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的。身体晃了晃。莫小染一瞬间看上去憔悴了很多。这时。似乎有人也往这个方向走过來了。她慢慢的松开拽着卓越的手。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只是那笑容显得让人那么伤心。她淡淡的说。“好吧。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卓越。此生。永不再见。”

    说完。她转过身。大步的走了。

    她步履很匆忙。以至于跟來人撞了个满怀都沒有发觉。只是想着不能再让人看到她掉眼泪。快步的离开。

    长舒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松懈來。程欣轻声唤道。“卓越……”

    “好了。有什么。回去再说。”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垂着头往前走去。

    看到迎面而來的是院长。眸光闪了闪。分明看到他唇角隐秘的笑意。

    擦肩而过。回到子里。有点闷闷的。

    “你后悔吗。”程欣低低问道。其实她是怕他会后悔的。毕竟那还是他的妻子。手上还有孩子这个砝码。所以自己心里。也沒有十足胜算的把握。

    “如果后悔。刚才我就不会让她走了。”卓越说道。“你到底怀疑够了沒有。要不要我把心给挖出來。”

    “如果挖心就能看出來。我还真不介意你做。”程欣幽幽的说。

    “你……”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沒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來。

    程欣笑了笑。“好了。跟你开玩笑呢。我只是沒想到。她会找到这里來。而且会遇见你。你们……”

    “我说是巧遇。你会信吗。”他反问道。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她温柔的说。“你说什么。我都信。只不过。闹成今天这样。你就一点点都不心疼吗。”

    别说他了。自己看着都有点忍不住心疼。

    想当初小染结婚的礼服。都是她亲自定做的。他们的婚礼自己也是参加的。她沒成心想要破坏。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注定了是要负一个人的。”他叹息着说。“好了。既然已经结束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了。以后。你也可以放心了。”

    “卓越。我从來就沒有不放心你。”她一脸认真的说。“我会说服组织让你加入。”

    “你们组织的领导人一定是个女人。”他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程欣愣了愣。“为什么。”

    “有句话叫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对你种种刁难。一定是女人。”卓越很肯定的说。

    先是一愣。旋即程欣笑了起來。“不是。”

    “男人。”

    “我也不知道。总之。你到时候见gr的首领。第一时间更新 你就明白了。”她顿了。似乎有点犹豫。“确切的说。我也不知道那是真正的首领。还仅仅是接线人而已。”

    “什么意思。”他怎么有点越听越糊涂了。

    “我从來沒有见过他们的真面目是什么样。也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他们都用了变声器。”程欣几乎已经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秘密都透露了。

    卓越有些震惊。“怎么可能。你不是加入这个组织已经有些年头了吗。”

    “是。”这一点她不否认。“但是gr组织之所以能够存活那么久不但沒有被消灭。还不断壮大。就是因为他足够的神秘。”

    顿了顿。她接着说。第一时间更新 “每个据点都会有不同的联络人。不同的联系方式。负责单片的。说起來其实跟我们当初的训练手法有点相似。我甚至有时候怀疑。这个组织的头目。就是经历过这种训练的。完全把这种手法运用的娴熟。”

    “这么说起來。就算是你。知道的也不多。”卓越是真的沒有想到。这个组织真的远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

    幸亏闹了今天那一出。让程欣完全的相信了。不然的话。真的就是功亏一篑了。

    “现在的感觉好奇怪啊。就好像我们在联手调查这个组织一样。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程欣有些感慨。

    见不得光的日子。不见的好过到哪里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杨斯墨表现的怎么样。”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題。不能让她对自己起疑心。

    “他。”冷哼一声。程欣说。“迫不及待的想要邀功。我觉得。这个人早晚会成为我们的阻碍。”

    “会吗。”卓越淡淡的说。“会不会是你太草木皆兵了。”

    “我有直觉。”程欣说道。“算了。今天晚上。我们就执行你的计划吧。”

    “你不反对了。”卓越有一点点意外。她之前是很有些反对的。

    “反正风险都已经冒了。所谓富贵险中求。要死我们一起死。”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定了决心。

    低头看了看交握的手。卓越说。“富贵险中求……这可真的不像你。”

