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了愣.她倒是把自己生日这事儿忘了个一干二净.

    “爸.不用了.我现在都这么大了.还过什么生日啊.别麻烦了.”她是沒什么心思过的.

    “这怎么成.年岁大的还要过寿辰呢.不能说你嫁到我们家.以后就沒人给你过生日了.不但要过.还要热热闹闹的.把你外公他们都叫上.好好的热闹一.”卓广义说.

    小染心知.他是想办热闹点.然给自己高兴.不过也好.只要能让所有的人都放心她.就好.

    虽然他们嘴上沒说.每个人都是很关心她的.也正是因为这种关心.她会觉得压力更加大.

    “也好.那就按照爸爸的意思好了.我喜欢什么口味的.爸爸都知道.我相信爸爸一定能给我一个惊喜的.”她笑着说.算是找了个台阶.

    卓广义连连点头不再推辞.“好好.说的也是.那爸爸就看着办了.一定让你满意.”

    “好了.再说菜都要凉了.边吃边说吧.”路天娥说道.

    一家人坐來吃着饭.小染垂头.若有所思.

    翌日.她叫上了小姨一起去疗养院.

    总不好让婆婆一直带着安安.她还要带曼玉的.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很累.

    出门自己也不好一人带着安安.那个地方公交车又不到.只能麻烦小姨了.

    莫悠然倒是无所谓.她反正也沒什么事.清闲的不行.能带安安还是很开心的.

    “今天去哪儿玩啊.”她抱着安安.先在小脸蛋上蹭了蹭.

    “小姨.今天我想去趟疗养院.昨天我去看过陈蜜了.答应她照顾陈烨的.最近都沒去看过了.”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

    “唔.疗养院.那种地方让安安进去是不是不太好啊.”想了想.她说道.

    “也沒什么吧.不过都是些孤寡老人.陈烨也只是自闭.沒什么的.”莫小染想了想.“如果你觉得不妥.就跟安安在外面等我好了.我去看看.”

    扫了一眼放在一旁的一堆水果营养品之类的.莫悠然说.“这是带给他的.”

    “嗯.我偶尔去一次.总得多备着点吧.以前蜜蜜对我也不错.”说起來.都是唏嘘不已.

    叹了口气.莫悠然有些感慨.“沒想到看着陈蜜很懂事的一女孩子.居然会去跟犯罪团伙勾结.也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小姨.蜜蜜也是被迫的.她也是为了弟弟.”不是自己想要替人开脱.真的觉得陈蜜很可怜.

    “行了.我知道.不然的话就让你跟她绝交了.哪还会让你去看她弟弟.子业跟我也说过.挺可怜的.”

    说到呼子业.莫小染的手顿了顿.“小姨.最近很少听你提起呼子业呢.”

    “有什么好提的.他有什么好说的.”颇有些不以为然.

    莫小染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你是怕我联想吧.不过现在他在部队上怎么样了.一切还好吧.”

    “以前卓越会跟你说部队上的事儿吗.”她反问道.接着说.“反正我不问.他不说就是了.小染.其实卓越这事儿.大家都痛心.也都不解.你……”

    她本來想问.你那时候说看到了卓越.是不是真的.毕竟她跟呼子业去找过一回.不过想了想.又咽去了.

    算了.既然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什么.”莫小染问道.

    “沒什么.我就是想说.你再不走.天都要黑了.”她半开玩笑的说.

    “哦.”她应了一声.这才发动车子.

    毕竟以前來过.一路还是很顺畅的.沒有提前跟疗养院打招呼就來了.停好车子.她说.“小姨.你就带着安安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儿就出來了.”

    莫悠然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这里面什么情形我也沒见过.你一个人.别不太好.”

    唇角勾了勾.她也沒多做阻拦.

    锁好车子.在门卫处登记了一.然后就走了进去.

    “你们找.”有接待的人员.看到陌生的面孔有些奇怪.

    这里可不是什么热闹的地方.鲜少会有人來.來也多数都是熟面孔.

    莫小染笑了笑.“你好.我是陈烨的姐姐陈蜜的朋友.受她所托.來看看她弟弟.”

    “哦哦.原來是看陈烨的.”那人点点头.朝里面看了一眼.然后领着她往里走去.“跟我來吧.”

    看着还是很祥和的氛围.整个院子都是阳光.暖融融的.不少人很安静的做着活动.看起來这个疗养院.还是不错的.

    “这地方不错.赶明儿沒人给我养老了.我也來.”莫悠然若有所思的说.

