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要那么生气.”杨斯墨笑了笑.旋即打开车门了车.“大家只是很巧遇见了.打个招呼还不行吗.”

    他看起來很轻松随意的样子.

    卓越也已经车走了过來.看了情绪略有点激动的程欣.轻轻拍了她的肩膀.示意她镇静一点.

    “是很巧.你有事吗.”卓越问道.

    “哦.我当然是沒什么事了.就不知道领导有沒有什么事要安排吩咐.”杨斯墨问道.

    “沒有.”程欣有点赌气的说.伸出一根食指指着他.“我警告你.不要再跟踪我.否则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语气很是凶悍.

    杨斯墨摇了摇头.啧啧有声.“真是过河拆桥啊.现在你的情郎进了组织.你的目的达到了.你就不需要利用我了.是吧.”

    “随你怎么说.但是有一点你别忘了.你必须听命于我.”程欣看着他说道.

    “我记得.不用提醒.”杨斯墨笑了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我们走.”程欣转身.不想再多看到他一秒钟.

    卓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也跟着上车了.

    这一次.杨斯墨沒有再跟着.唇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听命于她吗.

    他回到家.发现门口停着的车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她又來了.

    这一次果然是.

    推开门.关悦在里面静静的坐着看书.听到动静.也沒有抬头.

    “你怎么又來了.”他的口气不太好.

    “把门关上.有点儿冷.”关悦头也不抬的说.

    “觉得冷.就早点回家去.这里不适合你.”把手里的东西随意的往边上一丢.他开始换鞋.

    这时.关悦才放书.默然的看着他.“你千方百计要跟我划清关系.不是因为你不喜欢我.而是怕连累我吧.”

    正在弯腰换鞋的杨斯墨身形一凝.接着又动了起來.“别自作多情了.白日梦做多了.不好.”

    关悦笑起來.从边上的包里掏出样东西.“你看看.这是什么.”

    看了一眼.瞬间杨斯墨的脸色就变了.“谁让你翻我的东西.”

    “我知道你不甘心.我更知道阿阮的死跟那个什么组织脱不了关系.但是你这样混进去.就真的能给你妻子报仇了吗.最多只不过是白送一条命罢了.”

    她面带惋惜的说.杨斯墨一怔.旋即左右看看.然后上前压低声音怒吼.“你疯了.这么大的声音.”

    “你做都做了.还怕别人知道吗.最不济不过就是让人听了去.反正你都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命了.早死晚死.都是死.”她冷笑着说.

    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伤痛.一纵即逝.

    他就那么的爱她.爱到不顾一切也要为她讨回公道.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可是自己却也是那么的放不他.明知道他的心里沒有自己.还是一次次的主动付出.

    命运有时候.就是那么捉弄人.

    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东西.杨斯墨仔细的检查了一.确定沒有弄坏.这才松口气.“你走.你马上走.”

    “你确定要赶我走..”扬了扬眉.她不打算再像以前那样劝解去.“我跟你保证.只要我踏出这个门槛.那个组织立刻就会知道你混进去的目的.”

    “你疯了..”杨斯墨一怔.旋即道.“不.你不会这么做的.”

    “为什么不会..”她反问.“因为我爱你..”

    看到杨斯墨脸上有些尴尬.就知道他肯定是这样想的.

    她呵呵一笑.“不错.我是爱你.但是既然你心里沒有我.我也得不到你.不如干脆就毁了你.让你死在我的手上.总比为别的女人而死要好.”

    “你神经病啊.”杨斯墨简直不敢相信.还会有这样的人.怒吼道.“你发什么疯.你赶紧回去.以后别來了.”

    “我是发疯.如果不发疯.就不会为了你变成现在这样.”她说.“杨斯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就是赶我走.然后我会泄露你的身份.要么.杀了我.”

    “……”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杨斯墨的脸色变得凝重起來.“你知道我不会杀你.”

    “那就你死.”昂起头.她一脸坚定的说.

    “你别逼我.”他的神情显得很痛苦.很是纠结为难.

    “今天就逼你了.不如你杀了我吧.”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步.眼睛盯着他.

    看着她.精致的脸庞细腻的五官.杨斯墨终究是不忍手的.对待一个一心爱着自己的女人.他怎么的去手.

