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许久,才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冷笑,“就算你声名在外,我们组织,也不是谁想加入,都可以的。”

    如果没有足够的谨慎,也不可能发展到了现在,太多的先例让他们不得不小心。

    “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你们想要的,如果让我加入组织,想必你们一定会有绝大的好处。”卓越说道。

    “哦?说来看看,你的筹码是什么?”显然,对方起了兴趣。

    “我熟悉详细的军事基地和作战部署,以及军方的应对方式,我可以给你们带来无尽的资源。”他回答道。

    这个是他最大的筹码,对方不可能不动心,果然那边陷入再一次的沉默。

    程欣有点儿紧张,组织这样三番两次的沉默可是很少有的,当然可以理解为对卓越是很看中的,但是换个不好的角度,就是他们对卓越也极其的不相信。

    她不明白,像杨斯墨那样的人,都可以吸纳进来,为什么反而卓越不可以。

    “你有什么可以值得我们相信的。”对方说道。

    “只要组织上需要,我可以随时效命!”

    “那你有什么需求?”必须要确保绝对的交易,才能让人相信你是真的想要合作,不然的话,凭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

    “我需要你们庇护我的安全,你们也知道,我现在是众叛亲离的处境,还有……我给你们带来巨大的利益以后,我想跟程欣退隐,去过平淡的日子!”抬起手,将她揽入怀中,一脸认真的说。

    程欣心里突地漏跳了一排,她没想到,卓越会在组织的面前说这些。

    “呵呵,你的口气倒是不小。”其实庇护自然算不了什么,可是想要退隐,组织还没有人能安安稳稳的退隐过。

    “我相信,等你们尝到了我带来的甜头以后,就绝对会觉得,我不算大口气!”他微微一笑,很是自信。

    “好!不过如果让我们发觉,你有什么别的企图,或者上报的信息不准确,你也会知道后果!”对方的声音很冷。

    点了点头,“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这,对方是真的沉寂了去。

    等了一会儿没有声音,程欣便关掉了,忍不住说他,“你干什么打这种包票,谁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一定能成功,万一……”

    “没有万一,我们既然做了,就是要确保百分百,为了以后,我不得不拼一把!”他轻声的说。

    程欣叹了口气,听到他说,“gr组织里的人到底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个领导者绝对不是一个人!对方很明显是有几个人,他们在商讨,在研究。”

    “这个我知道,不过我也不清楚,究竟到底是有几个!”程欣颔首。

    深深的看着她,似乎在衡量她话中有几分真假,卓越说,“如果你都不清楚有几个,那别人就更加不清楚了,我就不相信,难道他们除了这种仪器,就不需要跟人沟通的吗?难道就没有人真的见过他们吗?”

    他的话引起了程欣的警觉,“你为什么一定要见他们呢?我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完成任务,听从安排,赚取酬劳,仅此而已!”

    “难道你就一点点都不好奇吗?”卓越问她。

    “不好奇!”摇了摇头,她说,“这些年来,我已经学会了一句话,什么叫做好奇害死猫!太多的好奇心,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害死自己!卓越,如果有一天你加入了组织,也一定不要太好奇!”

    她说的很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卓越明白她的意思,不过她却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目的。

    “放心好了,就算我好奇,也得上面给机会,才能查到什么。”他笑了起来,“你不必这么紧张。”

    “我只是太担心你!”把东西已经收拾起来恢复原样,她说,“就算是组织里,也分帮结派,各自会有些不服气的,随时等着把你拉水的小人存在,一定要当心!”

    想了想,他说,“你是说……院长?”

    “他还不算什么,还有更厉害的角色,好在不是我们这边的,我曾经见过一次,但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程欣摇摇头,“卓越,答应我,不管怎么样,都要以自己的安全为先,在组织里,首先要做的就是活来,只有好好的活来,才会有未来!”

    两只手捧起她的脸,卓越看着她的眼睛,“告诉我,你这样活来,是不是很难?”

    程欣看着他,“曾经是,不过和你在一起以后,什么都不难了!”

