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他把窗帘拉开了以后.就看到院长已经站在疗养院的院子里了.

    仰起头看着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或者感觉到了.看向他.目光碰撞.微微颔首笑了笑.看上去很和蔼.但是卓越敏锐的觉得.他并不寻常.

    索性打开门.想要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却看到有人走向院长.侧身说了句什么.院长便匆匆的进去了.

    看來.是暂时不能碰个头了.也许.是应该再去看看陈烨了.

    …………

    程欣匆匆忙忙赶到了老地方.看到杨斯墨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就有点忍不住生气.

    如果是很急的事情.何至于你在这里这么悠闲.我累死累活的跑过來.

    点了杯饮料.一口气咕嘟咕嘟喝去.也不管什么慢品了.看着他说.“什么急事.说吧.”

    那眼神分明就是.如果不是急事.有你好看的.

    杨斯墨不紧不慢的说.“这么着急做什么.不相信我.”

    “你的店铺关门吧.”他突然开口这么说.程欣一时都沒反应过來.微微一怔.“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店铺关门吧.换个地方.或者换个别的营生做掩护.”他说.“资金不是问題.我可以给你提供.”

    显然.程欣会错意了.扬了扬眉.“你不是告诉我.你要包养我吧.”

    微微一愣.旋即.杨斯墨也笑了起來.“不不.你想多了.我只是出于对组织安全的考虑.觉得你这店铺应该换一换了.不然的话.很容易出问題.”

    “什么问題.”乜眼看他.仿佛在度量他话中的真假.

    “会被人发现.那就麻烦了.”他说.

    “被谁发现.”穷追不舍的问.程欣明显觉得.他说的话里有问題.明明就是话里有话.

    看着他不语.程欣说.“杨斯墨.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是说.你发现了什么.我告诉你.别在我这里装神弄鬼.我既然有办法把你弄进组织.也同样可以把你踢出去.”

    杨斯墨显然很惊讶的样子.“怎么.进了组织还可以被踢出去的吗.”

    “当然可以.死.”她眼神变得很是凶恶.

    拍了拍胸口.好像很怕怕的样子.杨斯墨说.“不要吓唬人.我胆子很小.不过如果你不相信.那就继续去.我稳保要不了多久.我跟你.包括组织的秘密.都会大白于天.”

    “你什么意思.”脸色变得凝重.他不像是开玩笑.可是到底说什么呢.

    “沒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有人看到我们在一起.而且在你店里沒有出來.”他往前靠了靠.然后低声的说道.

    程欣的脸色变了一瞬.然后立刻就恢复如常.“那又怎么样.能说明什么问題呢.我跟你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怎么了.就算我们是情侣关系.怎么了.你不至于这样就草木皆兵了吧.”

    听到那句我们是情侣关系的时候.杨斯墨怔了怔.不过他也沒有反驳.只是点点头说.“是不会有什么.但是也说明.有人注意到了.不管注意到我们两个人.还是你的店.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为了组织.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换地方.”

    沉吟了.程欣道.“是谁看见的.”

    那语气.就好像是谁发现的.就做了他一样.

    “谁发现的都不重要.就算别人现在沒有察觉.以后难保.”他说.“不过话说回來.人家确实以为你是我女朋友.”

    听到这话.程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他不以为意的笑.

    “你说搬就搬.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叹了口气.程欣这语气.其实就已经是在让步了.“找合适的店面.选址.等等.想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还得跟组织汇报.”

    手指插进头发里.她有点烦躁.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帮你.不过向组织汇报的事.就得你來了.”杨斯墨说道.

    “我考虑考虑.”她深吸一口气.并不打算现在就做决定.

    看了他一眼.“你沒有别的事了吧.”

    “沒有.”他说.

    于是程欣站起來.走了.

    她走了.杨斯墨还在默默的喝着咖啡.他不着急.为稳保万无一失.必须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所以她走过很长一段时间.自己才会走.

    正慢条斯理的品着.对面的位子上.突然就坐來一个人.

    抬眼.是关悦一张愠怒的脸.

    无声的轻叹.“你跟踪我.”

    “我沒那么闲心.路过.”关悦一脸的不爽.

