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备司令部.

    卓广义在自己的办公室.在等待.等一个重要的人物到來.

    不一会儿.门开了.进來的人也同样是一身军装.看着他道.“等很久了吧.”

    “也不算太久.”他淡淡的说.“现在总算是已经打入内部了.相信这个案子.应该很快就会了结了吧.”

    “哪里就有这么容易.”摇摇头.对方很不以为然.“如果这么简单.就不会筹备了这么多年.你知道这个GR组织.各国都在剿灭.不过总是容易死灰复燃.就是因为难以打入内部.现在才刚刚接近.而且目前接触到的到底有多少.还很难说.”

    “这样说起來.卓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卓广义的面色有些凝重.

    “怎么.老伙计沉不住气了.”蒋晨笑了笑.抬手拍在他的肩膀上.“你以前可不这样.”

    “你也知道.卓越是新婚燕尔派去的.我的压力不小.他的压力更大.面对儿媳妇.总是觉得很亏欠.”他叹了口气.

    其他的压力也好.还是困难也好.都是可以克服的.但是对着小染.还有安安.总是觉得无比的歉疚.

    “我知道.这件事上.你们家的付出很多.但是这不也是沒有办法.真就是除了卓越.谁上都不合适.”顿了顿.“谁能想到.早几年.对方也会派人潜入我们.训练了几年.还好沒有侵入内部.不然的话.真是不堪设想.”

    当初蒋晨曾经给他们讲过课.就见过程欣那个女孩子一面.当时觉得这女孩子不简单.将來是可塑之材.沒想到后來却退学了.而且……竟然会是间谍.

    “所以对方才会对我们的训练和对战模式这么的熟悉.”皱了皱眉.卓广义说.“可是.让卓越向对方透露假情报.如果被对方发现了.脱身方面……”

    蒋晨笑起來.“谁说是假情报了.”

    “什么..”

    “如果是假情报.怎么能取得对方的信任.进而探得更多.”他说.“所以.情报是真的.他们会得手.也一定是真的.”

    “这样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吧.”卓广义有些不能接受.

    “要一举铲除这个犯罪组织.不得不大本钱啊.”叹了口气.蒋晨说.“卓越都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了.总不能徒劳无功吧.你也放心好了.就算本钱.也不会让我们自己损失惨重的.最多是让他们尝一点皮毛的甜头.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将來一点一滴.都会让他们还回來的.”

    他微敛眼眸.看來是已经有了详细的部署.

    “这样自然是最好了.这么多年的努力.也有不少的同志都为此牺牲了.希望这一次.能真的解决.”他说.

    “这次的任务完成以后.卓越肯定要提拔了.到时候.你可要好好跟我喝上两杯.”蒋晨把帽子戴起來.看來是准备出去了.

    “他现在跟你联络的勤快吗.”似乎想起了什么.蒋晨转过身问道.

    愣了.卓广义摇摇头.“你才是他的直接联络人.我已经说过了.让他直接联络你.非紧急情况.不要找我.”

    “真是难为你.能这么大的决心.”蒋晨笑了起來.“不过你做的也对.非常时期.非常对待.现在就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日子.熬过去就好了.”

    点了点头.跟蒋晨握握手.还能怎么样呢.只能希望.一切都会好起來的.

    …………

    杨斯墨接到了一个神秘代码.这个神秘代码.是放在一个文件袋里.然后就放在他书房的门缝里夹着的.

    看到的时候.有点惊讶.左右看了看.保镖都是随身跟着自己的.应该沒人.

    “有什么人來过吗.”沉声问着.心里知道.大抵不会有什么答案.

    “沒有.”

    果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

    进了书房关上房门.这才打开文件袋.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了一行的代码.

    皱了皱眉.他虽然不是很懂这些.也知道绝对不是无意义的代码.

    想了想.大致搜索了一这种代码是哪一种的可能性.然后找到了相应的代码书卷.

    看來对方应该是考验自己.不然的话.不会用这种较为初级的代码.如果用的是比较高级的.自己一定就沒有办法了.

    代码破译出來很简单.就是一句话:十二号上午九点.中山公园东门第三个长椅.

    就这么一句话.沒有说干什么.也沒说是谁.更沒说是什么意思.

    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呢.

