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厢孩子的满月酒办得欢欢喜喜.那边卓广义也多喝了两杯.毕竟高兴啊.

    虽然多少还是带了那么一点遗憾的.不过他也能理解.做军人就是这样.随时接到各种任务.可能会委屈了家人.

    就在他起身准备去外面吹吹风清醒一脑袋的时候.手机响了起來.掏出來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皱了皱眉.心头滑过一丝不安的感觉.

    找了个僻静点的角落.他接起电话.若无其事的.“喂.”

    “爸.”对方果然开口了.

    沉吟了.压抑着不断翻上來的火气.他说.“你还知道自己现在再干什么吗.”

    “爸.我知道.不过今天宝宝满月.我……”他忍了再忍.还是沒忍住.

    不能给小染打电话.也不能去看孩子.他算着日子.挠着心.怎么会不想.怎么会做到真正的绝情.

    “一切都好.”卓广义叹了口气.“别再打过來了.除非你完成了任务.”

    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想了想又说.“孩子取名了.我给取的.定安.小名安安.”

    “谢谢爸.”卓越刚说完.那边电话就挂了.

    他心里五味陈杂.孩子.他的孩子.他却连一眼都沒有看过.本來曾经设想过无数次各种场景.他抱着孩子的.陪着她生产的.结果一个都沒能实现.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却谁都不能怪.谁都不能怨.

    定安.安安……原谅爸爸.

    快的把所有的记录都给清空.然后就听到了外面开门的声音.差点惊出一身冷汗.

    所以说.爸爸的训斥不是沒有道理的.他是真的有些太过失态了.以前从來不会这样的.

    执行任务呢.自己这样打电话.很容易会暴露的.如果前功尽弃……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打开卫生间的门走出去.果然就看到了程欣.

    她扭头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有点牵强.“我就说怎么沒看见你呢.”

    “除了这里.我还能去哪.”他说.把自己重重的丢进沙发里.“还沒到三天.有消息了.”

    程欣面色一僵.“难道除了别的.我就不能來了吗.”

    “來看宠物.”原谅他.他真的心情很不好.说不出很温柔的话來.

    咬了咬牙.程欣说.“我知道.知道我好像对你隐瞒了很多事.你不满意.但是我也有我的情非得已.就像你现在沦落至斯.也是有你的情非得已.”

    “所以呢.”挑了挑眉.看向她说.

    看着他有些慵懒的眼神.程欣心头一软.坐身來.偎进他的怀里.“卓越.你不要怪我.我如果能做主.一定早都做主了.可是我也有我的无奈.”

    深吸一口气.她打算和盘托出.反正拖來拖去也不是个事儿.

    “今天我就告诉你.我的店面.不过是个伪装.我真正的身份.是GR组织的联络员.负责收集情报.以及推荐合适的新鲜血液给组织.”

    她这次.是真的把一切底都给交了.也不管组织会不会不高兴了.

    “GR组织.”微微的眯起眼睛.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好像沒听过.”

    “GR组织事实上已经存在有些年了.只不过之前都是有其他的恐怖组织在做掩护.所以沒被注意到过.”程欣说.“近些年.倒是活跃了不少.尤其是在内地这边.”

    “可是……你怎么会……”卓越一脸惊讶的样子.“你是从军校毕业的.那是恐怖组织.你……”

    “卓越.你记不记得.我们曾说过.人都有情非得已.也有逼上梁山.从军校退來以后.我就进了组织.总之.这一切就是这么发生了.就算回到当初.我也沒有别的选择.”她说.“这是命.我认.”

    卓越沉吟了一会儿.“所以说.你也不是完全的心甘情愿.那你又何苦这样.难道不可以脱离吗.”

    “你沒听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她有些悲情的说.卓越却忍不住笑了起來.“这已经不是江湖了.”

    “不错.是不是江湖.却比江湖更加险恶.你不会知道.这个组织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他们有多么的可怕.凭我一己之力想要脱离.永远不可能.”她摇了摇头.“但是同样的.组织也可以庇护你.庇护许多我们这样无路可走的人.卓越.我想让你进组织.”

    卓越的心绷得紧紧的.面上却巍然不动.

    这是最重要的时候.一旦露出一点点破绽.都会白忙活一场了.这是她主动发出了邀请.邀请他进组织.

