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抱歉我有很强烈的好奇心,这疗养院的到处都是暖阳笼罩,只有这里……这铁锁后面是什么?为什么要锁着?”他干脆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先生这么问,不举得太过唐突?打听别人的**,可是很没有礼貌的事哦!”院长依旧是笑眯眯的说,很客气的在指责他。

    卓越摇了摇头,“如果是您个人的**,那我是不方便过问,但是这里毕竟是疗养院,我的朋友还在这里住着,我总要关心这里的安全,有没有什么隐患吧。”

    “如果先生不放心,大可以把人接走,不住在我们疗养院里,我们不强求!”院长回答道。

    微微眯起眼睛,卓越说,“如果这就是院长的办事态度,那我非常的不认可。我是可以把陈烨接走,可是住在这里的其他人呢?可以这么不负责吗?”

    “先生想看吗?”院长突然开口问道。

    卓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答案态度是很明确的。

    他忽而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串的钥匙说,“既然先生这么好奇,其实也没什么,完全是可以打开给您看的,不过里面真的没有什么,不过是一些杂物而已,恐怕会让您失望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将门上的锁给打开了,发出清脆的响声。

    卓越盯着他的动作,生怕他会耍什么猫腻。

    没一会儿,门就开了,里面是一间子,黑洞洞的没有开灯,一打开就有一股陈腐的味道。

    院长伸手,揿亮电灯,然后转身面对卓越,“您看,确实没有什么。”

    微微眯起眼睛,他看了看,这就是一间杂物房,乱七八糟堆了很多东西,也不像有什么特别的样子。

    “既然不过是一间普通的杂物房,何以院长弄的这么神秘?”他看向院长问道。

    院长笑了笑,“就是一间普通的杂物房,不过这里住的人群也比较特殊,您也看到了,不光有陈烨这样行为不能完全自理的人,也有一些年迈的老人,如果不小心走错路,或者碰倒了什么压到了,那我们的责任就大了,所以就锁上了。还有别的问题吗?”

    他回答的完全是合情合理,找不出一丝的破绽,难道是自己推测错误了?

    可是卓越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具体是哪里也说不上来,看着院长得体的笑容,难道只有这么简单?

    “那……是我多心了,打扰了!”他再逗留去,就有点无理取闹了,转身去推陈烨,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院长就站在门口动也没动,依旧对着他笑。

    “年轻人,送你一句话,凡事还是不要太好奇的好,好奇心会害死人的!”院长的声音幽幽的从身后传来。

    他没有说话,只是推着陈烨离开了。

    再没有回头,也不需要回头,如果没有问题,再看也是没用的,如果真的有问题,只怕,他们已经察觉了,早早做好了准备。

    推着陈烨来到了院落门口,就看到程欣已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看到他的时候,目光凝滞了,旋即笑了起来。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不是嫌里发闷?”她笑着说,看到陈烨的时候愣了愣,“这是……”

    “我一个朋友的弟弟!”他淡淡的说,“恰巧住在这里,我就过来看看他了。”

    “哦,那可真是巧呢!”程欣说道,然后眼神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他身后,“院长你好!”

    “程小姐,你好!”院长估计已经将门重新锁上了,走了出来。

    这是太忙第一次当着自己的面互相打招呼,卓越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们,很泰然自若的样子。

    “卓越,你住的那间子,可是院长腾出来帮忙的,真是要感谢院长,是个大好人呢!”程欣微笑着说道。

    院长摆了摆手,“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这些年,程小姐给我们疗养院也捐助了不少,能帮上忙,也是很高兴的!”

    “捐助?”显然,卓越有点意外,看了她一眼。

    她笑了笑,“不过是举手之劳,其实没有什么,院长太客气了!”

    “就算是举手之劳,如今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做了!”院长似乎很有些感慨的样子。

    “如今这么巧,原来卓越的朋友也在这里,可谓是无巧不成书,以后又要劳烦院长多多关照了!”她逮着机会多叮咛了一句。

    连连点头,院长说,“这是自然的,陈烨本来也比较安静,其实本来就不麻烦的。”

    “那我们就不打扰院长忙了,我们先走了!”程欣上手轻轻的扯了卓越一把,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然后把陈烨送回去,拉着他回了房间。

    “你是来找院长的,对不对?”卓越看着她,直截了当的问。

    微微一怔,程欣说,“你胡说什么呀,我是来找你的。我找院长干什么?”

