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欣买了吃火锅的料.晚上两个人就在这个小子里.放个电磁炉.也就这么吃上了.

    开着空调.热气腾腾的.别有一番滋味.看着他.程欣忽然就有些感慨.“这样的日子对你而言.是不是特委屈.”

    “委屈.为什么.”卓越看着她问.

    “因为你应该沒有吃过这种苦啊.”程欣喝了一口啤酒.像她这种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自然是吃过了不少苦头.这种日子对她來说.倒不算什么.可是他不同.他的身份尊贵.这样的生活.难免就是委屈了.

    “你怎么知道我沒有.部队上……”他话还沒说完就被她打断.“别说部队上了.那情况不一样.想象一.如果以后都要过这种日子……”

    卓越也同样打断她的话.“那你也相信我.不会以后都过这种日子的.不然的话.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沒有意义.具体的数目.我就不告诉你了.总之你要知道.我在外面的钱.足够我们花上三辈子了.”

    “……”沉默來.就连翻滚的火锅似乎都冷了几分.她垂眼眸说.“卓越.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走上这条路.我一直都不明白.”程欣抬起头看着他.“你跟我不同.我是被逼无奈.可是你的日子本來很好过的.本來一切都是很顺畅的.你有光明的未來和前途.可是为什么.”

    “你怎知我不是被迫的.”卓越说.“就像你所说的.有很多事.根本就是身不由己.就算我不想.不去做.也不代表不会走到那条道上.不过……既來之则安之.怎知那不是一条更美好的路.不是还有你陪我.”

    他笑.一罐啤酒已经空了.

    心里有些无奈.但是想想.确实事情已然如此.也沒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程欣身上突然发出了滴滴的响声.也不知道是什么.

    “什么.”刚开口问了一句.就看她脸色一变.蹭得站了起來.面色很是严肃的样子.“有人动了我的仪器.”

    “会不会是院长.”卓越拧起眉头.第一个反应就是他.

    这样隐蔽的地方.能动的.会动的.也就只有他了.

    “不知道.去看看.”她说着就要往外走去.卓越却一把拉住她.“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的身份特殊.万一被人发现了……”

    “这里会有什么人发现.都是疗养院里的人.谁沒见过我.再说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他目光坚定.看來是怎么也不能说服他了.

    程欣叹了口气点点头.“那好吧.”

    两个人往疗养院里面走去.因为这栋宿舍本來就是别院.所以倒是不用走已经锁了的正门.

    大门处.门卫已经在打瞌睡了.这边白天都很少有人來.更不用说晚上了.

    程欣快步的往里走.脚步轻巧.动作如同猫儿一般轻盈.卓越则紧随她的身后.

    目光巡视周围.注意有沒有可疑人物.

    很快.他们就來到了那间房的门口.看到上面的锁是挂着的.也就是说.已经被人打开了.里面有人..

    贴着墙壁.程欣给了卓越一个眼色.然后用手轻轻的去推开门.露出一条缝隙.人刚往里闪进去.就看到坐在仪器前的院长.缓缓的转过身來.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果然是你.”程欣有点恼火.

    “还有一个呢.也出來吧.”院长笑着说.

    卓越便也不再躲藏.走了出來.“院长真是好兴致.大晚上的不睡觉.到这里來.”

    “你们不也是.”院长挑了挑眉.微笑着说.

    但是程欣就沒有这么好口气了.“谁让你动我的东西的.”

    她不悦的说.就要走上前查看自己的仪器.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院长唤了一声.“零九一.”

    整个人仿佛震了一.顿时就停住了脚步.瞪着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

    “零九一.你不知道我是谁吗.”院长声音凉凉的.

    卓越看着有点奇怪.但也发觉不太对劲了.这个院长.好像比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你.你是……”程欣的声音有点颤.但是极力克制着自己沒有倒去.

    “零九一.你的表现.可不够出色啊.”院长双手扶着椅子的扶手.然后拍了拍.把自己的眼镜拿來.慢慢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

    “你是……零.”这是疑问.但也带着几分肯定.

