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的脸色变得深沉,“什么办法?”

    “你有魄力和经验,我有资源,不如……大家就联合起来做一票大的,你这么辛苦的创立了这个组织,难道不想拿回来吗?我都替你不平,这样的重臣,却是要被踢出局的,如果你能重掌大权,其他的老人也都会鼎力支持你的!”卓越说道。

    微微眯起眼睛,上打量了他一番,“小子,你还是在撺掇我篡权。”

    “不,我是让你复辟。”他纠正他的用词,“或者,你眼睁睁看着这边的分部被当成弃卒,我没关系,我毕竟刚入组织,我还有我的退路,但是你……什么都没有了。”

    “你让我想一。”院长慢慢的往外走去,程欣看着他跟自己擦肩而过,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

    还没开口,院长突然转头看向她,“我相信你不会乱说话,就算你想扳倒我,你也舍不得你的情郎吧!”

    说着,大笑起来,就这样离开了。

    程欣看着他确实已经走了,连忙转身朝着那仪器跑过去,仔细的检查了有没有什么动过的地方,大约是没什么问题,才长舒了一口气。

    卓越看着她,“不必紧张,他既然是吸引你我前来,就不会在这些上面动手脚。如果真心要动,根本不会让我们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程欣方才一直想插话,却又不知道怎么插进去,“真的要反了?”

    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简直是心惊肉跳。

    她不能想象,如果真的反了组织会怎么样,可是,卓越都已经说了,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卓越去送死。

    “先回去再说,这里太冷了。”他走过来,将身上的外套脱替她披上,转身往外走去。

    回到小子里,程欣还是忍不住的发颤,她实在是控制不住,打心底里的发寒。

    “很冷吗?要不要开空调?”这天气,应该不会很冷的,但是她抖得这么厉害。

    她一把拉住卓越的手腕,“别走!”

    回头,卓越看了看她,然后蹲身来,“怎么了?”

    “抱抱我!”她低声的说,张开双臂,环拥住他。

    卓越身形一僵,但还是回抱了她,她的头就搁在自己的肩膀上,颤抖似乎好了很多。

    “你不知道,你刚才跟院长说那些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背叛组织,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她轻声的说。

    可是卓越却笑了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程欣,会对这事这么害怕?我记得你以前在军校训练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胆小过。”

    “那是因为是训练,是演习,并不是实战!”她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还有点激动,“真正的实战是不一样的,还有那些毒贩和恐怖分子,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残忍是超出你的想象,你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对待背叛组织的人!”

    稍稍分开些距离,卓越看着她,“你见到过?”

    不然的话,为什么她会那么害怕,那么激动?

    她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我曾经亲眼见过,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什么叫做惨不忍睹。所以卓越,你真的要那么做吗?”

    “你是说,我撺掇院长去反了上面的事?”他笑了笑,很轻松的问道。

    程欣点点头,她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现在,他对自己很好很温柔,可她依然觉得猜不透他。

    “那你告诉我,你觉得院长如果真的要反,他跟上面,谁赢谁输?”

    几乎没有迟疑,对她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个问题,“没有悬念。”

    “是,没有悬念,肯定是上面赢,对不对?”卓越不以为意的笑,“我也这么觉得。”

    “那你还……”

    “你觉得,如果我为组织立此大功,会不会被另眼相看?”他笑意更深了几分。

    看着他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程欣拧起眉头,“你的意思是……要牺牲院长?”

    “别说的那么不好听。没什么牺牲不牺牲的,你也看到了,他诸多不满,又自恃功劳大,对组织来说,早晚也是个隐患,所以了,我们这是为组织除害。”他笑笑说道。

    程欣深吸一口气,“不止如此,你还有别的原因,是不是?”

    “那当然!”他坦然回答道,“如果不迅速建立功勋,怎么能够真正的跟你在一起。而且,院长对你的态度并不好,他也已经引起了怀疑了,不是吗?”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势必会造成不小的影响,那这里,就留不住了!”

