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为这个组织的老大之一。”

    程欣倒抽了一口冷气。院长望着他。目光逐渐变得幽深。

    院长笑了起來。“好。好。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勇者无畏啊。你有这个野心。就一定会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这个。可以商榷。只要你能让我满意。”

    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鼓励一样。

    卓越转头。看了看他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唇角上扬。“我要的不是商榷。是必须同意。”

    笑容一点一点收敛。院长的神色不好看了。“你以为。离了你们。我就行动不得了吗。别忘了。当初是你怂恿我这么做的。只要我把你给爆出去。你们俩都要死。”

    “院长……”程欣连忙唤了一声。生怕他一冲动会改变主意向上面汇报。那就真的有理也说不清了。

    “随意。”卓越满脸的不在乎。“我也不妨张狂的说一句。离了我们。你的行动是不会顺利的进行。还有。就算是我怂恿的。你沒动这个心思。沒有起这个念头。沒有……采取行动。”

    院长沉默了來。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欣有点紧张。在旁说。“院长。我是您看着长大的。您也说了。我是您一手栽培起來的。如果跟着您。总比跟着那些是人是鬼都不知道的好。卓越……只是一时情急。他沒有要威胁您的意思。第一时间更新 ”

    “就算我是威胁吧。”一抬手。卓越满脸的傲然。“不过。我绝对也有威胁的资本。相信院长心里清楚。”

    过了一会儿。院长终于放松來。叹了口气说。“好吧。就当我做了一项本金略有点大的投资。只要你尽力扶住我。事成之后。一定会有你想要的。”

    程欣面上露出喜色。卓越还算是平淡。点点头。“多谢。”

    “回去吧。这两天别來这里。”说着。他朝程欣伸出手。“钥匙。”

    “可是上面如果怀疑……”程欣忍不住说。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然会让他们松懈的。”看着她不放心的把钥匙放在自己的掌心里。微微一笑。“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两个人回到了子里。关上房门。彼此都是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程欣才说。“为什么方才你要那样逼他。如果他狗急跳墙了。不跟我们合作了怎么办。那样就不知道他的全盘计划了。再说了。既然本來就沒打算真的帮他夺权。又何必谈什么条件。”

    卓越点燃一支烟。忽明忽暗的火星让她有些眼疼。“这是个老狐狸。比你我都多二十年道行的老狐狸。你以为。随随便便就会让他相信吗。不把戏做的足一点。他怎么会信。第一时间更新 ”

    “所以。你就故意找他提要求。”她这才明白。“可是。东西都已经被他锁起來了。就算我们不是成心想要这么做。也沒法跟上面取得联系了。到时候。就算我们说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卓越看了看她。神秘的笑了笑。只是抽烟。不说话。

    烟雾缭绕。映照着他的脸也变得模糊起來。莫名就有点心烦。三两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拽掉他手里的烟。程欣说。“卓越。你从來都不抽烟的。最近这是怎么了。我都要不认识你了。”

    “抽烟吗。”无所谓手里落了空。他拍了拍手。坐正身体。“只是打发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以前是因为职业原因不能抽。我现在。已经沒有这个束缚了。不是吗。”

    说着。他微笑着往前。“还是说。你不喜欢我抽烟的味道。”

    “我不是……”程欣拧着眉。“但是这样的你我好陌生。好怕。”

    顿了顿。她说。“最近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你离我越來越远了。我快要抓不住你了。不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做的越多。我就越害怕。”

    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他说。“是你想多了。我们之间应该是越來越近了才对。已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不。这不是。”她果断的说。“我想要的绝不是你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我在组织很久了。也从來沒想过要拉你水。”

    “傻丫头。”他淡淡的笑。

    他的笑。让程欣以为他不相信。认为自己只是哄他的。连忙说。“你不相信吗。我是真的沒想过拉你水。如果想过的话。我一早就会对你坦白了。或者做点什么。但是我沒有。我看着你结婚。我看着你带她來我的店里试礼服。我心痛如绞。我都沒有做过什么。我是想让你保持那个我心中最完美的卓越。”

