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有些奇怪,犹豫要不要敲门问问,就听到里面隐约有人说话的声音,爸爸还没睡?

    这样想着,便没有敲门,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听谁在里面。

    “所以整件事,就是这样!”是莫悠远的声音。

    这么晚了,他没去睡觉,跟爸爸说什么呢,什么整件事就是这样?

    想了想,爸爸和大哥老是有事情瞒着全家人一样,她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满腹的狐疑。

    “这么说来,最近那些乱七八糟的案子,也不是道上那些人做的?”莫天成沉吟道。

    “肯定不是。”莫悠远回答的很果断,“他们也知道轻重,不会做这些事,再说了,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洗手转行了,跟爸爸您一样,也没几个人有那个胆子,应该是外来的。关键是这些人手段也很狠辣,不知道什么来头。”

    “留心着点,对了,你说跟谁有关系来着?”莫天成大约没太听明白前面的,又追问了一句。

    这莫悠然觉得有听头,几乎是屏住呼吸,想要听一个究竟。

    什么狠辣,什么转行,他们在说什么啊。

    “这些事好像跟卓越的一个同学,就是小染婚礼上来过的那个……程欣,有关系。”莫悠远说,“目前还查不出来太多,但是她的背景很可疑。”

    “哦?”拧起眉头,莫天成认真的想了一会儿,“那卓越跟这件事,会不会也有……”

    “这就不清楚了,毕竟卓越失踪那么久了。虽然上次悠然说看到过,可也没有证据,再说了,这个城就这么大,他能躲到哪里去,还不被军方发现。”莫悠远摇摇头,“许是不在这里。”

    “总之,这件事查仔细一点,但是千万小心,也注意自己的安全,毕竟我们已经不是道上的人。”莫天成仍不忘吩咐,“还有,那个杨斯墨……你上次不是说,他妻子的死有问题吗?”

    “是。”莫悠远刚想说什么,忽然就停了来。

    莫悠然愣了会儿,怎么就没说话了呢?正犹疑的时候,突然前面一空,往前猛然一扑,险些摔了出去,“啊——”

    直接撞进了莫悠远的怀里。

    “悠然?!”没想到是自己妹妹,莫悠远愣了,然后往外看了看,“你在干什么?”

    “没,没事!出来喝口水,看到爸爸房间灯没关,就过来看。哥,你也在,聊什么呢?”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悠然啊,进来吧!”莫天成的声音,她便走了进去。

    看着她,叹了口气,莫天成说,“你这偷听墙根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的掉啊!”

    “嘿嘿,爸,是你们说话不注意,我没听墙根啊,光明正大听到的!”她还觉得很光荣的样子。

    “悠然,你知道多了没什么好处!”拧着眉头,莫悠远显然不想让她知道这些。

    “问题是,我知道少了也没什么好处啊!”反正都已经被抓现形了,也就无所谓了,“对了爸,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啊?什么狠辣,什么转行的,我怎么听不懂。”

    “别问了!”莫悠远说,“有些事知道多了也不好,你就快结婚了,好好筹备你的婚事。”

    莫悠然也不理他,只去烦自己父亲,“爸,你就告诉我吧,你好心说说嘛,到底什么事,只知道一半真的好痛苦啊,还有那个什么杨斯墨,把咱家害得这么惨,要是抓到把柄了,干嘛不惩治他一啊!”

    晃着莫天成的胳膊撒娇,她是很少这样撒娇的,莫天成几乎有些招架不住,“好了好了,别再晃了,骨头都要被你晃散架了!”

    说着,看了一眼莫悠远,“总之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还有记住,在小染的面前,嘴巴紧一点,别出什么纰漏了!”

    “小染?”她显然有些惊讶,“又关小染什么事了?”

    “听话,别问那么多了,总归不会害你的!”一手抚摸上她的头发,很多年都没有这样的怜爱过了。

    一偏头,躲过了他的手,莫悠然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爸,你干嘛,好肉麻啊!”

    莫天成笑了起来,“知道肉麻就回房睡你的觉去!你这偷偷摸摸起来干什么呢?小染睡了?”

    “已经睡了。都说了我起来喝水的!”瞪着眼看了半天,老爷子是铁了心不告诉她任何事,干瞪眼去也是没结果的,只能气呼呼的走了。

    出了门,走了两步,想想,又退回来认真的听着,希望能听到什么。

    可是遗憾的是,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却是一点点都听不到了,已经有了防备,估摸她也听不到什么了。

    郁闷!小气鬼!

