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巴上的人都是昏昏欲睡.报站提示到了滨湖大道.杨斯墨左右看了一.发现并沒有人有要车的迹象.便自己匆匆了车.

    车.步行三百米.心里估算着距离.看着前方.根本还在施工.

    有些工人带着黄色的安全帽.紧张忙碌的工作着.他在想.直行三百米.能走的过去吗.

    正思考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边上是个大大的.绿色的垃圾桶.垃圾桶的面.好像有一个牛皮纸袋.

    心念一动.蹲身把那个牛皮纸袋捡了起來打开.果不其然.一个新的代码.

    他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淡定自若的翻译着代码.这一次.只有四个字:任务完成.

    整个人一就愣住了.

    任务完成.什么任务.怎么就完成了.自己怎么一点点都不知道呢.

    就感觉这样兜了一个圈.然后又回到了起点.人沒见到.东西也沒见到.什么都沒看到.最后就來了这么四个字.不会真的是谁的恶作剧吧.

    可就算是恶作剧.目的是什么.只是为了耍他.对方是什么人.

    自己心里一点都不清楚.隐隐约约似乎有个答案.但是又不敢肯定.

    抬起头.朝着四处张望了一.并沒有人注意他.

    因为修路.所以这里的人烟稀少.只有那么几个工人.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沒人会留意这里有一个人傻乎乎的杵着.

    杨斯墨思忖着.就这样离开.还是找寻点别的线索.

    轰隆隆的机器轰鸣声.让人无法集中注意力.他现在在这里.倒是形成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忽然.冷不防有人拍了一他的肩膀.吃了一惊.猛然转过身去.

    这里声音太大.所以都沒有察觉居然有人在他的身后.“干什么.”

    过大的反应让对方也吓了一跳.是个憨厚的工人.看到他看向自己.一咧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说.“这里是施工重地.沒事的话.请你赶紧走.别在这里.免得危险.”

    这是在赶他走呢.杨斯墨皱了皱眉.“请问你有沒有看到陌生人來到这里.”

    “陌生人.”挠了挠头.对方似乎在认真思考.

    “有啊有啊.”他连迭声的说.

    “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他來干什么.”心头一喜.顿时很紧张的问.

    “我怎么知道.这里天天很多陌生人经过的.喏.你也是陌生人啊.”工人挥了挥手.“快走吧.别耽误我们干活了.”

    杨斯墨还想说什么.却看他已经背转过身.朝着相反的方向去了.

    看來是问不出什么线索了.

    握了握手里的纸条.还是先离开这边再说.噪音快让他的耳膜都破了.

    快步的离开这里.暂时也沒有什么头绪.只能先回家了.

    等他回到家.解开衬衫的纽扣.感觉这一天.好像被人耍了一样.

    想了想.握着那个牛皮纸袋回到书房.想要把所有的线索重新整理一遍.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疏忽或者不对的地方.

    刚走到书桌边上.整个人都震住了.

    第一反应就是左右看看.然后又迅速的走到窗边.窗帘打开.其他房间的门打开.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并沒有可疑的痕迹.看來对方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进來的.

    书桌上.静静的躺着又一个牛皮纸袋.不用说.里面肯定又是一份代码.这人还真的玩上瘾了.

    把所有的纸条挨个的放好.并排在一起.看着上面的代码.都是用电脑打印出來的.显然对方不想留一丝一毫的证据.也可以说.不想自己认出他來.

    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冒着被这么多保镖发现的风险.耍弄自己一.应该沒有这么简单.

    这样想着.耐心的去翻译最后一份代码.

    这份跟之前的都不太一样.他很费了一番的周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沃尔逊.七七三五二.

    这又是什么意思.沃尔逊是潮湿.超市七七三五二……

    猜测不出真正的含义.难道说.还要往超市再跑一趟吗.

    他的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一张张看过來看过去.细细的研究.

    至少从表面上看來.沒有什么区别.正在思考着.听到外面传來了动静.赶紧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起來.然后站起身.走了出來.

    刚走出书房.就看到杨一鸣领着杨锦涵进來了.

    这有好些日子沒有看到女儿了.说不想.是假的.

    “锦涵.爸爸.”不管怎么样.终归是他的大哥.也是锦涵的爸爸.所以他还是会带着锦涵來看看他.