    往后靠了靠.看着那纸条上的字.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书房.不是什么禁地.却也不是谁想进就进的.外面的保镖都沒有发现.那就是里面而來.想到这里.忽然后背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猛然站起身.左右看看.

    打开窗户又往外看了看.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沒有.

    窗帘被夜风吹的猎猎作响.他被风一吹.也清醒了几分.

    如果对方想要他的性命.完全可以趁着他分神的时候取了.何必要发纸条这么麻烦.

    中山公园.那里平时人不算少.早上九点.刚好晨练完了的人会经过.又是门口.岂不是人來人往.

    如果是相约.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容易引人注目的地方.

    太多的疑问.不过他想.也许只有去一趟.才能解开这些谜团.

    他不打算告诉程欣.他的事.不需要她知道.

    十二号來的很快.一早.他就來到了纸条上说明的地方.从东门慢慢的走进去.心中默数着.來到第三条长椅.这里已经坐了一个老太太.

    满头白发.看到他.仰起脸.眯起眼睛笑了起來.

    脸上的皱纹绽放出一朵花.老太太笑了笑.又低头.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膝盖.

    在长椅的另一侧坐了來.他开始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來往的人不少.他每个都盯着看.每个都觉得像是给他纸条的人.每个又都不像.

    “小伙子.锻炼.还是等人啊.”老太太开口了.声音颤巍巍的.

    “坐坐.”他淡淡的说.目光上游移.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老人.

    看上去年岁挺大了.头发已经全白了.皱纹也很多.以至于显得眼睛特别的小.但是看上去很和善.“老人家晨练啊.”

    “老了.练不动了.走走.”老太太站起身.弓着腰.“再见.”

    说完.慢慢的朝着公园外走去.

    杨斯墨抬腕看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时近中午.几乎沒什么人.该吃饭的吃饭去了.该回家的回家了.难道是被耍了.

    这样想着.站起身.思量是要离开.还是继续等.

    就在这时候.忽然看到长椅好像有什么东西.弯腰看了看.是一个信封.

    心念一动.捡过來拆开.果然又是一张纸条.还是一个代码.

    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扫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代码.幸好把破译代码的书给带着了.不然就是傻眼了.

    一条条的翻找着.最后拼凑出來是:搭小巴2路到滨湖大道.直行三百米.

    把纸条给重新折好放进信封里.然后塞入怀中.想着要不要去.

    如果还是看不到人呢.

    等等.如果看不到人.这个信封是哪里來的.一早就放在这的.不怕被人捡走吗.

    突然就想到了刚才的那个老太太.难道她是.

    沒有确凿的证据.只是一种直觉.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

    这般的谨慎.小心翼翼.又是代码又是接二连三的提示.是个陷阱.还是考验.

    不过.既然都已经开始了.那就继续去.寻找出一个答案吧.

    小巴2路.

    这一次.他沒有完全的遵照指示.不过就是滨湖大道.并非小巴才一定会到.

    这样想着.伸手拦了辆车.“滨湖大道.”

    “对不起.不到.”沒想到.的士司机却拒载.

    “不到.”很是惊讶.难道对方是耍自己的.

    “对.那边现在在修路.过不去.”的士司机说道.

    “可是我朋友说.什么小巴2路可以到的啊.”他第一反应就是被耍了.

    可是司机却说.“对.小巴2路是可以到.唯一的一条公交线路.我们都不好过去.怕影响交通和施工.只有那一辆车到.”

    谢过司机了车.站在站台边上.陷入了沉思.

    对方真的是把一切可能性都考虑进去了.连市政施工修路.都算在内.就算自己开车.只怕也到达不了.

    他开始觉得.事情越來越有趣了.如果小巴2路.是不是还会发生什么.

    等了约莫半个钟头.总算來了一辆.已经时近中午了.他的兴致正高昂.开始觉得整个事态的发展愈发的有趣了.

    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是这样的煞费苦心.应该不只是恶作剧那么简单.也许.等他解开所有的谜題.就知道答案了.

    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的风景.想着对方是谁的可能性.眯起眼睛打量着车上的每一个人.猜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玄机.

    小巴上的人并不多.可能因为这条线路施工.所以过去的人也不多.显得格外的安静.越是安静.就越发让人觉得蹊跷.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