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斯墨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关悦,他明白,这些肯定都是她的主意,不过这个时候,也不会说她什么,只是紧紧的又抱了一女儿,“锦涵,记住要听二叔的话,爸爸不是一个好爸爸,但是你二叔是个好二叔!”

    “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杨一鸣就觉得不太对劲,叫道。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锦涵跟着你,比跟着我快乐。以前没想通,现在想明白了,她的快乐很重要,所以,还是让她跟着你吧!”杨斯墨说。

    “可是……”

    关悦上前一步,站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就像你弟弟说的那样,谁也代替不了你在女儿心中的地位,她已经没有妈妈了,你还要让她失去爸爸吗?不管你弟弟再怎么疼她,二叔和爸爸,是不一样的,你明不明白!”

    顿了顿又说,“如果你妻子还在,会想看到你这样吗?她为你生了个女儿,你就这样对待你们的女儿?”

    “如果她还在,自然一切都不会是这样!”难得的,他没有发火,静静的说,然后看向杨一鸣,“天色不早了,你带锦涵回去吧!”

    “哥……”杨一鸣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他明显不想说话的样子,只能无奈的先走了。

    给关悦使了一个眼色,他知道,关悦也是真的关心大哥的,如果能让他走出阴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你也走吧。”发现关悦没有走,杨斯墨出声道。

    关悦说,“你放心,我自然是会走的,不会赖在这里,不过我想跟你说的是,我如果阻止不了你,我希望你能珍惜自己,尽可能的保护好自己,我相信你妻子真的爱你的话,是不会希望你为了她而牺牲一切的,尤其是,你们还有女儿!”

    “你说完了吗?”他双手插在头发里,不想说话。

    知道他也听不进去,关悦也就不再说了,“珍重!”

    说完,她也走了。

    长舒一口气,他其实明白,他们是真心的为自己好,可是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就没有回头路,这些年以来,一直在为今天做铺垫,不能半途而废,他也不会!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沃尔逊。

    这是城里最大的一家超市,因为来的早,才刚刚开门,还没有什么人。

    七七三五二?他昨天想了一晚上,终于想通了,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一张条形码,拿着那纸条形码,来到了储物柜跟前。

    这里的储物柜特别的多,七七三五二,应该就是密码什么的吧?

    想的也不是特别透彻,大抵猜测如此,就算是被人耍了,他也要弄清楚,是谁耍他,目的是什么。

    拿着条形码,一个个的走过来,发现这些储物柜都是列了编号的。

    跟传统一二三四五的编号不同,这里是从七十开始,一共十排,七十,七十一……七十七,他忽然就想到了七七三五二。

    找到编号七十七的储物柜,把条形码靠在跟前,心里也不是多笃定的。

    要知道,这些超市的储物柜到了晚上都是清空的,这才一大早开门,可是条形码已经是昨天晚上就到他手里的了,能打开吗?

    正想着,只听到“滴”的一声,然后面一个柜子打开了。

    伸头看了一眼,352,果然就是三百五十二号。

    七七三五二,这个意思?!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左右看了看,没有人注意他,弯腰,看到柜子里有个小塑料袋,也不大,看着很普通的样子,就拿了出来。

    再仔细看看,柜子里确实没有别的东西了,这才关上柜门。

    把袋子随意的放在包里,然后镇定的开车走人,一路上卓越一着超市的周围,似乎也没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确切的说,一大早这里还没什么人,所以更不要说可疑了。

    手摸着包里的袋子,想着那到底是什么,触手感觉并不大,也许不是什么大的东西,可是,是谁给他的呢?

