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你答应我的事既然办到了.我也绝对不会食言的.什么时候带我正式去见上面.”他问道.

    “这么心急.很难不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别有目的.”她抿了抿唇.用舌尖一卷.便将泡沫尽数卷入口中.

    白色的泡沫粉色的舌尖.如果落在旁人的眼睛里.还真的是一副很美的画面.可是杨斯墨不这么看.他只觉得.程欣是不想用他递过去的纸巾.可见心里对他是有多抵触情绪.

    有趣.以后还要一起共事.那可真就是很有趣了.

    “按照你的这个说法.你这么心急让卓越加入.是不是也有别的目的.”他意味深长的说.

    孰料.她一点都不回避.往后靠了靠.双手环胸.一脸坦然.“当然有.我希望有组织的庇护.他能够更安全一点.这是相辅相成的事.他能为组织创造更大的收益.同样组织也会是他的庇护.”

    往前倾了倾身体.杨斯墨看着她道.“你就这么相信他.别忘了.他以前的身份可不低.你认为高等人才.会这么容易就犯大错.还恰巧入组织了吗.会不会是……你太大意了.”

    “这件事.就用不着你操心了.只要你对组织沒有异心.那就行了.别人的事.不用多管.”她冷冷的说.“明天午四点半.到我店里來.别太早.也别太晚.”

    说完.她就走了.桌上留了张钞票.刚好是她那一杯的钱.明显的AA制.

    杨斯墨挑了挑唇.这个女人.不在他在意的范围之内.眼看着他就要一步步的走近目标了.他所想做到的.就一定会做到.

    …………

    坐完月子.在莫小染的坚持.还是回了卓家.说起來沒人能帮她带孩子.所以卓广义还是请了个保姆.

    家里有人能做做饭.帮忙看看孩子.她就会轻松很多.她也想过了.与其自己这样胡思乱想.不如找点事情做.孩子还小.出去工作是不太可能的.估计两家也得不同意.她留意了.现在手机微信这么发达.做公众咨询号要是做好了.也还是很有前途的.

    想來想去.自己也不知道擅长什么.除了家族的那点半吊子神偷技能.就只做过幼师.干脆就关于幼儿教育开了一个公众号.专做这方面的咨询.

    刚刚起步.一切都是摸索着來.为了做好这个.又特意去买了个新款的手机.卓广义虽然不太清楚她在做什么.也不反对.毕竟有点事情做.能不胡思乱想.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孩子很乖.极少哭.经常看着人笑.看到他的笑.你就会觉得这世上也沒什么烦心的事.一切都会变得美好多了.

    换了手机.家里的车子因为卓越的事儿.一直空着.她准备去学车.人总是要一点点将自己充实起來的.就算为了孩子.她也得坚强的生活去.不能沒了卓越.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她谁都沒说.可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许有一天.卓越会回來跟她说.我们离婚吧.她想.只要能看到他.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会同意的.

    总好过这样莫名其妙的吊着.

    总之.在所有人的眼里.莫小染是越过越好了.生完孩子并沒有像传说中那样速的走形.反而削瘦了來.看上去更有精神了.

    谁也说不清这是好还是不好.

    从直观上來说.当然是一件好事.可她心里呢.谁能猜得到.

    沒人敢问.她爱做什么.也就由着她.只要她开心.

    出來给安安买纸尿裤.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商业街上.

    手里提着袋子.她原本是要坐公交回去的.可是不知怎么.就來到了程欣的店不远处.

    上一次她给自己打电话.就觉得有点意外.后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回想起來.简直跟做梦一样.

    天气越來越暖了.连带着天都弯的迟了些.这会儿明明都四点多了.可一点暗來的迹象都沒有.阳光很好.

    走进奶茶店.犹豫了会儿.还是叫了一杯热牛奶.虽然很想喝奶茶.考虑到不要让安安喝到奶茶口味的奶.还是忍一忍吧.

    微微的喝了一口.眯起眼睛看着窗外.这个角度.刚好就可以看到程欣的店.

    她绝对承认.自己还不回家.坐在这里就是想看一看她的店.看什么呢.卓越还能从这里走出來吗.

    爸爸说.要相信卓越.她每晚每晚的想.不知道该怎么去相信.如果他真的沒什么.为什么要躲着她.就算是在程欣家里被抓了个正着.她也愿意听他的解释啊.可他却是躲起來.还是那么高难度的动作.

    呵.她可从來不知道.他能做出这么厉害的动作.自己学了那么多年的花拳绣腿.还真的办不到呢.

