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蜜跟她这么多年的朋友.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沉吟了.“陈烨倒是也不主动跟我说话.可是偶尔也会有疑问.有点反应的.他只是不想跟人沟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并不是智障低能.所以我想.如果让他熟悉了.打开了心结.也许还是可以的吧.”

    这也是她这么多年以來努力的目标.她只希望陈烨能够跟正常人一样.可以好好的沟通.可以自己独自的生活.那她就心愿了了.

    “唔.这样说的话.也许我可以试试看.”想了想.她说道.

    “试什么.”陈蜜愣了.沒明白她的意思.

    “沒什么.我的意思是.试试能不能努力让陈烨做出回应.能帮你一把.”小染回答道.

    “小染.谢谢你.”她陈蜜此生能交到这样一个朋友.也算是福气了.就算自己曾经利用过她.可是她还是对自己这么关心.

    “说什么傻话.我只是尽自己的一份力.不好说能不能成功.”她其实也想问问陈烨.知不知道曾经來看过他的男人.

    陈蜜点头.“我知道.我努力了这么多年.都沒有什么成效.我也沒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还是很感谢你.”

    “那我以后再來看你.”小染站起身來.

    摇了摇头.陈蜜说.“你别來了.我的意思是.不要來的这么勤快了.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有孩子要照顾.不要总往我这里跑.我这儿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晦气.”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迷信起來了.”小染忍不住笑.“好了.你放心好了.我会照顾陈烨的.你好好表现.早点出來.”

    陈蜜微微颔首.

    …………

    考虑了很久.莫小染还是决定去疗养院再看一次.不过这次.是自己一个人.

    如果小姨再跟着.一定会劝她.她现在想听的不是劝.是支持.就当她任性.她想问个究竟.

    卓越如果去国外了.如果坦白跟她说过不去了.她都可以试着去接受.但是明知道就在眼皮子底.可是不见她.连孩子都不见.到底为什么.

    曾经深情款款的男人.真的可以绝情到这个地步.

    心里怎么也不肯相信.她想找到卓越.再见见他.也问个明白.如果真的就这样永生不见了.她也要死心个彻底.

    把孩子交给了路天娥.只说自己约了人谈一笔生意.现在她的微商发展的还不错.也能赚些钱.

    自己开着车往疗养院去了.谁都沒有告诉.手紧紧的攥着方向盘.心里却是紧张的不行.

    她很希望能看到点什么.但是又怕什么都看不到.

    结果车子开到半路.突然就抛锚了.眼看着疗养院就在前面不远.在这个地方.简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打了几次火.死活都打不着.一恼火.直接了车往前走.反正也不远了.先去了再说.车子就丢在这.等会儿打个电话叫辆拖车來就是了.

    因为是打着要去看陈烨的幌子.所以手里还提着不少东西.这是一条上山的路.走起來很有些辛苦.

    等她到了疗养院门口的时候.脸上身上已经出了不少的汗了.

    “你好.我來看陈烨.”來过几次.总算是比较熟悉了.登记一就直接进去了.

    她并不是很着急的往里走.而是一边慢慢的走过院子.一边往四看过去.

    周围的都是些年纪大的人.不算多.今天天气沒那么好.也晒不了什么太阳.大多是闷得慌.出來走动.

    有些人巴巴的朝她看过來.这里送进來的.能有人进來看.都是件很值得羡慕的事.所以他们看到人.都会很激动.

    看着这些眼神.小染心里免不了有些心酸.虽然跟自己沒什么关系.可是真的挺可怜的.

    普普通通的疗养院.房子也略嫌破旧.卓越……他会在这附近么.还是专门过來看陈烨的.

    那个來看陈烨的人.真的会是他吗.

    一边走一边看.冷不防撞上一个人.

    “院长.”愣了愣.沒想到正巧碰到的是院长.

    “你好.莫小姐.又來看陈烨啊.”院长笑容可掬的说.

    “是啊.”她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姓莫.”

    “莫小姐來过了.又给我打的电话.登记册上自然有您的名字啊.”院长笑着说.“陈烨是您的弟弟.您很关心她的.”