    一直回到家,他才打开那个袋子。

    现在几乎养成了一个习惯,里里外外看一遍,然后关上门窗,才敢打开。

    总觉得自己生活在某些人的眼皮子底,可是他又抓不着端倪,除了那个可怖的组织,他想不到还有谁会盯着他,还有谁会这么神通广大。

    确定没有问题了,这才打开,发现是一个很小巧的通讯设备,说是手机也不是,算是比较高级的电子芯片,里面还带了一本小小的简单的说明书。

    翻了翻,他心里霎时就明白了,一切的疑团都解开了,他知道这些东西是谁给的了,还有之前的那些线索。

    再次确定子是密封没有问题的,然后才打开了那个设备,小心翼翼的把耳机塞入,“喂?r先生,我是y。”

    里面传来丝丝拉拉嘈杂的杂音,让他耳朵几乎要痛死了,强忍着那个噪音,过了一会儿,终于噪音消失了,紧接着,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跟在程欣那里听过的一样,都是变了音的。

    “恭喜你,y,你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通过了考验!”对方先是发来贺喜的声音。

    杨斯墨心头一紧,他回答道,“原来之前那些,都是组织上对我的考验。”

    “不然你以为呢?小孩的恶作剧,还是游戏?”对方嘲弄的说,“不过你的表现,组织上还是很满意的,总体来说算是合格,不过你身边的保镖可不够合格,你的防备系统太薄弱,太容易侵入了!”

    “抱歉,我会改善的!”他回答道。

    就知道一定是他们的侵入,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容易。

    这些保镖应付寻常的人自然不成问题,可是他们这些高科技高智商的犯罪,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现在达你的任务!”对方很干脆的说,“从今天起,你经过考验成为合格的成员之一,组织上会单线跟你联系。”

    杨斯墨愣了一,“单线?那也就是说,我以后不用找程欣了?”

    “不,你还是要找她,她依旧是你的上线联络人,我们与你的单线联系,这件事也不用告诉她!”对方却说道。

    “不让程欣知道。”看来,组织上是对程欣不满或者开始怀疑了,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件事都不让她知道呢?

    “对!”对方又说,“虽然这些年,她也立了不少的功劳,确实推荐了一些有用的人,不过也有部分的卧底混了进来,这些人跟她没有关系,可是我们不得不怀疑她的能力。”

    顿了,又接着说,“还有,组织上虽然很欣赏也很希望能够吸纳卓越加入,可是对其忠诚度还是有待考验的。程欣和他的关系不一般,会不会意气用事或者跟他一伙都不好说,所以,你的任务就是监视程欣,如果有什么不对,立刻上报!”

    “收到!”他回答道。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还会再联系你的!”对方看来是准备收线了。

    “等等!”杨斯墨连忙说道,“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什么?”对方显得有些不耐烦。

    “如果有非常重要的线索发现了,也是用这种方式通讯吗?我难道必须一直用这种方式跟上级联络,不能见面吗?”他急急的问。

    那边沉默了很久,杨斯墨不敢多说,就怕说多了惹人怀疑。

    “一般来说,不见面!”

    “收到!”心里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回答说。

    “但是……”他又加了一句,“凡事也总有例外,如果事情非常紧急重要,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你见面的方式!”

    “好,我明白了!我没有疑问了!”杨斯墨按捺着内心的喜悦,尽量平静的去说。

    “好好做,组织上是有意要栽培你的!”或许是为了稳住他,对方又加了一句。

    “您放心,一定不会让组织失望的!”他立刻保证。

    挂了线,杨斯墨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收好,放到了抽屉的暗格里,想了想,外面又加叠了一层书本,这样挡着,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想到里面还有东西。

    看来,组织上对程欣应该属于很不满意了,她自己还不知道,这个组织,果然是有够狡猾的。

    一边让程欣觉得很受信任,所有要加入组织的人,都要经过她的推举,然后她是上级联络人,可是私底,却与她的级单线联系,反用级来监视上级。

    他不知道,自己是第一个,还是最后一个,总之,按照这种作风和惯例来说,应该不止他一个。

    恐怕还有别人,也接过这样的任务,这样一想,程欣也挺可怜的。

    可也别可怜他人,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这一天。

    不过,他也不在乎,他要做到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

    看着程欣又提了大包小包进来,卓越拧起眉头,“次不要带这么多东西了,根本吃不掉,还会引人怀疑!”

    “没关系的,我都放在车里,买的时候其实都是分几次买的。”程欣说,“你在这里不方便,我能多存点总是好的。其实如果不是怕惹人怀疑,我想着搬过来就方便多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