    “人都是会变的。一如你我。”她苦笑了一。有些无奈。

    …………

    莫小染一个人沿着路边往山走。她身体晃晃悠悠的。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一样。连手机在响都沒有听见。

    卓越。卓越……真的是他。真的真的是他。

    可是还在难过什么呢。这个结果。难道不是她自找的吗。

    明知道此行很有可能就是这样。可她还是來了。那么。她要的结果已经有了。还在难过什么。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磨蹭到抛锚的地方的。第一时间更新 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揉了揉眼再看。车子果然就不在了。

    可是转了几个圈。这明明就是方才抛锚的地方。她绝对沒有记错。

    真是人善被人欺。真是祸事成双。怎么就这么倒霉。

    一辆破车停在这里还会有人偷的。老天就非要跟她过不去么。

    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才发现有好几个未接來电。一个是家里的。还有三个是相同的不认识的陌生号码。另外就是小姨打了有好多遍。

    略思忖了一。整理情绪先给家里打过去。第一时间更新 “妈。”

    路天娥一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叫道。“小染啊。你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來啊。打你电话也不接。安安要妈妈。怎么哄都不行。你快回來吧。”

    听说孩子要妈妈。心里急的不行。可是就算再急。眼也沒车子。

    只能先说。“妈。我马上就回來了。在路上。我的车好像……被偷了。我这就回來。你别急啊。”

    “什么。车被偷了。”路天娥惊叫一声。

    “沒事沒事。我回來再说吧。您再帮帮忙。”整理自己的情绪。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挂了电话又给小姨打了过去。

    “小染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干什么去了。电话也不接。都快急死了你知道吗。”莫悠然忍不住念叨。

    “沒事儿。我就出來办点事。是我婆婆打电话给你的吧。”她一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对对。你已经打给她了是吧。可把她急坏了。也把我急坏了。你小舅妈已经过去帮忙了。”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了一句。

    “啊。”莫小染倒是沒有想到。有点意外。“小舅妈过去帮忙了。”

    “是啊。都急成那个样子了。找不到你。还不先过去看看孩子。你说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不怪小姨的念叨。她心里也是有点内疚的。自己执着的要寻找一个结果。现在是找到了。然后呢。

    “小姨。我是手机沒听见。你能來接我吗。我车……好像被偷了。”她小心翼翼的说。

    “什么。。”

    莫悠然虽然忍不住念叨。终究还是來接她了。“你说说你。你说说你……”

    了车。指着她的鼻子。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跑到这里來干什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好端端的车子怎么会被偷的。”

    叹了口气她说。“我也不知道。我车子抛锚了。实在沒办法就先丢在这儿了。然后去办事。回來就发现不见了。”

    “一辆抛锚的破车。也有人稀罕。还在这个地方。”莫悠然左右看看。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不对啊。小染。这里好像是……去疗养院的方向吧。”

    脑中灵光一闪。“你去疗养院了。你背着我又去了。。你不是吧。”

    默然。算是承认了。

    “你怎么就那么固执呢。你去了能找到些什么。找到他了吗。”她侧头问道。

    沉默了。她默默的摇摇头。什么都不想说。

    “所以你就不肯听话。你看孩子在家里急的。你跑到这里干什么。他如果真的有心要见你。不早就见了。。”

    是啊。小姨说的也沒错。如果他真的有心。早就见了。自己何必心心念念。大老远的跑过來。

    真是自取其辱。

    “小染……”唤了一声。看她脸上有点难过的样子。也就不忍心说去了。“算了。你车抛锚了。就沒叫过拖车吗。”

    “叫了。不过沒看到。”她回答道。

    “沒看到难道也沒给你打过电话。太过分了。投诉他们。”莫悠然愤愤不平的说。好像要把所有的火气都发到这件事上。

    她这么一说。莫小染愣了。“对哦。我好像还有四个未接电话。我看是陌生的号码。就沒管。难道是……”

    “你个笨蛋。打过去啊。肯定是人家來拖车沒看到你。打你电话又不接。骚扰电话也不会固执的给你打四个啊。”真想戳上她的脑门。挺聪明一孩子。想什么呢都。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