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莫小染准时坐到了关悦的面前时,她扬了扬修剪完美的眉,唇角逸出一丝笑意,“你还是很准时的。”

    “我不喜欢迟到。”话出口,有些微哂。

    这个习惯,还是卓越影响的,现如今……

    似乎看出了她的黯然,关悦偏了偏头看她,“你看上去,最近的精神状态可不怎么好。”

    “是吗?”她淡淡的说,并不放在心上,“有什么话,不妨直截了当的说,我不喜欢绕弯子。”

    “这么心急干什么呢,我如今也没有恶意,更何况,我们之间,似乎并不存在什么仇怨吧?”关悦点了两杯橙汁,两客牛排和两份意面,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那份,“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点了跟我一样的,不介意吧?”

    反正也饿了,她便一边吃一边说,“是杨斯墨让你来找我的?”

    “为什么这么问?”关悦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不然呢?”如果不是杨斯墨,她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找自己。

    孰料,她却摇了摇头,“不,他不知道我找你,确切的说,如果他知道了,也不会同意我来找你。”

    “那你却背着他来了。”

    “很简单,我不想看着他陷入危险。”放刀叉,她抿了抿唇。

    牛排的酱汁被她的舌尖卷了进去,目光却是那么的坚定。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怎么觉得,越听越糊涂了呢?

    关悦看着她,幽幽的说,“程欣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咳咳……”正在喝橙汁的她,呛了起来。

    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程欣?

    “你什么意思?”心头更加好奇了,关悦,到底知道些什么?

    “我只想说,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淡淡的说。

    “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就因为我认识她?”莫小染尽量克制自己的心绪平静一些,不想让她看出自己情绪的起伏。

    修长的手指重新拿起刀叉,就像一个专业的外科大夫在做手术一般,她说,“我知道她做过你的伴娘,跟你先生的关系匪浅,所以好心提醒你一句,还有我想说,阿墨也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坏。”

    忍不住的就笑出声来,莫小染说,“前面的话,我谢谢你,后面的……你觉得我会对一个曾经绑架过我的人,产生什么好感吗?这样的人,还不算坏人,那我真的要重新界定好坏之分了。”

    摇了摇头,知道她听不去,可是自己还是想说,“我也听说了你先生的事,你现在还能这么坚强,我也很钦佩,不过,作为女人,总应该为自己打算打算的。”

    “那你为自己打算了吗?”莫小染已经没有了食欲,“还是说,这就是你的打算?”

    “好吧,看来我说什么,你也听不进了。不过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怎么抉择,看你自己的了。”顿了顿,关悦起身的时候倾向她,“男人的身不在也便罢了,如果心都不在了,还是趁早丢了!”

    深深的皱起眉头,小染看着她,她却微微一笑,埋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站起身来,莫小染说,“对不起,我已经饱了,谢谢你的这顿饭。”

    说完,她转身走了。

    关悦看着她的背影,也没有出言挽留,继续镇定自若的吃自己的东西。

    开着车在路上,她心里还是有些烦乱的,关悦的话,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程欣的那件事,本来在心里就是个梗,可是不去戳破它,便一直也就那样。

    梗在喉头,梗在心间,拔不出来咽不去,难受的让人想吐。

    车子停在路边,她还真就车吐了,胃里泛酸,也不知道是不是方才的牛排吃坏了。

    从车上拿了一瓶矿泉水,连喝了好几口才舒服一些。

    这时,从包里滑落一张相片,是她以前跟陈蜜一起拍的,那时候还年轻,陈蜜的脸上总是淡淡的忧伤,她是没心没肺的笑。

    现如今,自己总算能明白,那种说不出言不尽的淡淡忧伤,到底是什么。

    叹了口气,想想陈蜜也进去好一阵子了,自己生孩子带孩子,就一直没有去关心过,转头开车直奔监狱,想去看看她了。

    …………

    陈蜜的状态看起来还不错,人虽然瘦了不少,但是精神很好,也比以前开朗多了。

    看到是她,很高兴的拿起听筒,“小染,你怎么来了!”

    “对不起蜜蜜,现在才来看你!”看到她高兴的样子,就更加内疚了,只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关心她。

    “说什么傻话,这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总来也不好。”陈蜜一点儿都不介意,倒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你生过了?!”