    但是他还是要表现出犹豫和不情愿.“你既然说了.这组织如此的恐怖.为什么我还要进.进去了.就代表一辈子都无法脱身了.”

    他顿了顿说.“你还是跟我走.跟我离开这里.找一个沒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说着.拉起了她的手.

    程欣摇了摇头.“组织是不可能会放过我的.就算逃到别的地方.也一样会被找到抓住.卓越.我不会害你的.凭你的本事.在组织里一定大有所作为.到时候.我们就真的可以在一起永远不分开了.”

    他沉默了來.许久沒有说话.程欣说.“我知道.你需要时间.你慢慢考虑.我可以等.”

    “你可以等.你的组织可以等吗.”他反问道.“如果我不同意.是不是会即刻就杀了我.”

    “不会的.”她脱口而出.“事实上.组织还沒有同意吸纳你.”

    “……”卓越愣住了.旋即大笑起來.“原來说了半天.都是空忙活一场.既然你那高贵的组织都沒有同意.你跟我说这些.又是为什么.”

    “卓越.”程欣有点心急.“你以为.这些是随随便便就能告诉人的吗.我是不想失去你.所以冒着多大的风险.把这件事都告诉你了.组织不同意.我会去努力争取.组织那边不用你担心.但是你呢.你愿意吗.”

    深深的看着她.看着她一脸的诚恳.卓越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的使命.必须去完成任务.可是程欣那样的诚恳和真挚.自己却要说着违心的谎言.

    他沒有回话.程欣就一直看着他.以为他是犹豫.毕竟加入这样的组织.也是需要勇气的.

    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卓越长叹一口气.闭上眼睛说.“为了你.我愿意.”

    他闭上眼.是因为不敢去看她的眼睛.这样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真的很困难.不过落在了程欣的眼里.却觉得他是为了自己.了很大的决心.

    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她很开心.“谢谢.我谢谢你为我所作出的牺牲.我会永远都记得的.”

    心中无声的叹息.只怕以后会永远都记得.是他利用了她.出卖了她.

    这种黑白颠倒.又要不断在心中校正黑白的日子真是难熬.

    程欣倒是也沒逗留太久.她当天晚上就走了.还有事情要做.

    开着车离开.卓越特意看了看.发现她的车.果然又停在疗养院的门口.然后笑眯眯的和院长说了会儿话.

    只有他们两个人.看着也是一团和气.光明正大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太对.

    说完了以后.程欣头也不回的开走了车子.还是院长.还是那个方向.朝着他的房子这边看了一眼.

    卓越想了想.觉得这疗养院绝对有古怪.还是需要再探一探.

    开着车子.程欣一边发了个短信过去.她从不直接给杨斯墨打电话.也不喜欢去找他.

    对于她來说.不喜欢这个男人.也不求着他.如今是他求着自己.自然是应该他來找她.

    停在了咖啡厅门口.她径直走了进去.找个角落坐來.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现在她的心里有些烦躁.有些不情愿.需要丰富的泡沫和甜味來平衡一.

    很快.咖啡就上來了.不着急喝.慢条斯理的搅拌着.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跟卓越这样一起坐在咖啡厅里喝咖啡.逛街.

    正想着.对面卷过來一阵风.杨斯墨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进來.坐在了她的对面.

    转过脸看向他.杨斯墨招招手.要了一杯拿铁.

    “恭喜你.”淡淡的三个字.却透着言不由衷.很明显的不情愿.

    不过.这也是在杨斯墨的意料之中.当时他跟她说.就知道自己一定会通过.

    不是一天两天.已经有段日子了.之所以沒有通过.还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在压着.

    如今.她希望他能帮忙游说上面吸纳卓越.这才对自己松了口.

    谈不上有多惊喜.总之一切是顺理成章.

    “谢谢.”他往后靠了靠.一脸的恬淡.

    “相比你之前的心急如焚.你现在的表现.可是有够淡定的.”程欣说着.喝了一口咖啡.唇瓣上有一圈浅浅的白色.

    看了她一眼.杨斯墨抽过一张纸巾递了过去.示意她唇上有东西.

    他说.“其实只要你肯帮我美言两句.我相信应该不是多大的问題.所以.要谢谢你.”

    “如果你真的要谢我.就不要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她立刻说道.

    深深的看着她.杨斯墨想.她对卓越还真的是很上心.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