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真是快啊,眼看着小染这就出月子了,宝宝的满月酒也要摆起来了。

    就算爸爸不在,该办的还是要办,一早起来,给宝宝穿戴好整齐了,就听到楼卓家的人也都来了。

    酒店是卓家定的,也摆了不少桌,亲朋好友虽然不算特别的多,可是卓广义手的就不少,到底是要来捧场给面子的。

    “小染啊,虽说这出了月子,你也要注意保暖好,毕竟刚出月子,天还没转暖起来呢,受了风可不好!”陈怡一边帮她收拾着东西,一边絮絮叨叨的说。

    小染点头,“我知道了,舅妈,不用带那么多东西,反正就是吃个饭。”

    “你这孩子,你不用那么多东西,还带着宝宝呢,小被子,尿不湿奶瓶都要带着的!”陈怡一边往包里塞东西一边说,“哦,对了,还有小帽子!”

    一旁,月嫂笑坏了,“你这舅妈可比亲妈还亲呢,我伺候过这么多家,就没见过当舅妈的这么上心过的!”

    “那可不,这就是我亲闺女!”陈怡抱了抱小染。

    她从嫁到这个家没多久,就看着小染留来的,等于是看着她长大,也差不多是自己半带着长大起来的,自己这辈子是不用指望有孩子了,那小染就等于是她的孩子。

    “舅妈,我们出发吧,别让人等太久了!”她笑了笑说。

    这孩子,从月子里出来以后,就感觉……怎么说呢,好像冷了很多。也不是说对人冷淡了,总之就是那种清清冷冷的感觉,以前好像很活泼,现在虽然也笑,但是笑里就含了几分矜持,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对,就是这种感觉,好像一夜之间长大变成大人了,也让人欣慰,却也让人难过。

    长大成人是一个过程,真的变成大人了,其实也意味着舍弃了很多。

    了楼,卓广义已经在楼坐着了,本来可以直接在酒店等的,他是一定要来。

    其实月子期间,他也来过了两趟,不过因为毕竟隔着一层,是儿媳妇,所以也就看了看孩子,丢了些钱买了点儿东西过来,就走了。

    路天娥带着女儿,也不是太方便,也是送了些钱和东西,不过作为她以往的个性来说,能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爸爸,妈!”小染唤道,一步步走楼来。

    卓广义很是高兴,“小染啊,慢一点,宝宝呢?”

    看到孩子,那叫一个亲,立刻抱过来,贴着脸蹭了又蹭,“养的真好啊,白白胖胖的!”

    路天娥在一旁看着,其实也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子,不过也有点感伤,转眼间,就已经是做奶奶的人了,真是岁月不饶人。

    看着卓广义舍不得放来,其他人欲言又止的样子,路天娥主动说,“你也差不多,都等着你去酒店呢,以后有得你亲的时候!”

    这才回过神来,他连连点头,“对对!先去酒店,人都等着呢!”

    一行人上车开车,卓广义坚持让小染上自己的车,其他人也就没有异议。

    卓广义的级别,出门从来都是备着司机的,今儿开了个先例,没让司机来,特意自己开车,护送儿媳妇去酒店,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心里清楚,对这个儿媳妇,是有多内疚,欠了不少,儿子现在补偿不了,他只能尽量去做。

    孩子被月嫂抱着,跟在后面,吃完今天的酒席,月嫂也就功成身退了。

    上了车,小染意识的就往外看一眼,不是她多想,真的,一整个月子,她睁眼闭眼,都曾想过,他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但一直都是空。

    告诉自己死心了,习惯了,去试着慢慢接受,可还是忍不住,就像你每天早上起床习惯了刷牙,告诉你不要刷了,用漱口水一样的,你还是不习惯。

    所以上了车,她就往外看一眼,就好像卓越会在外面一样。

    “小染啊,别看了,卓越不会来的!”特意把路天娥支到别的车上,就是想单独跟她说说话。

    收回目光,她笑的有些讪讪,“我知道,爸,我只是随便看看。”

    “小染,你一直在坐月子,爸爸有些话,本来就不太方便跟你说,你坐月子的时候,就更不好跟你说了!”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说什么,也不会被人听了去。