    “不是.他是我朋友的弟弟.我朋友有事來不了.所以我帮忙照顾一.”简单的说明.并不想就这个问題详说.“对了院长.最近有沒有别人再來看过陈烨了.就是我上次跟您提过的那个男人……”

    “哦.这个真沒有啊.不然的话.我肯定通知您了.您不是打电话说让我留意一吗.”院长笑着说.“怎么.莫小姐不相信我.”

    “不不.我只是问一.怕您忘了.”赶忙澄清.然后说.“那院长您忙.我去看看陈烨.”

    “好的.”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院长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沿着走廊往里走.以前她都是直接走到陈烨的房门口.今天心里有事.所以左右的看着.每间房的门基本上都是关着的.偶有两间沒关.而已都是年岁大的人住的.虚弱的**着.这里透着一股陈腐的气息.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很压抑.尤其这里不怎么透光.相比外面的敞亮.这边要闷得多.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本來就是老楼.也沒什么资金补贴过來.只能这样将就了.

    步子纵然走的慢.也还是到最里面了.她敲了敲门.“陈烨.”

    自然是沒有回应的.便推开门走进去.看到他在里面.还是一个人.心底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陈烨.”她唤了一声.也不能真的就只是來看看卓越在不在的.既然來了.就应该关心一.

    沒有回应.她走到陈烨的面前.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看.你姐姐让我给你带的东西.”

    说话间.就看到他的眼睛眨了一.

    不管是不是巧合.总归是有了反应.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安慰.“陈烨.你也很想你姐姐的对不对.”

    说完一句话.就停顿.等待他的反应.

    陈烨不支声.不过眼睛倒是一直看着她的.

    莫小染觉得.这是一个好现象.不管怎么样.有能让他起回应的词就很好啊.

    “你姐姐呢.也是很想念你的.只是现在她因为有事.不能來看你.但是她真的很惦记你.你一定要快点好起來.这样你姐姐看到你的时候也会很开心的.”她一口气说了好多.关键是.陈烨都一直安安静静的听着.看上去神情很专注.

    这样的话.莫小染就觉得特别高兴.“陈烨.你想不想你姐姐.如果你想的话.就说出來.”

    可是.他还是不说话.

    咬了咬唇.她想了想再说.“那……如果你想你姐姐的话.就点点头.我就知道了.”

    沉默了一会儿.莫小染就紧紧的盯着他.看着他的动作.

    很轻微的.一点点.颔首了一.虽然只是微微的动作.不是很明显.但她还是看到了.很是激动.“所以.你还是听得懂我的话的.所以.我说的话你还是听进去的.对不对.”

    如果能听进去.就意味着周遭发生的一切.对他來说不是茫然的.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说.或者不肯说而已.

    陈烨还是不回答.但是她已经觉得很足够了.

    这么多年.能有一点点的回应就很不错了.一步步來.自己很心急能怎么样.也得慢慢來.不能逼得太紧了.

    “好好.你好好的生活.等你姐姐出來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莫小染现在很高兴是真的.真想让陈蜜自己亲眼看见一.也高兴高兴.

    看着她.陈烨一言不发.好像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手里拿起一个苹果.就清脆的啃了一口.

    “等等.苹果还沒洗呢.我帮你洗洗.”她连忙拿了过來.

    去洗干净苹果.坐在窗边削着皮.她其实不是特别的会削皮.只不过后來为了照顾安安.所以学会的.但是不熟练.

    慢慢的.她一点点的转动着苹果.然后和陈烨说着话.“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放开自己的心.不肯跟外界沟通和交流.但是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因为你姐姐就是个好人.对不对.”

    她只是说着.也沒有去看陈烨.不指望他会有过多的反应.“不过如果你真的会跟我说话.那就很好了.这样我就不必这么挂心了.会知道來看你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了.”

    手里的动作停顿了.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会是他吗.你说.是不是他呢.”

    “可是.如果他都肯來看你.为什么不肯见见我呢.就算有苦衷.总要告诉我啊.他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她摇了摇头.心里很是郁闷.“算了.等你康复了以后.也许就能告诉我了.或者.不用等到你康复.我自己就能找出答案.”

    说着.把手里的苹果递给了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