    卓越有些赞赏的看着她,果然心思缜密,能考虑到的很多,现在事情还只是一个萌芽阶段,她连院长一旦被组织除掉产生的一系列影响都想到了。

    “无妨,到时候换个地方就是了,也不是多大的事。”他淡淡的说,一点都不担心。

    “那那个陈烨……”程欣忍不住说道,“到时这个疗养院一旦留不来,他肯定也是无处可去了。”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不是我的亲人,也不是你的亲人,自然会有政府去安排一切。”说着,重新将她拥入怀中拍了拍,“就别想那么多了,难道你不相信我?”

    她自然不是不相信,可是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人,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熟悉的,钟情的卓越,在一点一点消失,在一点一点变得陌生,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将他引进组织,到底对还是不对。

    “你在想什么?”他低声的问。

    “没有。我在想,怎么样配合你,才能做的天衣无缝!”

    “不用想了,你等着我做出一番大事业来给你看!”

    …………

    这两天小染老觉得眼皮跳跳的,但是哪里不对也说不上来,心里觉得很不踏实。

    有了孩子以后,日子过的真是快,不过一眨眼工夫,那个只会躺着等着要抱抱,等着吃奶奶的小家伙,已经能坐能爬了。

    相对同龄孩子而言,安安算是发育略早点的。

    “啊啊……”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拼命的想要从爬行垫的一端爬到妈妈的身边,可是毕竟才刚刚会,小脸憋得通红,也不能达到目的。

    莫小染转头看向他,不由得笑起来,“乖乖自己玩,妈妈有事情要做。”

    最近的订单很多,她在处理,其实没人让她做这些,只是卓家的钱,都够她两辈子吃不完了,但她还是坚持要做事,这样无所事事,实在是太无聊了。

    幼师的工作也就这么抛了,被杨斯墨搅和了以后,就再没有去找过类似的工作,居然也能存活来,并且做的更好,人生的际遇,真的是说不准的。

    “小染……”电话里传来小姨的声音。

    “小姨。”

    “晚上带安安回来吃饭吧,你外公也想你了。”莫悠然说到。

    “晚上……”她还在迟疑今天有没有时间,就听到那边外公中气十足的声音,“我才不想她,我想我的乖重孙了!”

    不由露出会心的笑,外公还是这样的嘴硬心软。

    “别听你外公的,还有,我还有事情要说,所以回来吧。”生怕她不回来一样,莫悠然又补充了一句。

    点了点头,她说,“那好吧,小姨,什么事啊?”

    “等你回来再说吧。”莫悠然忍不住问,“我的乖外孙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咕咚——哇”,哇哇的哭声。

    那边莫悠然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莫小染一回头看,小家伙越发的能耐了,估摸是摸索着床沿想要站起来,结果没站稳,直接摔倒了,有地垫自然痛不到哪里,但可能吓到了。

    “摔了一跤,没事,小姨我先挂了!”匆匆说了一句,就赶紧把电话给挂断了。

    “你呀,越来越能耐了,爬还没爬好,就想学走了!”一边训斥着他,一边抱起来拍着哄着。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小家伙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早已经不哭了,好奇的瞪着眼睛,一脸委屈的样子。

    楼的路天娥都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哭声,连忙跑上楼来,“怎么了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想要爬起来走来着。”她笑着回应,想了想说,“妈,晚上我回娘家一趟,许就不回来睡了。”

    “好。那我帮你带安安吧。”路天娥说道。

    “不用了,妈,我外公也想安安了,我带过去让他看看。”

    路天娥还是很舍不得的,现在两家对这孩子都是宝贝得紧。

    “哎,要是两个就好了,可以轮流照看。”路天娥忍不住说道,说完又觉得这话不妥当。

    要是卓越还在的话,那可以再生一个,可是现在这样子……

    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小染……”

    “没事的,妈。”莫小染无所谓的笑了笑,“等卓越以后回来了,可以考虑再生一个啊。给安安添个弟弟妹妹也好!”

    她那样子,很是有信心的,好像笃定了卓越一定会平安归来一般,但是路天娥想,就算卓越真的回来了,就一准是把牢底坐穿了,只当她是在安慰自己,便也没戳破,“说的也是,那你早点去,别太晚了,注意安全啊!”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