    “小姨.你这才哪儿跟哪儿.就考虑到以后了.”小染有些无奈.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考虑远点好.替自己做做打算嘛.”她笑了笑.“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别吵到人家.”

    走到陈烨的房间门口.推开门.他说.“到了.”

    进去.径直走向里面的人.“陈烨.你姐姐的朋友來看你了.”

    听到姐姐两个字.他的头稍微偏了偏.不过很快又安静來.一言不发.

    “你们……”

    “我们想单独陪他坐坐.您忙您的就好.我坐会儿就走.”莫小染看出人家很忙的样子.便主动说道.

    “那好.如果有事.尽管叫人好了.这里随时都有人的.”

    把手里拎着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莫小染简单的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弯腰看向陈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姐姐的好朋友.她现在有事不能來看你.所以让我來看看你.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陈烨一言不发.甚至连看都沒有看她.

    “哎.他怎么不说话.难不成是傻子.”莫悠然有点奇怪.

    “别胡说.陈烨只是有一点点自闭.人还是很好的.”莫小染摆了摆手.

    不管怎么样.就算有自闭.也是有自尊的.让人称呼为傻子.不是多痛快的一件事儿.

    “哦.”这哪里是一点点自闭.分明是严重的.根本说话都沒有反应啊.

    觉得这样有点沉闷.抱着安安走向窗户的位置.借着阳光透透气.

    莫小染转头看了看.桌上放了不少的零食.还有点心水果什么的.东西不少.

    “这里条件真不错.还提供这么多好吃的……”话还沒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愣了.“陈烨.是不是有人來看过你.”

    听到她的问话.莫悠然转过身.“拉倒吧.你不是说陈蜜除了你沒有别的朋友么.谁还会专门來看他.你想什么呢.”

    “不然这些东西……”指了指那些东西.真的很多.就算是疗养院发的.也沒必要一次给那么多啊.

    “发的呗.”莫悠然漫不经心的说.一边轻轻的拍着孩子.“我就说这地儿条件真不错.挺好.”

    “不会.发的话.不会发这么多.还有好多是时令性的.万一吃不完坏掉多可惜.还有.这些都是这里沒有的.要从大超市才能买到的.”摇摇头.她觉得还是有些古怪.

    莫悠然忍不住笑出声來.“你都快成侦探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也许真有好心人來看他呢.”

    满心狐疑.但是问陈烨.也是问不出什么的.坐了一会儿也就离开了.“陈烨.过些日子我再來看你.你姐姐.相信要不了多久.也可以來看你的.”

    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这也算是他能做的最大的回应了.

    “看.其实他心里明白.就是不想跟你沟通.不想说话.”莫小染很有些感慨.好好的一个孩子.其实陈烨长得不错.结果却是这样.真可惜.

    “人各有命.”莫悠然说.“走吧.”

    两个人出去.莫小染去找财务把陈烨这半年的钱交了.结果财务翻到那一页的时候愣了.“交过了.已经交完了.”

    “交完了.”莫小染很惊讶.特意拽过本子看了看.确实交过了.“那……是谁交的您知道吗.”

    “这就不清楚了.我只负责入账.”财务摇了摇头.边上一个小姑娘倒是说.“师傅您忘了.陈烨的是院长亲自给您的.我当时还说奇怪.这是什么來头.院长会亲自给的.”

    “院长.”这更惊讶了.

    “哦.对.我想起來了.是院长给的.”财务点头.“那这事儿.你得问院长了.”

    找到院长.莫小染忍不住好奇.“院长.这些日子.有人來看过陈烨吗.”

    院长摇头.“沒有吧.我不太清楚.不过探望记录册应该有记录.怎么了.”

    “那……陈烨的住院费用.是谁交的.您还记得吗.财务那边说.可是您亲自交给她的.”小染接着问道.

    “是吗.”院长很惊讶的样子.然后一手敲敲头.“唔.人老了.记性不太好了.我想想啊.”

    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他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是个男人來交的.叫什么不记得了.也说是陈烨姐姐的朋友.反正來看了看.然后把住院费给交了就走了.”

    “男人..”脑中蓦然一惊.她急急的问.“那……长什么样子.个子多高.年纪多大.胖的还是瘦的.穿什么衣服.你还记得吗.”

    一连串的问題.让院长有些讪讪的.“小姐.这么多.我哪里记得.那天是凑巧说了两句话.不然的话.我也不记得了.本來探访这些事.就不是我负责的范围.”

    “可是……”还想说什么.一旁的安安突然哭了起來.张手要妈妈.

    她又心急.又想顾着孩子.莫悠然说.“小染.你问这么多.院长也不记得了.别问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