    “那现在。是不完美了吗。”他笑。手指穿过她的发丝。轻轻的撩起。

    眼神有些迷茫。她摇了摇头。不能说不完美了。第一时间更新 只能说。哪里不太一样了。

    …………

    这是这么多日子以來。他第一次离开疗养院。

    差不多相当于监禁了。一直困在这里。回到市区。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还特意简单化了妆。戴了胡子和墨镜。这样应该不容易被认出了。

    院长给了指示。去港仔码头那边先查探地形。看來。是要在那里进行行动了。

    “为什么选在那里。”卓越不太明白。转头问向程欣。毕竟。她在组织里比较久了。

    摇了摇头。程欣也不是很明白。“我也不知道。可能……那里地形比较复杂。又是水路。万一有什么。方便逃脱吧。”

    “逃脱。”他笑了笑。“以组织上的行事作风。除非他成功。否则。你觉得他逃脱的掉吗。”

    “卓越。”忽然。她紧紧的握着他的一只手。深呼吸。“我有点怕。我们……不要继续了好不好。我们离开吧。离这里远远的。”

    “吱呀。”车子停了來。卓越看着她说。“离开。如果可以离开。难道我们不是早早就离开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看着他。程欣沒有说话。

    “听话。听我的。等这次结束了。就一切都结束了。以后……就太平了。”他目光深邃。一脸认真的说。

    “不行。我心里总觉得。会出点什么事。不是说女人的第六感最准了吗。你就信我一回。不要去了。好不好。我们不参与了。我们不管了。”她摇着头。试图能够说服她。

    “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能是我们说放就放的吗。再说了。就算我们收手。他们。肯收手吗。”见她浑身不自觉的打着颤。卓越轻轻的握住她的手。“不用怕。我在。你就不用害怕。我会护你周全的。”

    程欣偎进他的怀里。“可我总觉得。好像会出什么事。”

    “你是最近胡思乱想的多了。”卓越如是解释。第一时间更新 “走吧。我们先去看看那边的情况。然后再做决断。”

    “好。”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能够平和一点。然后松开手。让他开车。

    车子很快就到了港仔码头。

    这里还是比较热闹的。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这样一个热闹的场所。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

    了车。卓越往前走了几步。微微眯起眼睛。扫视着整个江面。

    江风徐徐吹來。让人神经都放松了许多。很是心旷神怡。

    “怎么样。看到了什么。”他微笑着问道。

    “这里一共有八艘大船。不知道晚上会停靠几艘。小船很多。周边有渔民居住。不过好在比较分散。而且到了晚上。应该不容易引人注意。需要注意的倒是那边的灯塔。很容易被发现。估计可能还有警卫。”她一口气说了很多。

    目光中露出赞许。卓越点点头。“厉害。只是看一眼。就可以记这么多。”

    “已经退步了。如果换在以前。应该会记得比现在多多了。”她摇摇头。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退步。

    卓越微笑。“那这个退步。是不是跟我有关系。”

    “你说呢。”她笑了笑。“再看看。地形探仔细点。也许会更顺利一点。”

    两个人手挽手的往前走。看上去倒是很和谐的一副风景。

    …………

    “你等等我。”莫悠然叫道。“你走那么快干嘛。又不是让你执行任务。累。累死我了。”

    她跑的上气不接气。

    该死的呼子业。走路那么快。让她追的一路喘。

    “都说让你不要來了。这里又沒什么好看的。哪儿有人结婚跑水面上的。”摇了摇头。但还是停來。扶了她一把。

    翻了个白眼。莫悠然说。“老土了吧。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就流行这个。租个大游艇。上面又可以酒会又可以欣赏风景。一举两得。我还想潜水的。”

    呼子业喷笑。“人家是去海边潜水。不是江里。”

    “有区别么。”她眨了眨眼。“那我们去马尔代夫吧。”

    呼子业脸黑。她还真会顺着竿子往上爬。

    “你看。其实这边的风景还是很不错的。就算当做情侣道。也不为过。哎。你看前面还有一对呢。沒准人家也是來看结婚场地的。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在这儿办。我觉得挺好的。”

    莫悠然的倔脾气要是上來了。十头牛都拉不回來。

    呼子业失笑。摇摇头。其实这种事。自然是会顺着她的。

    只不过。他眼眸微敛。前面的人。。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