    “找院长干什么,就得问你自己了!”他说道,“你到了疗养院门口的时候,看到我是愣了,显然没想到我会在,既然没想到我会在,就不是来找我的,你是来找院长的!”

    “……”程欣被噎了,一时无语,默了会儿笑道,“好吧,算我败给你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就不是你的对手。对对,我是去找院长的!”

    扬了扬眉,卓越倒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承认了,没有说话,等着她自己接着说去。

    见他看着自己,程欣说,“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犯人一样。我去找院长,是想找他借用个房子。”

    “又借用房子?”他问道,“做什么?”

    看着他惊讶的样子,程欣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放心好了,一定不会是再窝藏一个你这样的逃犯!”

    卓越的脸沉了沉,她连忙举起手,“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我是想借用个房间,放点东西。”

    “什么东西?”他觉得,虽然还没有正式接触到gr,但是已经慢慢的开始靠近了。

    “总之,是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本来我都是放在自己店里的,但是现在那个店,已经被人盯上了,我必须要转移了。”她说,“转移到别的地方,我也不太放心,所以想来想去,这里倒是最合适不过了。”

    “因为偏僻?”卓越说道。

    “还因为离你近!这样就能跟你一直在一起,你说好不好?”她一脸的甜蜜。

    避开这个话题,卓越拧起眉头,“你说你的店被人盯上了,被谁?”

    “我也不知道!”她摇了摇头,“杨斯墨告诉我,如果为了安全,最好转移,我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不过那里也有些时候了,被盯上也不奇怪,当务之急,还是要找一个放心的地方。”

    “所以你就想到了这里,可是疗养院,就一定的安全吗?”他说,“我总觉得这个院长好像不太对劲一样。”

    程欣坐来,一手撑着脸,“为什么?”

    “直觉!”他回答道。

    她忍不住笑起来,“直觉?我以为那是女人才会有的东西。”

    “难道男人就没有直觉了吗?”卓越不以为然,“我去看陈烨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一扇门,用铁锁锁住的。”

    “哦?”程欣似乎也不是很意外,“后来呢?”

    “后来我就觉得有点奇怪,今天推陈烨再过去看看,我总觉得那边的温度比较低一点。”

    “那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这个过程,程欣一直都是不紧不慢的说,也不着急,跟着他一问一答。

    “然后你说的那个很热心的院长就出现了,他把门打开了,里面不过是一间普通的杂物间。”他淡淡的说着,眼睛不露声色的观察着她。

    点了点头,程欣说,“原来是杂物间,怪不得被锁起来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普通的杂物间,为什么要用铁锁锁起来?”他反问道。

    “唔,看起来是有点奇怪,不过想想也正常,那里那么多人,所谓人多眼杂,其实也乱,没准少点儿什么,或者碰到了什么,锁起来安全一点!”她若有所思的说,居然意思大抵跟院长说的差不多。

    看着他目光幽深,她说,“难道你有什么不同的别的想法?”

    “本来有,你这么一解释,就没有了。”

    程欣轻轻的去握住他的手,“你一定是最近憋闷太久了,所以才会胡思乱想的,别想太多了,这家疗养院我不敢说多了解,但是也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复杂的。我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这里足够的安全和值得信任!”

    他没有回应,她握住他的手就紧了紧,“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卓越看着她,她比自己矮了一点点,仰起头看着他,一脸恳切的眼神,显得是那么的真挚。

    “嗯?”有点半撒娇的晃了晃,仿佛在期待他的回应。

    微微,点了头,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卓越说,“就算不相信谁,也不会不相信你啊!”

    只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她却很开心,笑着依偎进他的怀里,目光中却有着淡淡的愁绪。

    轻轻的靠在一起,却是各有各的心思,不过程欣说把东西搬过来,这倒也是一件好事,可以更加方便的靠近核心部分了。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接近最核心的地方,任务也越来越有希望完成结束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