时候在院子里做什么.有古怪..

    卓越忽然就有点兴奋.就好像要抓住对方的把柄或者证据了一样.

    结果看到院长拎起了水桶.还有花洒.居然是在给树浇水.

    很认真的浇完水.抹了把汗.转身又进去了.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晚上的出來.就为了给树浇水..怎么也觉得太夸张了.但是事实如此.

    他又等了好一会儿.也沒见院长或者任何人再出來过.看來今天晚上.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真的要等一等了.就算再着急.还是要等待的.

    躺在床上.脑中就闪过一个号码.小染的手机号.他几乎能倒背如流了.可不管在脑海中徘徊多少遍.还是沒有勇气打过去.他不能.也不可以这么做.

    小染……对不起.你千万要保重好自己.我也会努力去做好这份任务.完成了以后.就是拨开乌云见月明的时候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