    锦涵靠着他的腿.就是不往前一步.小姑娘现在看上去跟小公主似的.也沒有以前那么怕人了.看人的时候.似乎也少了几分敌意.除了对着杨斯墨的时候.

    “锦涵.”杨斯墨轻轻的唤了一声.然后蹲身來.

    他是矛盾的.

    他渴盼着孩子能够奔过來扑进自己的怀里.跟他亲近一点.但是意识又希望她能远离自己.这样以后才能真正的保证她的安全.

    锦涵只是看着他.不叫人.也不动.

    弯腰.杨一鸣低声的跟她耳语了几句什么.就看杨锦涵仰起头看了看他.然后才小声的叫道.“爸爸.”

    杨斯墨的心里很是激动.起码孩子能叫他.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锦涵.爸爸抱抱.”他很少.说这样温情的话.

    其实也算不上多温情.但是对于他而言.已经很难得了.

    锦涵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杨一鸣.毕竟这些日子以來的心理阴影.不是那么容易就抹去的.

    杨一鸣点了点头.她便走了过去.杨斯墨直接将她抱起.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是他的女儿.他的孩子.是阮儿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了.他应该保护好她.不过也因为要保护好她.却伤害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做的究竟是对是错.

    可是不管是对还是错.路都是自己选的.他终究是要为阮儿寻一个公道的.

    “锦涵乖.”他低声的说着.软软的小身体在他的掌心里.真的就是捧着怕摔了.幸好他还有个弟弟.能够照顾好锦涵.万一自己出了什么事.也能放心了.

    “爸爸.”锦涵怯声的说.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这样.但是跟以前不太一样.好奇怪啊.

    抱了抱.然后将她放.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杨一鸣的肩膀.“一鸣.谢谢你.”

    “哥.说什么呢.”杨一鸣有些惊讶.沒想到哥哥会跟自己说这个.

    “是真的谢谢你.锦涵被你照顾的很好.我看的出來.”他说.“以后交给你.我也放心了.”

    “难不成.你打算以后都让我照顾好锦涵.”杨一鸣听着觉得不太对劲.“哥.我看的出來.你还是很爱锦涵的.那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好好的相处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不懂.”叹了口气.他说.“总之.你帮我照顾好锦涵.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你这是什么话.锦涵是我的侄女.你不交代.我也会照顾好她的.可是她也是你的责任.你更应该照顾她.她也需要你.”顿了顿.杨一鸣低声的说.“她已经沒有妈妈了.不能再沒有爸爸.”

    杨斯墨的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有什么想法.

    “先生.关小姐來了.”佣人來报.

    拧起眉头.他说.“让她回去吧.就说我不在.”

    “你的车子还在外面呢.”杨一鸣戳破他.“算了.还是让她进來吧.”

    很快.关悦就走了进來.看到杨一鸣和杨锦涵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热情的打了招呼.然后看向锦涵.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芭比娃娃.“喜欢吗.”

    “不喜欢.”很果断的拒绝.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关悦却依旧笑了笑.把娃娃塞到她的手里.伸手摸了摸她.“好.不喜欢.次阿姨重新给你买一个喜欢的.”

    “关悦.不要这样宠坏她.”杨斯墨皱了皱眉.小丫头的敌意真是明显.

    “小孩子.沒关系的.”关悦说.“怎么样.现在锦涵是不是越來越可爱了.”

    他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不会是你……”

    转头看向杨一鸣.“你怎么想起來带着锦涵來了.”

    被突如其來这样一问.杨一鸣愣了愣.然后说.“想到你也有阵子沒看到锦涵了.就带她來了.怎么了.”

    看了看他.再看看关悦.分明这两个人是串通好的.

    或许一鸣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带孩子來看看他.却沒想到被关悦利用了.

    她分明想让自己舍不得孩子.然后放弃.

    可是关悦.你都不放弃的希望能说服我.我又如何会轻言放弃.

    上次闹成那样.已经不想再跟她吵架了.杨斯墨说.“沒什么.我也是随便问问.你们來的可真够巧的.前后脚.”

    关悦微微一笑.“那说明大家都很关心你.锦涵也很挂念你.所以.你有机会应该多陪陪她哦.”

    “是啊大哥.锦涵其实还是很需要你的.你有空的话.就多陪陪她.还有公司.也是离不开你的.”杨一鸣补充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