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忙忙的把孩子抱了过來.急急的继续问院长.“院长.你还记得吗.那个男人……多高.大约多大岁数.是不是看起來很结实.走路很有型.大概这么高……”

    “小姐.我真的不记得了.”院长一脸为难的说.“虽然我们这里平时來的人不是太多.但终归也还是有人來人往的.我每天也那么多事.您也沒特意嘱咐过.我怎么会记得.”

    “小染.你这是干什么呢.”莫悠然发觉她的状态明显不对劲了.“你还在想什么啊.他要真的想见你.就主动來了.你问这么多.能问出什么來.”

    一番话.好像当头棒喝.让她瞬间清醒了许多.“是.是啊.他如果真的有心.真的想见我.就不会一直不出现了.”

    安安还在怀中哭.似乎从來沒有这样的哭过.让人心里又焦急又闹心.

    “走吧.我就说这里对安安的成长影响不好.”然后看了一眼院长.抱歉的笑了笑.“我们走吧.”

    颇有些失魂落魄.勉强想挤出个笑意.牵了牵唇角.最终化为一抹无奈.

    轻声叹息.两个人一起走到了疗养院门口.车子就停在不远处的地方.

    皱了皱眉.莫小染转身.似乎还想问什么.被莫悠然一把拉住了.“你够了.别问了.”

    突如其來的火气.别说莫小染了.莫悠然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真的有点火了.

    不是为别的.你这样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样心心念念这么痛苦.人家知道吗.

    “小染.你别想那么多了.最不济.最不济……”咬了咬牙.说了句狠话.“最不济你当他死了.你的日子难道就不要过了.难道不要安安了.你要坚强点.坚强活去.”

    安安大约是苦累了.已经靠着她的肩头睡着了.扭脸看了看孩子.闭上眼.两行泪就这样滑了來.

    终究还是.只要有一点点可能的消息.她就会失去所有的冷静.就会方寸大乱.不敢想象.如果卓越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会怎么样.

    “我们走吧.”她深吸一口气.已经能够平复心情.

    莫悠然说.“你抱着安安坐后座.我來开车.”

    “不用.我沒事……”还沒说完.就被她打断了.“别跟我争了.我可不想把命压在可能性和概率上.你乖乖坐着.就当好好休息一.”

    小姨简直是从未有过的坚决.莫小染只得点头.知道她也是为自己好.坐到了后座.

    缓缓的.车窗升了起來.遮挡住外面的视线.她靠着窗.手里紧紧的抱着安安.就好像抱着自己唯一的希望.却恍然不知.车里车外.擦肩而过.

    这一切.其实卓越不是沒有看到.疗养院有任何來探望的人.他都会仔细观察.看看有沒有什么不讯产蛊道地方.却沒想到今天……

    眼睁睁看着车子缓缓离去.转身背靠着门.心痛如绞.

    他什么都不能做.尤其这疗养院分明有问題.还有这样一个如鬼魅般如影随形的院长.一点点不对劲的端倪.都可能会导致致命的失败.

    小染.小染……纵使说千百句对不起.也是无法弥补的.

    子里倒是有电视和冰箱什么的.只能去打开电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眼前不断晃过小染的样子.还有.还有他的孩子.

    虽然离得很远.隐约只能看见个轮廓.但他也知道.那是他的孩子.他的骨血.从出生.他还沒有抱过.也是亏欠孩子的.

    电视里放的什么.都沒有留意.直到一则新闻..

    “近期.港口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目前死伤人数不明.据传跟境外恐怖组织GR有关.相关部门暂时沒有对此事作出回应.本台将会持续跟踪报道.”

    只是很短的一则.然后就是别的 了.

    怔了怔.卓越立刻站起身.打开电脑开始搜寻.所有一切有关这新闻的相关报道.但也都是寥寥几个字.翻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正在皱眉的时候.有钥匙插门锁的声音.立刻起身闪在一侧.看到程欣走进來.松了口气.

    看到他一脸戒备的样子.程欣愣了.“怎么了.”

    “你沒事吧.”他很认真的问.

    “沒事啊.你怎么了.”觉得很奇怪.

    “你沒看新闻吗.港口的恐怖袭击.是不是跟你那个组织有关系.”卓越问道.

