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不在的日子.平静如流水一般.就好像这个人不曾存在过.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了.

    只有莫小染自己心里知道.到底是空了那么一块儿.白天忙碌的时候感觉不出來.一到了晚上.就好像挖空一块.辗转反侧.

    这件事.沒有人能帮到她.只能自己帮自己.只能自己开解自己.好在.她还有安安.

    其实就算她不工作.家里的开销一样够用.有卓广义在.有家底在.还有自己的娘家.就不可能不够用.但是她还是坚持要做点事.不然的话.总是会觉得太寂寞了.

    或许是了解她这种想法.卓广义也沒有多说什么.由着她去了.

    拿了驾照.她的胆子也够大.直接买了辆商务型.足够的宽大.可以放很多的东西.这样去进货什么的也方便.

    她只做高端产品.商场有折扣去买來了.然后再发出去.有时候还能带着安安一起出去.

    不过带着安安的话.总要带个人帮忙照顾.今天莫悠然就跟着一起去了.

    她反正也沒什么事.抱着安安也能驾轻就熟了.坐在后座上.一边跟莫小染搭着话.“你说你安安心心的在家做你的家庭主妇不好么.去做什么微商.不是太掉价了.”

    “凭自己的劳动赚钱.我不觉得掉价.”一边开着车一边说.她心里明白.肯定很多人觉得她这样做沒必要.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多么的有必要.只有做这些.才能感觉到充实.

    “就算凭自己劳动赚钱.你也沒必要这么辛苦啊.每天进货发货的.你不累么.”莫悠然很喜欢怀里的小家伙.虽然莫小染生孩子的时候给她吓了个半死.发誓以后不要生小孩子.但是现在感觉又不一样了.

    安安真是很乖巧.很少哭.又爱笑.逗一逗就笑了.让人喜欢的不行.

    摇了摇头.莫小染说.“累点儿好.累点儿踏实.”

    说了这话.莫悠然也沉默不语了.她知道小染是什么意思.表面上看起來.她已经沒有什么不太对劲了.但是其实她心里很苦.就把这种苦压抑着.

    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不住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什么以后.”沒太明白她的意思.

    “如果他一直都不回來了呢.”也许以前说这些不太合适.可是都过去半年多了.这事儿也应该不太一样了.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当初的情形和现在又不太一样了.所以人的决断也应该有所不同.

    “我不知道……”长叹一声.莫小染淡淡的说.“不然呢.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离婚吗.”

    “……”她现在这情形.离不离有什么区别.不过小染的口气.明显是不想的.还是这样耗着.

    手里轻轻的拍着安安.莫悠然说.“你还年轻.不应该就这样耽误去.”

    “再说吧.我现在只想凭自己的努力照顾好安安.别的事.不想去想.也沒时间去想.”她打了个方向盘.然后听到轻微沉闷的一声“砰”.看來是擦碰到了.

    身体震了震.幸亏孩子是抱紧的.莫悠然连忙伸头.“怎么了.”

    “沒事.可能擦碰到了.”莫小染摆了摆手.“小姨你抱着安安别动.我车看看.”

    说着.她打开车门了车.

    后面果然被人碰到了.擦到了一点点.不是很严重.也就是漆刮花了.

    后面是一辆白色的跑车.车上的女人走了來.朝着她走过來.看上去有点眼熟.

    “是你.”对方先认出了她.有点惊讶.

    “你……”拧起眉.莫小染想了起來.“你是那个大夫.”

    就是在杨斯墨那里.自己向她求救.可是她却置之不理的.

    勾起唇.关悦沒想到会碰到她.而且她居然也还记得自己.“是啊.这么巧.”

    这世界还真是小.

    “你碰到了我的车.”莫小染就事论事的说.

    “是你拐弯不打灯.所以我才碰上的吧.”关悦挑了挑眉.双手环胸的看着.一副不好说话的样子.

    “我打灯了.不信你可以看你的行车记录仪.”她绝对不会承认的.

    关悦摇摇头.“为什么你让我看.我就得看.”

    “那就报警吧.”她直接拿出手机.让警察來处理好了.

    关悦按住她的手.“什么都让警察來处理.不是太麻烦人家了.”

    “那你想怎么样.”看着她.明显觉得她是在故意刁难自己了.

    但是自己还沒跟她算账呢.她凭什么來刁难自己.

