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目光有几分凌厉,明显程欣不高兴了。

    院长笑了笑,“没什么意思,我跟您都一样,都是一切为了组织的利益,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对组织有不利的可能,都要掐断在萌芽状态。”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要背叛组织了?”站起身,虽然程欣没有他高,但是气势却一点都不输人。

    看着她一步步的逼近,终于院长有些撑不住了,陪着笑说,“你又何必这样看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怎么会怀疑您呢,我只是怕您被一时蒙蔽了而已。”

    “我的事,不劳您烦心。”程欣板着脸,“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别忘了,你这里可守着组织重要的东西,如果出了什么岔子,就算我有心想要救你,只怕也不能!”

    已经把设备连通了,没有她的专属密码和指纹,是不会有人能接通的,这一点她倒是很放心。

    拍拍手说,“好了,这里的钥匙我拿走了,没事别让其他的工作人员到这边来。”

    “是!”院长乖乖的答应,不敢有所违抗。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幽远。

    程欣走到走廊里的时候,就看到了卓越,推着陈烨在院子里,蹲在他面前,轻声的说着什么。

    脚步微微一顿,还是很快的走了过去,“怎么在这里?”

    “晒晒太阳,顺便说说话。”他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来。

    “他会跟你说话吗?”如果没记错,这个陈烨就是个严重的自闭症患者,还会跟他沟通?

    “我会跟他说话就好了啊!”卓越一点也不在意,“你的事情办好了?”

    “嗯!”点了点头,她说,“还要再待一会儿吗?”

    “不了,我把他送回房间吧,也有段时间了,别晒得太久!”

    “我陪你!”程欣说着,跟他一起往回走,迎面遇见院长,他意味深长的一笑。

    “你又来了呢。”院长说道。

    卓越点点头,“有劳院长了。”

    “客气话。”

    各有心思,擦肩而过。

    送陈烨回到病房,看到桌上放了许许多多的东西,程欣眉头挑了挑,“她送来的?”

    “应该是吧。”卓越语气淡淡,“到底是陈蜜的弟弟,我估计,她可能去看了陈蜜。”

    提到陈蜜,忽然想起了之前小染被绑架的那个案子,那个暴狼死的时候,那些诡异的事情。

    抿了抿唇,“程欣。”

    “嗯?”他很少这样叫她的名字,程欣愣了。

    “之前那个游离的暴狼组织,是不是也是gr的一个小分支?”真真就是一点都不避讳的,陈烨反正也听不懂,或许也根本不在听。

    倒是程欣显得有点紧张,四处张望了,“你疯了?”

    “放心,这里绝对安全。”他淡淡的说,“他,你更可以放心。”

    有些哭笑不得,程欣说,“你倒是比我还了解这里。”

    “我不了解这里,但是了解你!”他看着她说道,“如果这里不是足够的安全,你也不会将我安置在这边。”

    话倒是真说的没错。

    叹了口气,她说,“回去再说。”

    他们的小子,程欣说,“你问吧。”

    “我没什么好问的,要问的,已经问完了,从你的脸上,我已经得到了答案。”他说。

    程欣忍不住笑起来,“我的脸上,你就可以看到答案了?”

    “不然呢?”他反问。

    “是,你没猜错,不过他们绑架你……莫小染的那件事,是私自行动,并非组织的授意,这对组织没有任何的好处。换而言之,是他跟你自己的私人恩怨,所以组织,也对他这种擅做主张的行为给了惩罚。”她淡淡的说。

    “所以,最后他致命的那一枪,就是组织上派人做的?”怪不得当时感觉这么奇怪,却没想到牵扯了这么多。

    点点头,程欣说,“好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加入这个神秘的组织?”逼近她,看着她的眼睛问。

    程欣显得有些无奈,“你知道的,不是我不努力,实在是……”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打破了略有些诡异的气氛,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一脸不耐。

    “杨斯墨?”卓越看到了上面的名字。

    “嗯。”应了一声,她说,“对,或许可以用的上他。”

    “我有一个想法。”一手搭在她的肩头,卓越一脸认真的说。

    “什么?”