    走到程欣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揽住她.好让她能够镇定一点.程欣的心总算定了定.可还是感到很震惊.“你就是我的上级联络人.不.不可能.明明他已经死了.”

    除了自己的上级联络人.不可能有人知道她的代号啊.可他也绝对不可能是GR头目之一.

    “死.”院长重新把眼镜戴起來.镜片反射着寒光.“那自然不过是个障眼法.程欣.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就只是你的手而已吧.”

    “难道……”

    “不错.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是组织的一员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组织还沒有现在这么大.我.怎么说也是开国功臣.”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自豪的样子.

    “既然是开国功臣.为什么沒有坐上一把交椅.”卓越凉凉的开口.带着几分讥讽的意味.

    瞬间.院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可能让他难堪了.冷笑两声.“年轻人.不要太猖狂.就算组织现在吸纳了你.不过只是入门级.你想往上爬.还差得远.”

    “如果您就是主事者.我只要跟随您.很快不就爬上去了.”他意有所指的说.

    先是愣了一.旋即院长笑道.“你这是想要怂恿我背叛组织吗.”

    “不不.既然您创立的.我怎么会怂恿您背叛.不过希望有能耐有功绩的人.能够得到应得的.”

    他的话让院长沉默了來.眼神变幻莫测的看着他.

    程欣拧起眉.“既然你的级别这么高.为什么要做我的属.听命于我.”

    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一直以來.自己都以为是他的引荐人.是自己把他发展起來的.却沒想到.到了最后.他居然是自己的顶级上司.

    “不如此.怎么知道你对组织是不是真的忠心.”院长淡淡的说.

    “那你现在知道了.”程欣冷笑.“现在为什么又肯说出真相了.”

    今天晚上.可算是他主动的啊.他们并沒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份.可是他却主动说了出來.

    “那是因为我知道.这边的分部.就快成为他们舍弃的一份了.我不可能让他们就这样的把我们做为弃卒.”眼神中充满了愤恨和不平.显然是心里极不平衡的.

    “弃卒.”程欣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是弃卒.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还有……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就不用向你汇报了.毕竟.我才是你的上级.”院长现在跟以前的形象不太一样了.看着整个人都阴森森的.“我把你们引來.只问一句话.愿不愿意跟着我干.”

    “你要背叛组织..”程欣惊叫一声.幸亏卓越的动作快.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

    院长投來赞赏的目光.“到底还是你聪明.不妨直说.背叛组织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GR不说是我一手创立的.起码也有我的心血在里面.不过我收到消息.现在因为整个国际上的打击力度都比较大.盯得也很紧.所以上面的开销已经不堪重负.我们这些小的分部.就打算做了弃卒.”

    “目光未免太短浅了点.只凭这些小部分的弃卒.能减少多少的开销.要做的.应该是开源.而不是截流吧.”卓越开口道.

    院长点了点头.“不愧是军人出身.就是看得够全面.这才是掌控全局的人.不过现在上面掌控的.都是年轻一辈的.我们这些老一辈的.都被踢來.说话也沒人要听了.”

    语气间很是感慨忿忿的样子.程欣想了想.“既然你这么有资历.为什么不去提呢.再者说來.如果GR的负责人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就不会做到今天这么壮大了.”

    “啐.”院长很不屑的啐了一口.“你以为今天这么让人忌惮的组织.是他们几个做成的吗.沒有我们这些老骨头在前面铺垫.他们能做成什么事.”

    卓越微微蹙眉.“那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干一大票.让他们刮目相看.知道我们这些分部.他们想弃卒的人.绝对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院长阴狠狠的说.“也让那几个小鬼有所忌惮.”

    程欣看了看卓越.她沒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他说的话里有几分真假.可是如果是假的.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代号的.

    看了一眼卓越.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可是他连看都沒有看她.而是看着院长说.“这样不好.我倒是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