    “嗯!”点了点头,她想起上一次来见她,还是挺着大肚子。

    “真快啊,男孩女孩,可爱吗?”她关心的问。

    “男孩子,很重的,现在也好几个月了,对了,我这有相片!”想了想,身上还真带着儿子的相片挂件,便拿出来隔着玻璃窗给陈蜜看。

    只是看着,她也能笑出眼泪,“真好,看着你现在幸福,我也就放心了。”

    她这话一说,莫小染有些心酸,卓越的事没有告诉她,在监狱里,也不可能知道这些。

    “嗯,你放心好了,我在外面等着你啊,你出来了,咱们好好合计挣一大笔票子!”她忍着心底的酸意说道。

    “你这话说的,人家还以为你要干什么不正当勾当了!”陈蜜笑了起来,忽然似想起什么,“对了,有没有去看过我弟弟?”

    提起陈烨,莫小染有些心虚,“最近……没有呢,对不起!”

    “傻丫头,我就是问一问,不怪你,你最近生孩子都忙不过来了,我怎么能让你专门跑去。”说着,神色黯了黯,“不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帮我看看,顺便帮忙教费用,不然的话……我怕疗养院也呆不久了他。”

    叹了口气说,“都怪我自己没用,不能帮他把病治好,还要弃他不能管!”

    “蜜蜜,别这样说,如果不是为了你弟弟,你也不会……”顿了,她说,“好了,过去的事别提了,我会去帮你照看陈烨的。之前有些忙,现在好多了,偶尔去看看还是有空的!”

    “那就辛苦你了!”只恨不能伸过去握握她的手表示感谢,千言万语只在不言中了。

    “谢什么啊,你跟我之前,还用这么客气!”

    看看时间差不多,也该走了,恋恋不舍的要放听筒,“蜜蜜,我次再来看你,你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你跟卓越也好好的,你们要一直幸福去!”在陈蜜的眼里,这是她走了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地方,身边能看得到的幸福,尤其小染对她那么好,她由衷的希望小染能够一直幸福去。

    挂了电话,莫小染转过身往外走,眼泪就落了来。

    再也忍不住了,卓越……幸福……曾经曾经,自己也以为是很幸福的,可是后来呢?卓越,我该怎么信你?

    答应了陈蜜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不过今天天色已经晚了,要去也是明天了。

    回到家,幸好有经验,这备着了母乳,小家伙并没有太闹,从路天娥的手里接过宝宝,一脸真诚的说,“妈,谢谢你!”

    “说什么话,这也是我孙子!”现在路天娥,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自己也是做奶奶的人了。

    “嫂子嫂子,安安什么时候会叫我姑姑啊?”路曼玉很是喜欢这个小侄子,变得越来越懂事了,还会照顾小侄子的。

    “等你上小学的时候,就会了!”她笑了笑,点了路曼玉的鼻子,想着真的是快啊。

    转眼曼玉都快要上小学了,不知道锦涵怎么样了,不过,自己也不好再过多的关心,免得跟杨斯墨那边牵扯不清,现在有杨一鸣在照顾,也是可以放心的了。

    “那我什么时候能上小学?”仰起头,她一脸天真的问。

    “等天气暖起来,你就可以上了!”路天娥说,“好了,快去洗手吃饭了,就你话最多!”

    说完,转头看向莫小染,“洗洗手吃饭吧,安安我来抱着。”

    “没事,妈,我再多抱一会儿,半天没见怪想的!”她抱着哪里舍得撒手。

    看着她,路天娥很是感慨的说,“当年我对卓越,就没怎么抱过,那时候年轻,一心想自己玩儿,喂奶都不想喂的,现在想想,真是亏欠了那孩子……”

    长叹口气,忽然发觉自己说错了什么,惊看向她,“小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介意。”

    “没事的,妈,我知道你只是有感而发,再说了,我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去提卓越啊,他是我丈夫啊!”轻轻的拍着孩子,她一脸镇定的说。

    见她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路天娥才松了口气,“你真的能这么想,那也好。说起来,卓越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孩子,逃能解决问题么……”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卓广义一进门,就听到这样的话,脸色沉了沉。

    “我能不胡思乱想吗?怎么说,孩子也是我生的,就这么不见了!”不提还好,提起来,就是伤感一件。

    卓广义瞥了她一眼,然后看向莫小染,“小染,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想怎么过?”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