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鸣忍耐在三.还是沒忍住.偷偷去问了杨斯墨.“哥.你是不是最近有心仪的对象了.”

    瞥了他一眼.杨斯墨在练健身.最近都很勤快的往健身房跑.虽然杨一鸣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开始热衷健身了.但是总比盯着小染不放的好.

    “怎么想起來问这个.”他说.“沒有.”

    “真的沒有.”显然杨一鸣是不信的.小染不是那种喜欢八卦的人.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才会來问他的.

    “说沒有就是沒有.也跟你沒什么关系.怎么.你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他本來就沒什么绯闻.所以也不甚在意.

    杨一鸣本來想说莫小染的.想了想又改口道.“哥.你就别隐瞒了.我都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从跑步机來.來到饮水机边上喝口水.擦了把汗.漫不经心的说.

    “我看到你那天去人家那里.还沒出來.连门都关上了.你还说沒事.”他笑嘻嘻的说.一脸的意味深长.

    杨斯墨的动作停了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他这样问.那就明显是有这件事了.

    杨一鸣更加觉得有谱.不然的话.大哥从來不会是这种态度的.如果沒有.他会斥责是无稽之谈的.可是他却问是在哪里看见的.那就肯定是有的了.

    “你别管我是哪里看见的.反正我是看见了.”他很高兴的说.“哥.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能给我找个新嫂子.我高兴还來不及呢.只不过一定要对锦涵好才行.你知道的.小孩子得找个好的后妈……”

    话还沒说完.就被杨斯墨打断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不耐烦的说.伸手推开他.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冲了凉.可以换衣服走人了.

    “哥.我说的是认真的.你如果觉得合适的话.改天带回家來吃顿饭啊.”他是觉得.自从嫂子过世以后.哥哥的性情大变.如果能让他接受一段新感情.是不是会连性格也会好一点.

    “好了.我跟你说.什么事都沒有.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本來沒有的事.你让我怎么说.别成天胡思乱想的.我已经放手把锦涵交给你了.你不好好看护着.出了什么事.我拆了你的骨头信不信.”他一脸认真的说.

    杨一鸣举起双手.“好好好.你保密好了.我不问了.不过如果到时候了.还是不要瞒着家里人哦.”

    他这是明显的不相信他.认定了他是不肯说出來而已.

    “我去冲凉.”杨斯墨懒得跟他解释.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

    看着他的背影.杨一鸣意味深长的笑了.凭直觉.大哥应该是有点事的.不然的话.不会是这种态度.

    但是杨斯墨就不这么想了.他心里觉得有古怪.

    不知道一鸣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如果他是真的看到.那还好.起码他知道不会有什么大问題.最多就是提醒自己要注意一了.

    可如果不是他看见的.他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他的.那个人有什么用意.

    现在一鸣只是怀疑他跟程欣谈恋爱了.如果放在别人的眼里.会不会这么想.

    不管怎样.程欣那块地方.已经不是十分的安全了.必须想办法转移.

    这样想着.匆匆的洗完澡出來.然后给程欣发了个短信过去.

    程欣正在疗养院卓越这里.

    她恨不得日日与他粘腻在一起.可是她凭直觉也能感觉到.卓越已经对她有些不耐烦了.

    也或者说.不是对她的不耐烦.只是因为情绪的焦躁而引起的.

    “我还是得窝在这里.对吧.”卓越说道.

    “你知道的.这也不是我所希望看见的.相比让你圈在这里.我更想跟你并肩作战.”程欣试图温声劝服他.

    但是显然今天.不怎么奏效.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说.“你知不知道.我从來沒想过会被关这么久.就算我犯了事儿.我也沒想过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原本打算去国外的.大不了就是被抓起來.可我就是想把你一起带走.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像只老鼠一样.躲在这里这么久.”

    “我知道我知道.你委屈了.”程欣说.“但是你也别说关起來.沒人会关起來你.这里你也可以随意走动走动的.反正疗养院很偏.也不会有什么人來的.”

    “好.你既然说这个.我來问问你.你跟那个院长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每次你走的时候.他都要特意跟你打招呼.他每次还要往我这里看.跟看犯人一样.是不是你派他來监视我.看守我.”卓越有些愤怒的说道.