    “爸爸,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呢!”她倒是愿意听的。

    事实上,她很乐意听,其实也很乐意提起,再没人跟她去谈论,去说起卓越的事,她都快要以为,这个人就要从自己的生命里从此绝迹了,虽然留了一个儿子,一个他们骨血相连的孩子。

    可偏偏所有的人都怕伤害她,怕她痛苦,不敢去提,她总不会自己主动去提。

    卓广义眼睛看着前方,开的很稳很慢,一边说着,“小染啊,爸爸知道你心里委屈,整个这件事,最委屈的就是你了,你还怀着身孕,本不该承受这一切的,不管怎么说,爸爸先替卓越跟你道个歉。”

    “爸,你不要这样说!”她连忙说道,“本来就不是爸爸的错。”

    “那是卓越的错,对不对?”他反问道。

    她没有吱声,如果之前,她还在想,他是有苦衷的,他是有原因的,总有一天等到他回来给个解释,可是经过那天在程欣家发生的一切,她不这么想了。

    如果真的有苦衷有原因,为什么不是回来跟她这个妻子解释,跑到别的女人那,算是怎么一回事?!

    见她默不作声,就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卓广义长叹一口气,“小染啊,别怪爸爸说句自私点的话,也别怪卓越,他也有他的苦衷。”

    小染猛然抬头看向他,“爸爸也觉得卓越有苦衷吗?可是从您作为一个军人,一个领导上级的角度来看,也觉得卓越没有做错吗?”

    “小染,很多事,有时候不能只看表面的,首先你说,你觉得你了解卓越的为人吗?”他反问道。

    他不是想透露什么军事机密,而是不忍心看着她变成这样,就算不能说,起码也提点一,别让她对卓越产生了怨恨无法弥补,那自己也会觉得对不住儿子的。

    “曾经我以为我了解,后来……我也说不清了!”她摇头,谁知道呢。

    “好,小染你说不清,爸爸告诉你!”他说,“至少从我一个做父亲的角度来说,我还是很有信心,我的儿子不会这么做,至于有什么原因,且不知道,但是我愿意去相信他,等他回来,听他一个解释。你愿意吗?”

    最后一句话轻轻的,淡淡的问,小染迟疑了,她不敢说她愿意,也不会说不愿意。

    她现在真的是很迷茫,盯着卓广义的侧面盯了好一会儿,她才说,“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我的儿子不会这么多年的东西都白学了,我这么多年的悉心教导,不会都扔大海里了!”卓广义说,“小染,你跟孩子,一起等卓越回来好吗?爸爸相信,不会很久的!”

    这个任务只要完成了,卓越就能回来了,那一切也都结束了,所有的误会都能解开,到那个时候,就是拨开乌云见月明了!

    “爸,我不知道该不该信卓越,但是我信您!”低头想了好一会儿,重新抬起头说道。

    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来,卓广义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帮到卓越一点,不然的话,自己都觉得儿子实在是有点委屈。

    在外面背负着所有的误解,还面对着不知道怎样的危机,如果家里连老婆孩子都要因此而离去,自己真的是要内疚了。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到了酒店门口,大红的纸上龙凤舞的写着:恭贺卓越和莫小染爱子满月之喜。

    唇角微勾,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卓越,卓越……名字还在,人呢?你知不知道,你的儿子都已经满月了?

    一群人在门口,有在寒暄的,还有等人的,还有人在指点着纸上的字写的不错的。

    有人突然问道,“哎,卓司令,你孙子名字叫什么,怎么没写上啊?”

    卓广义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小染没提,他们也都没想起来问过,一直都是“宝宝,宝宝”的叫。

    这个问题得问小染了,“小染,宝宝的名字取了吗?”

    她黯然,摇了摇头。

    本来是想等着卓越一起取的,哪里想到,就出了这样的事,然后一直到现在。

    “捡日不如撞日,既然这样,不如今天就取了吧!”卓广义想了想说。

    “爸,你做主吧!”她叹了口气,总不能等到卓越回来吧,孩子的名字,还是得定一个。

    “唔,既然这样,不如就叫定安吧!”他想了想,就给出了一个意见。

    “定安……”小染想了想,就明白公公的意思,定安定安,一定平安,这是想让卓越一定平安的回来,这又何尝不是她的心愿。

    点了点头,“好,就叫定安,小名安安,挺好的!”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