    什么秘密都不告诉她,稀罕的!生气的想着,然后回房去了,小染还在睡觉,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了,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呢?

    爸爸让大哥去干什么,感觉还挺复杂的样子呢!

    折腾到差不多快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早上是被小家伙一巴掌拍醒的,啪的小胖手就拍到了脸上。

    “哇!”她惊叫一声坐了起来。

    一旁,莫小染倒是被吓了一跳,“小姨,做噩梦了?”

    “小混球,一早就拍姨姥姥!”发觉是小家伙干的,索性抵着他的脑袋叫着。

    以为是在跟他玩,咯咯笑的更欢了。

    把孩子抱了过去,莫小染说,“小姨,你再睡会儿吧,我把安安抱去。”

    “别啊,醒都醒了,让我玩会儿呗!”

    一边跟他逗着玩儿,依依不舍的。

    “吃过早饭,我也要带他回去了,还有些订单什么的要处理,不好待太久!”她是准备回家去了。

    没想到会那么快,莫悠然愣了愣,“你干嘛把自己弄的那么苦哈哈的,又不是很缺钱,再说了,我们都没怎么看到安安,想念的很!”

    “我只是喜欢我的工作,我做的事情,跟钱,关系还真不算太大!”她说,“小姨,我会常带安安回来的。”

    “干嘛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说着,莫悠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你要去干嘛?”

    “回婆家啊,还能干嘛!”她笑,“是你自己想多了,好了,你赶紧洗脸刷牙也来吧!”

    说完,就把安安从床上抱走,然后楼去了。

    困惑的坐了一会儿,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楼,果然陈怡正在劝,“小染啊,多住两天吧,这昨天刚来,今天就走。”

    “真的是还有事,等我忙完了,一定回来多住两天好不好,小舅妈?”她笑着说道。

    “哎,一个个大了,翅膀都硬了,把家都当旅馆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莫天成叹着气,“走吧走吧,留也留不住的!”

    知道他是赌气,莫小染笑着说,“外公,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不是您说的让我赶紧嫁出去,现在您又不满意了。”

    “……”赌气不说话。

    “要不然,我让安安留在这儿陪您?”她半开玩笑的说。

    “真的?!”果然老人家就高兴起来,看看她,再看看自己怀里的重孙,又叹了口气,“算了,安安要是留在这,你不在,也没用,不是让孩子难受么!”

    “外公你放心,我一有空就会回来的!”她肯定的说,还弯腰在外公的脸上亲了一。

    莫天成抹了抹脸,一脸嫌弃,“这么大了,还抱抱亲亲成何体统!”

    说归说,脸上还是很高兴的,话没说完,吧唧又是一,原来小家伙学着妈妈的样子,也亲了太公一。

    这莫天成开心了,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哎哟我的心肝宝贝!”

    肯定是留不住了,那就只能让她走,好在嫁出去也不算太远,这点真是明智,不然的话,千山万水想回趟娘家,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围坐一桌吃饭,一家人其实各有心思,这里最没什么心思的,就是陈怡和小染了。

    完全不知情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最苦的就是莫悠然这种,半懂不懂,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又听了一半。

    黑着两个眼圈,一脸郁结的盯着自己的爸爸和哥哥。

    “悠然啊,你这是晚上没睡好啊,眼睛很黑呢!”陈怡看了看她,有些关心的说。

    “是啊,没睡好,听到老鼠叫,又抓不到,烦着呢!”她看着莫悠远,意有所指的说。

    可惜人家只是淡定的吃着面包咬着香肠,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

    “老鼠?怎么会有老鼠的,家里从来没见到过啊!”果然陈怡不疑有他,有些奇怪的说。

    “我也是才发现的,没关系,我一定会把那两只老鼠给揪出来的!”她恨恨的,发泄似的咬着面包,一边说道。

    “小姨,你怎么知道是两只老鼠?”莫小染很奇怪的说。

    “因为我听到是两只的声音啊,在聊天一样,就是不让我听清楚,哼!”

    “这个简单,我在上看到有卖老鼠笼子的,挺好用的也不贵,回头我帮你买一个好了!”

    莫悠然点了点头,“好啊!到时候我就把这两只老鼠抓出来,严刑拷问,看他们还嚣张不嚣张!”

    “呃,悠然……老鼠能拷问出什么?”陈怡有点好奇的说。

    “好了!”莫天成发话了,“饭桌上什么老鼠不老鼠的,倒不倒胃口!我不吃了!”

    说完,一推开面前的东西就站起身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莫悠远横了莫悠然一眼,“都怪你!”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