    他其实就是借題发挥.可以理直气壮的问出來.看她怎么回答.

    显然.程欣有些尴尬.脸上讪讪的.“你怎么会这么想……”

    默了一瞬.“好吧.既然你都看到了.我就告诉你.其实院长跟我是旧识.最早的时候.他是孤儿院的院长.然后我在那里认识了他.后來他在这里.我们碰巧又遇见了.你在我那里不适合再留去.我就想到了这.”

    顿了顿.看他沒什么反应.就接着说.“因为这里足够的安全.我跟院长多交代了几句.其实我是让他关照你.怎么会是监视你.你想的实在太多了.如果我真的对你不放心.就不会留你.更不会不去揭发你.卓越.在你心里.难道我就这么的不值得信任吗.”

    看着他.眼神中有些受伤.毕竟自己是那么的信任他.可他却似乎并不怎么信任自己.

    叹了口气.他说.“是我误解你了.”

    默默的.程欣沒有说话.

    “好吧.这次是我错了.对不起.”卓越似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说……孤儿院..你怎么会在孤儿院认识他的.”

    “二十五年前.他是院长.你觉得我是什么.”她苦笑着问.

    卓越怔了怔.倒真的不知道她是孤儿.因为她从來也沒有透露过这个啊.

    “都已经过去的事了.不要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这么多年我都看够了.我不需要人怜悯.”她摇了摇头.“我要的.只是你的陪伴.”

    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用动作代替一切的回答.他不敢回答什么.也不敢承诺什么.终究是做不到的.何必再多骗她一次.

    不过只需要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程欣也就知足了.“你再忍一忍.很快了.杨斯墨已经进了组织了.等他取得了组织的信任.会和我一同向上面反映的.到时候你就能加入了.”

    “杨斯墨.”他微微眯起眼睛.“你真的相信.他会帮你吗.”

    不从中捣鬼就不错了.会帮忙.可笑.

    “会的.他有把柄在我手里.而且现在也是隶属于我管辖.不得不听我的.只要他还想在组织里呆.想要好好的活去.就必须要服从.”

    程欣这时候.倒是有点像上学那会儿的干练劲儿.当初.卓越还是很欣赏这股干劲的.女孩子里.沒几个有她那么有冲劲的.

    就在这个时候.杨斯墨的短信就來了.只有四个字:有事.速见.

    看了一眼.她眉头皱了皱.有点不耐烦.

    她并不避讳自己.所以手机上面的字.他也看见了.瞥了一眼.“杨斯墨.”

    “嗯.”她应了一声.“算了.不管他了.大多沒什么好事.”

    “还是去吧.万一真有急事呢.你以前从來不将私人喜恶夹杂在工作中的.就算你不喜欢他.也不应该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卓越认真的劝说着.

    她歪头看着他.忽而就笑了起來.“我早就把私人喜恶带到工作中了.从再次遇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夹杂了.无可避免.”

    轻叹一声.卓越说.“傻瓜.”

    “就算是傻瓜.我也傻的心甘情愿.”她温声道.

    卓越说.“好了.还是快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许是真的有事.别耽误了正事.”

    点了点头.他的话.她还是肯听的.拎了包准备出去.刚到门口的时候.卓越又叫住了她.

    程欣回转身微微一笑.“舍不得我了吧.”

    他拿了件风衣给她披上.“外面凉.你还是加件外套吧.”

    看着披在肩上的衣服.程欣倾身在他脸颊一吻.“你真好.”

    笑了笑.他说.“好了.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但是心里也觉得暖暖的.程欣这就开门出去了.

    这一次.倒是沒有停留.车子直接开走了.也沒有看到疗养院的院长出來.

    也许是走的太匆忙了.所以院长沒顾得上.

    这样想着.他又站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沒有什么动静.这才回了子.

    能做的事确实不多.很不喜欢这种过于安逸的生活.一天不能打进那个组织.他就一天都显得无所事事.不能再这样了.必须采取点什么行动了.

    这个疗养院.也许会是一个突破口.

    想着.他打开了窗户.索性把百叶窗都给拉起來.这样可以完完全全的看到外面.外面也可以看到里面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