    她现在是真的挺满足的了,也许相对失去了自由,可是人生在世,有谁拥有真正的自由呢?

    …………

    自从莫小染认定了卓越是有难言之隐,他并不是真的如自己所说的那样以后,心情明显变得明朗了许多。

    不再纠结,很多事情也想开了,既然他有苦衷,等他把事情都办完了以后,一定会就回到自己的身边的。

    她虽然不知道他在执行什么任务,但是相信他,一定能够出色的完成。

    她的欢快,看在每个人的眼里,都是有不同的想法的。

    路天娥是觉得她忽然之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而莫悠然则以为她是痛定思痛想通了。

    只有卓广义,把她点点滴滴的变化都看在眼里,默然不语,也许,这样也好吧?

    “喂喂!”路天娥还是这样叫他,不过他也大半辈子都习惯过来了。

    “干什么?”她的手要把自己的衣领都给揪皱了。

    “你有没有看到,她最近的变化?”用手指了指外面,阳光,莫小染正在晒衣服,显得格外的开心。

    “好像有点,变得开朗许多。”卓广义点点头。

    “你不觉得不对劲吗?”路天娥拧着眉头,“之前她一直都很难过,这两天每天都神采焕发的,那种感觉……”

    “难道不好么?难道你希望她一辈子都闷闷不乐?”卓广义反问道。

    “当然不是!”她立刻反驳,“只不过我是觉得她这样的变化实在有点太大了,会不会是……外面有人了啊?”

    卓广义拧起眉头看她,“想什么呢你!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我看你是在家太闲了!”

    “哎,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现在能耐了,敢这么说我!”路天娥立刻叫了起来,“你还真是,男人就是粗心,这都看不出来。她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那会儿刚跟卓越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卓越现在这个情形,你说她是不是耐不住寂寞了,外面又找了一个,所以才这么高兴啊?”

    卓广义简直有点哭笑不得,她这想象力可太丰富了,“就你想的多!我看小染不是那样的人!就算真的是,那现在卓越这样,她再寻找自己的幸福,怎么了?”

    “亏你说的出口,啐!”路天娥很是唾弃,“那是你的亲儿子,还找寻自己的幸福,那卓越怎么办?他俩这可是军婚啊,她难道要红杏出墙?”

    路天娥倒不是针对她,只是心里很不安。

    “什么红杏出墙,现在可不是旧社会了,你这都胡说八道什么,去去,别想太多了,买点儿菜去,我饿了!”他现在对路天娥不再像是过去那样,倒是自然了许多。

    “不去!”路天娥赌气呢,“卓越现在落不明,我们就应该帮他看好儿媳妇和孙子,你说如果小染真的在外面再找了一个,要把安安带走怎么办?”

    卓广义这是心里明镜儿似的,他清楚莫小染为什么这么高兴,她这是认定了卓越是有难言之隐,不是背叛了她,更不是背叛了国家,所以才会这么高兴。

    可是这事儿,又不可能跟旁人说,也真难为小染了,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都是闷着自己一个人承受着。

    “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晒好衣服回来了,站在门口唤了一声,瞬间,路天娥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

    “你方才的话,我听到了。”她不紧不慢的说,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小染,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想解释,就听到她接着说,“妈,我只是想说,我相信卓越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顿了,她又接着说,“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就算卓越真的不回来,我也不会再找别人,更不会给改嫁,我会自己带着安安过,也会替卓越照顾你和爸爸,还有cries的!”

    有些话,一旦挑明了说,反而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路天娥讪讪的,“那个……你也知道,妈这人就是口无遮拦,这事儿你也别放在心上,我其实看到你开心,也挺高兴的!”

    “妈,我知道,我不怪你!”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卓广义,“爸爸,你也别怪妈,我说的是认真的,卓越回来,不管多久,我都等,他不回来,我带着孩子,等他到辈子!”

    “小染,真是委屈你了!”他语带双关的说,心里更加觉得亏欠她的。

    她摇了摇头,其实真的觉得不委屈,只要卓越没有背叛,没有做薄情负心的人,她就不委屈。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