    “或许可以这样……”凑近她的耳边,卓越低声的说着什么。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万一惹恼了上面,你……”程欣很着急的说。

    “放心,我既然敢这么说,就自然是有我的道理,你尽管放心好了。”他微微一笑,“好了,你去办正事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微一颔首,虽然心里还是不太赞同,但是现在争执也没个结果,杨斯墨找她一定就是有事的,“好,你等我!”

    她匆匆忙忙的走了,等她么?卓越去锁好房门,转身进了卧室,一层层反锁,这才拿出了特殊的联络装置。

    …………

    程欣脑中一直回想着卓越的话,心里觉得忐忑不安。

    这次见面,直接去了杨斯墨的家中。

    “这么急找我来,到底什么事?”一进门,她就直截了当的说。

    如若不是情非得已,她是不想跟他这样的人打交道的。

    “组织上难道就没有派什么任务给我吗?”他问道。

    “没有。”如果只是这个,他未免有点太无聊了,“如果有,我一定会通知你的,我既然没说,就是没有!”

    “可是最近组织可是不太平啊,难道不正是用人之际吗?我就不相信,咱们这边,不需要做到什么。”他倒了两杯红酒,微微一笑,递给她一杯。

    接过来,程欣说,“组织上自然有自己的考量,记住,不是要你替组织思考,你只需要执行!”

    “我这不是,想为组织分忧解愁嘛!”浅抿了一口,“再说了,如果我不做出点成绩,怎么帮你跟组织说情,让你的情郎加入进来,是不是?”

    咬了咬牙,就算是这样,可他嘴里说出来,也是让人听着那么可恨的。

    “杨斯墨,别以为你打的什么算盘我不知道,就算你做点儿事,也不代表就能爬到我的头上去,你也太小看组织了!”她冷笑一声,“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

    杨斯墨不置一词,看着她出门,刚一走出去,就迎面看到一辆车子停到了院子里。

    车门打开,关悦车,看到她的时候微微一怔,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大步朝着子里走去。

    她几乎看都没有看程欣一眼,擦肩而过。

    脚步顿了顿,看着她进了子,这才离开。

    “你又见她了,这次还招到了家里,你还真是不怕死。”关悦直截了当的说,很自然的给自己倒水喝。

    “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还有,我没叫你,你来干什么?”杨斯墨虽然说的话很无情,可是语气还算温和。

    摇了摇头,关悦说,“你也太无情了一点!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他问。

    “我想说,你放弃吧!”

    “你知道我的答案,也没人能影响我。”走过去拿走她手里的杯子,“你走吧。”

    关悦抬头看着他,也没有生气,“你不想听听为什么吗?”

    “不想。”

    虽然他拒绝的这么直接,可关悦还是接着说了去,“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就算你不去做什么,他们一样会破灭,你又何必把自己置于风险之中,你完全可以袖手旁观,看着他……”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你不要自以为是了好不好?我什么要让他覆灭?谁告诉你我要这么做!我的事,以后不用你管,你也不要再来了,走啊!”

    一手拽起她的胳膊就往外拖去,关悦扭头,“你是怕连累我对不对?我跟你杨斯墨搅在一起以后,就没怕过连累不连累的,你生我生,你死,我也不活了!”

    “……你特么有病啊,谁要死了,要死你自己死去!”直接把她从子里丢了出去,“别来了!”

    决绝的关上门,关悦闭上眼,泪流满面。

    她知道这件事有多危险,也知道他有多执着,原以为,自己能改变他,能让他回转心意改变主意,可是太高估了自己,此生,他只对一个女子那般执着过。

    杨斯墨大步的走到茶几前,将她方才留来的那杯酒一口喝干,才觉得舒服一点。

    关悦不懂,她不会懂,只有自己亲手做点什么,才能觉得对得起阿阮,否则的话,会觉得一辈子都于心不安。

    阿阮,阿阮,我不会让你白死的!

    此时如果他照照镜子,一定会发现自己双目赤红,双手紧握成拳。

    他做什么,不需要人理解,也不需要有人陪同,他有他的坚持,他的不得不做,可是没有理由让任何人陪葬,如果注定要地狱,就让他一个人去好了!

    至于锦涵,交给一鸣,也就放心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