    想着想着.心里就会觉得酸酸的.

    杯子里的牛奶已经快见底了.胸前也有点涨涨的.她不算胖.奶水却是很充足的.这会儿已经有点涨奶了.别奢望了.还是喝完回家吧.

    正准备起身走人.忽然看到了一个人进了程欣的店里.杨斯墨..

    微拧眉头.忽然就想到了之前自己知道卓越在程欣那.就是杨斯墨说的.他果然认识程欣.还很熟.可是他來干什么.

    脚步凝滞來.盯着店门一直看.可是却见他沒有出來的迹象.想要过去看一看.又觉得很不妥.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店里还进去过两三个人.然后沒多久就出來走了.但她一直盯着.杨斯墨还在.

    胸前有点疼.涨奶涨的往外泛.幸亏里面垫了胸垫.不然就尴尬透了.应该回家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不死心.一定想要追究个究竟.

    咬了咬牙.推开奶茶店门出去.准备走过去看一看的时候.却发现程欣从里面.把店门给关上了.

    卷帘门就这样拉了來.因为这里很多店面还沒关门.所以看上去很突兀.不过周边的人倒是不觉得意外.因为这家店大多也是有时候开有时候不开的.

    店主似乎特别随性.做生意好像不为了赚钱一样.偶有交谈.据说只是喜欢做礼服而已.

    但是莫小染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还沒有休息的时间.程欣就关了店门.而且她跟杨斯墨都在里面.到底在密谋些什么.

    是有私.还是有别的什么.一直在里面.还是从后面已经走了.

    这样想着.匆匆的跑到店门口往里看去.卷帘门拉了來严严实实.根本连窗户都沒有.哪里看的见.

    心跳的很快.总觉得卓越的事跟他们有着无比密切的关系.程欣不简单.杨斯墨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两个人凑在一起.会有什么..

    “小染.怎么还沒回來.安安饿了.冲了奶粉不肯喝.一直哭.”电话里是路天娥的声音.倒不是埋怨.真就听到安安的哭声.

    母子连心.不管她再怎么不甘心.再怎么想探个究竟.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我知道了.妈.我马上就回來.”对着电话说了一声挂线.再次凝视了那扇门.咬了咬牙.转身离去了.

    她耗不起.家里还有孩子嗷嗷待哺.不可能一直这样的守着.但是她相信.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題.就一定会露出马脚.卓越.卓越.我该一直坚信你吗.

    卷帘门里.杨斯墨环顾了一她的店面.虽然來过不止一次.但是这样留來.还真是头一回.

    他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以为程欣会带他出去.到某个地方跟组织上会面.并且正式加入.

    微弯唇角.程欣一边收拾着衣服一边说.“你急什么..”

    抬头看了墙上挂着的钟.不过才五点來钟.外面的店铺还都沒关门.早着呢.不急.

    之所以叫他这么早过來.只是不想太晚了.外面人少显得突兀.她关门早反而是习以为常的事了.

    不过如果杨斯墨到个七八点多过來.再关门.那就很容易被人注意到了.

    “这里的房租不便宜.就凭你这生意量.只怕连房租都交不起吧.”杨斯墨虽然有一阵子沒有去管过公司了.可是对于生意.还是很有一套的.看了看.就能知道这里大概的潜在价值.

    程欣笑了笑.“怎么.你打算帮我交房租吗.”

    “如果这是组织上的命令.我自然乐意效命.”他不动声色的等于推拒了.公事上.我会做.私事上.别想.

    不过程欣也并沒真的打算让他帮自己交.不过随口说说而已.冷笑一声.“我的房租.还轮不到你來献殷勤.”

    杨斯墨并不生气.他反正目的达到了.只要能加入组织.这点口舌之争.根本沒必要去跟女人争.

    子里开着灯.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外面自然也是看不到里面的.只能从时间來推断.

    眼看着快七点了.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有足够的耐心了.可是程欣还是不紧不慢的整理她的店铺.一点动身的意思都沒有.杨斯墨不由得有些烦躁了.

    这是打算带他夜游的节奏吗.

    “你到底可以走了沒有.难不成是想拖延时间.”他冷着脸说.已经沒了先前的镇定.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程欣慢条斯理的说.“急性子可做不得大事.你这个样子.最好不要让组织上看见.否则的话.也许他们会改变主意.”

    “那就先让我见了.看看他们会不会改变主意.”杨斯墨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走吧.去见见你的上级.看他是不是跟你一样的讨厌我.”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