    杨斯墨微微一笑.显然是不放在心上的.继续喝咖啡.

    他越沉得住气.关悦反而越沉不住气了.“你跟那个女人走的那么近.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的性子藏不住话.有什么就会直截了当的说.

    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杨斯墨说.“你想太多了.”

    “是我想太多了.还是你做太多了.杨斯墨.你还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她看着他问道.

    “我自然知道.不用旁人來交.你做好你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他说道.

    “是.你从來都不用我管.你跟任何人说.从來都不需要对我交代半个字.”关悦的表情有些受伤.“杨斯墨.你放手吧.”

    “我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他还是那个样子.不紧不慢的说.

    “那女人不是什么善茬.她的身份背景你应该都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搅这趟浑水.你老婆如果还活着.会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吗.”她低沉而痛心的说着.

    “我把你当朋友.所以这次不怪你.不过别有次.”他一脸认真的说.就要站起來走人了.

    关悦知道.关于他妻子的一切事情.都成了忌讳.成了不可触碰.

    看着他站起身要走.关悦突然一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说.“我知道你要查什么.我帮你.”

    回过头來看着她.杨斯墨的目光变得很是幽深.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手从她的掌心里抽出來.然后说.“不.你帮不了我.这件事.任何人都帮不了我.我自己去做就好.你不用管.”

    “你一直就是这样.拒绝别人的帮助.你以为你自己是神吗.你以为你自己这样很伟大吗.”关悦來气了.“那你就继续你的伟大好了.”

    她猛然抬起手.站起身就走.动作比他还快.

    看着猛然关上的门.还有她很快消失的背影.杨斯墨露出一抹苦笑.一个个的.都比他先走.非要让他最后一个走.

    永远.都是留他一个.

    …………

    虽然程欣对杨斯墨很不满.到底还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他沒必要來恐吓自己.显然是有人注意到了这边.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被人注意到.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在她看來.搬迁也不是个好选择.一旦搬店面.会引人注意更大.最好的办法.不是搬迁.而是默不吭声的扩展.

    在其他地方开个小店.然后把设备给挪过去.这样相对就简单的多了.

    所以她就忙碌了很多.卓越这边有三天沒來了.每天到处看店址.想要选一个合心的.

    这个交给杨斯墨肯定会來的更容易.但是她不放心.所以必然亲力亲为.

    疗养院里.卓越再次來看陈烨.跟这里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混了个面儿熟.

    每个人对他态度都不错.这也让他更加确定.这里还是很有问題的.

    就算再偏僻.总是有电视的.当时为了让GR组织相信.可是上了新闻通报的.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们今天再出去转转.”他低声的问.

    每次來.都会拎点程欣买的零食什么的.他就沒有吃零食的习惯.也不好空手來.干脆就给陈烨拎过來了.

    能察觉出來.虽然他表面看上去还是那个样子.但是跟自己.也很熟络了.偶尔看他的眼神.还会有那么一点温暖.

    沒有异议.他就推着陈烨往外走去.

    上一次的那个铁门.一直挂念在心.心心念念忍不住想去再看一看.不过这次.还是要格外的小心的.

    因为心里记了路.熟门熟路的.很快就來到了那条走廊.

    侧头往里看了一眼.还是一样黑漆漆的.冷飕飕的.不同的是.那门上锁了两把锁.冰凉的大铁锁.看着让人就觉得冷硬.

    回头看了一眼.周围左右.都沒有人.走廊上空荡荡的.就好像一瞬间.这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我们过去看看.”他弯腰.在陈烨耳边说.然后往前走.

    走到大铁门前.刚停來.就感觉到明显的不对.身后有人.

    猛然转身.果然看到院长再次出现.如鬼魅一般.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可是那笑.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点阴森森的.

    “两位……”他笑着说.“怎么.又迷路了吗.”

    卓越深深的看着他.非常肯定.这个院长绝对的不简单.身上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索性.也不再找什么借口.推着陈烨迎着院长的方向就走过去.“不是.这次不是迷路.是特意过來的.”

    “特意.”显然.院长大约沒想到他会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有点惊讶.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