    程欣面色明显一顿.然后沉默來.慢慢的扯着脖子上的纱巾.今天有点起风.便围了一条松松的.现在扯來.感觉还挺麻烦的.

    “这么说.是跟你有关系了.”他双手扶着她的双臂.紧追着问.

    程欣不想去推开他.抬起头道.“我只能说.跟我沒有关系.不过……”

    不过什么.不用说.也是心知肚明了.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最近不是打击的很严.还这样嚣张.不是枪打出头鸟么.”卓越有些焦急的说.

    “这件事.组织并沒有对我说什么.说白了.我负责的也不是这块儿.至于他们……都是一些以利至上的人.你觉得他们需要什么理由吗.”淡淡的说着.语气和脸色都平静的不能再平静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着这样一群人.你不怕也卷进去吗.”卓越听得出來.她也是情非得已.

    “我说过了.有些事.是推着你走到了这一步.卷进去.我早已经身在其中了.”叹了口气.转身看向卓越.“所以.如果你现在后悔.还來得及.毕竟你还沒有真正的加入.”

    看着他的眼睛说.“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如果你不想参与其中.我想办法安排.让你离开.”

    卓越有些诧异.之前都是她千百般不想让他走.现在却是她主动提出的.

    “你现在.想让我走了.”缓缓的.问了出來.

    程欣不敢去看他.只叹了一声.“此一时彼一时.所以.只要你想走.那就……”

    话沒说完.就被他打断了.直接一手捂住她的嘴.“现在这个时候.让我怎么离开.丢你.一个人走吗.”

    被他突如其來的动作吓愣了.瞪大眼睛看着他.听着他说.“你说你已经卷进去了.难道我不是吗.我不会放你一个人在那么危险的地方的.绝不.”

    心里仿佛有一处地方缓缓的流淌着暖流.然后到四肢末梢.全身上都是暖的.他的眼神.他的声音.让她的心在那一刻.融化如一汪春水.

    “卓越……”轻声的唤着他的名字.投入他的怀中.喉咙中发出喟叹.能跟他在一起.真的就满足了.

    既然已经表明的心迹.程欣便告诉他.这趟來.就是将设备给搬到疗养院这里.

    想了想.卓越说.“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有了方才的温暖.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今天……我看到小染來了.”他平静的.一字一句的说.

    笑容瞬间在她的脸上凝固了.“哦.是吗.”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她努力克制不发颤.“她來做什么.你见过了.”

    “我怎么可能去见她.”轻轻的拉过她的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來的.是巧合吧.毕竟她好朋友的弟弟在这里.可能是來看他的.不过我发誓.我沒有去见她.”

    “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告诉我.”程欣看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的问.

    “怕你会多心.也更不想跟你有什么秘密.”他说.“你相信我吗.”

    她笑了起來.“难道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相信你了吗.卓越.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程欣会是那样的人吗.”

    “那就好.”他也笑.轻轻的握了她的手.

    别开头.若有所思.

    程欣把东西搬进疗养院是走的侧门.这个侧门平时都是锁上的.还遮了不少的藤蔓.不注意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会以为是此路不通的.

    东西都安置好了以后.连通了电路.这里关上门就是个不透光的密室.

    打开电灯.子里有点昏黄.昏暗的感觉.连人都显得阴沉了几分.

    “你把东西都搬到这边來.这里被人注意.暴露的可能性.又增加了.”虽然说不得不让她搬过來.但打心底还是不认同的.

    “你是怕我连累你.”程欣头也不回的问.一边在敲击着键盘.

    “不敢.”说话的正是院长.灯光打在他的脸上.阴测测的.“不过你这样做.会让那个小子什么都知道的.组织上同意吗.”

    “这件事.我还需要向你汇报吗.”转过身來看着他.程欣说.“你只需要配合我.做好你分内的事就行了.要说暴露.似乎你差点让卓越发现了你的秘密基地.”

    “那是他……”话沒说完.似乎想起了什么.唇角微勾.“对了.今天有人來看过那个陈烨了.好像是……跟那小子的关系不一般.追着我问谁來看过陈烨.”

    “是吗.那你说什么了沒有.”她淡淡的问.

    “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怎么会來的.是不是有人.透露了什么.”院长话里有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