    双手颤抖的放在她的脖子上.又狠狠的甩开.坐來.一脸沮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跟你一起.”关悦说.

    还不等他说话.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要跟你一起去做你要做的事.”

    “不行.”想都不想.他果断就拒绝了.“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你也知道危险.”关悦苦笑起來.“你知道危险.还要去.我为什么就不可以.”

    “我有我的理由.”

    “我也有我的理由.”

    “你……”杨斯墨气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看着他.神情是那么的坚定.她往后退了两步.“好.你说不行.又不肯杀我.那我便先让你死了.我再自杀.也好解脱了大家.”

    说着.她就往门外走去.

    身后是一阵疾风袭过.杨斯墨三两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然后用力往后一拉.就把她给扯了回來.

    “不许去.”一手撑着门板.把她拦在自己的面前.双目赤红的看着她.

    他喘着粗气.气息明显的不匀.就像一头刚刚奔跑完的野兽.恶狠狠的盯着她.“你就非要逼死我吗.”

    “是我们彼此.逼死对方而已.”关悦的眼神中流露出伤感.一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颊.顺着他的轮廓抚摸着.

    手指穿过他的头发.绕到他的后脑勺.然后迎上前.用自己温热的唇.印了上去.

    这一次.杨斯墨沒有躲开.闭上眼.感受着她的温度.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他焦躁的内心.

    许久许久.关悦放开他.稍稍离开些距离.“你选择为了她豁出自己的命.我也可以.与其让我看着你去送死.不如让我陪着你.就给我这一点点自由吧.”

    她的声音有点哽咽.让杨斯墨不忍心去拒绝.“你……”

    “别拒绝我.我怕透了你的拒绝.别.”她一手抵着他的唇瓣.不肯让他说出.

    拉过她的手指.细细的吻过去.他闭了闭眼.只挤出一个字.“好.”

    几乎是同时.关悦一把抱住他.眼泪刷的就來了.再也忍不住.

    轻叹一声.他轻轻的回拥住她.算是回应了.

    …………

    回到疗养院以后.卓越就坐來不停的在画着什么.

    程欣有点好奇.凑过头去.“你在干什么.”

    结果就看到他画的七七八八的线条.隐约可以看出一幅风景图.“你在画地形图.”

    “嗯.”应了一声.卓越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个你也学过.你坐來也画一幅.我怕我记得不全.或者有错的地方.两个人好对比一.”

    说到这个.程欣有点汗颜.“我……好久沒动笔.怕画的不好.”

    “傻瓜.又不是要去参加绘画比赛.只要我们能看懂.不就行了.”他说.顺手把纸笔递给她.

    看他又埋首很认真的工作.程欣只得接过來.也开始画起來.

    不一会儿.两个人便都画完了.卓越放在一起认真的对比.不时还比划了一.

    互相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这才放心來.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程欣也忍不住笑了.“我记得你的记忆力是绝佳的.怎么.也会怕记不住吗.”

    “所谓好脑子不如烂笔头子.还是要仔细一点的好.”他说着.换了支红笔.在上面标了几个圈.

    “这是干什么.”看着他的动作.程欣有点惊讶.

    “这两处.是潜伏最好的地方.这几个地方.是很有可能会有伏击的地方.”卓越一边比划一边说.“如果行动起來有什么闪失.可以从这边离开……”

    听得一愣一愣的.程欣问.“你不是说.只是做一场戏.并不打算真的帮院长吗.那还做这么多事干什么.”

    “做戏总要做全套的.再说了.你以为.那只老狐狸就不会防一手么.到时候就不会出什么岔子么.总要做好万全.”他笑了笑说.

    “我还是觉得不踏实.”她转身.坐在沙发上.脸上愁云惨淡的样子.

    扭头看看她.放手里的东西.卓越走了过去.轻轻揽住她的肩膀.“放心好了.我们只要跟上面联络好.不会有多大问題的.”

    “可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題了.现在院长把那些设备都锁住了.我联系不上.怎么办.难道今天晚上偷偷潜入进去.”她想了想问道.

    卓越摇了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神秘莫测的笑了笑.“等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