    “沒什么.就是觉得既然这么巧.不如找个地方坐來.慢慢聊聊关于车子理赔的事情.”关悦说道.

    她其实就是想找借口跟她好好的聊一聊.不过如果不拿这个做文章.她恐怕不会乐意的.眼睛中就有着明显的敌意.

    “怎么了.”看着这么长时间还沒交涉完.莫悠然到底不放心.抱着孩子了车.

    安安刚在车上睡醒.看到了妈妈.张着手就要抱.莫小染只得接了过來哄哄.“算了.也不过百八十快的事儿.犯不上.算了算了.”

    不想跟她过多的纠缠.还是办自己的正事要紧.

    “哎.不行.我不喜欢占人便宜的.还是坐來商谈一吧.”关悦连忙拦住她.沒想到.她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时间还真是快.

    “既然不喜欢占人便宜.那你就把钱给我吧.不必找地方商谈这么麻烦了.”莫小染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朝着她伸出來.

    看着她伸出的手.关悦笑起來.“那可不行.我不喜欢占人便宜.也不喜欢人占我便宜.还是聊聊吧.”

    “我跟你.沒有什么好聊的.”莫小染看着她.“你既然拒绝过我的求助.我也沒必要跟你有过多的交涉.”

    “就这么记仇.”挑了挑眉.她轻笑.“不过是彼时的立场不同罢了.”

    “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人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立场.都不应该丧失做人的底线.”她不想扯皮.算了.自己认倒霉.也不过回去补个漆.

    “小姨.我们上车.”说着.转身就走.

    关悦还想说什么.一旁的莫悠然已经看明白了.“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沒人想跟你商谈.占了便宜别卖乖.哪儿凉快呆哪儿去.不然的话.叫來警察闹大了.谁都不好看.”

    “现在怕警察的.应该是你而非我吧.”她意有所指的说.

    莫小染的脚步停來.转过身.定定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想知道什么意思.跟我坐來聊聊不就行了.”关悦耸了耸肩.“好吧.我沒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跟你聊聊.沒恶意.真的.”

    看着她的眼神.虽然自己不太喜欢她.但是不得不承认.起码她还是很诚恳的.

    “好吧.不过今天沒时间.再约.”莫小染说.

    “好.明天午两点.就在这边的半岛.怎么样.”关悦也痛快.

    “好.”毫不犹豫的点头.然后上车.把安安递给莫悠然.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

    皱着眉.瞪了关悦一眼.莫悠然这才上了车.

    心里有点忿忿的.从后视镜看.他们都开出去了.结果还看到关悦一直在看.

    “这女人什么來头.怎么这么讨厌.你认识.”莫悠然忍不住说道.

    “在杨斯墨那里.她是个医生.给我看过.当时我求她帮忙救我出去.她拒绝了.”她淡淡的说.

    现在想想.真的是时过境迁.很多事.明明当时那么惊恐那么深刻.现在却彷如一场梦境.什么都过去了.

    “那你还接她这茬.你理她干嘛.要是我.就是一耳刮子甩上去了.”莫悠然很是不爽.

    摇了摇头.她现在沒有那么深刻的恨意.当时就算关悦真的救她.也许未必出的去.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反正也沒事.

    “你啊你.永远这么善良.人善被人欺啊.”莫悠然叹口气.

    不过做人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改的了的.

    “我现在比较想知道的是.她到底要找我做什么.”

    “你难道还真的打算去.”惊讶的问道.本來还以为只是敷衍那个女人的.“你沒搞错吧.这样的女人.尤其跟杨斯墨那种人接近的.你理会她干嘛.如果她存心害你呢.”

    “如果她存心害我.就不会事先约我.还当着你的面.”莫小染说.“沒事儿.”

    “什么沒事儿.沒准今天碰你的车就是故意的.早都预谋好的.”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小姨.沒那么巧合.谁会知道我们刚好这个时间经过这里.”莫小染不以为然.“更何况.我跟她无仇无怨.不会的.”

    关悦那句.现在比较怕见警察的应该是你们吧.让她心里一直梗着.

    卓越的事.就像一根细细的鱼刺.梗在喉头.咽不去也吐不出來.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稍微有一点点端倪.她就会怀疑.是不是有人知道什么内幕.或者看见过他.

    从上次程欣那件事以后.再沒有他的消息.不是不关心.而是不知道怎么关心.再去一次吗.只怕自己会承受不住.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