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莫家的大门前.车子停了來.呼子业转过头看着莫悠然.忍不住再三叮咛.“千万别露馅了.你得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别让小染看出什么了.”

    “我就不明白了.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田地了.为什么还不能说.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蒙在鼓里的好..”莫悠然气鼓鼓的说.就是不服气.“我看还是早知道早了.也省的等那负心汉.”

    “卓队不是那样的人.”虽然已经已经面对面的说过了.可是呼子业想來想去.还是觉得不对劲.

    总觉得卓队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人就算转变.也总要有一个过程.这未免也……太突兀了.

    “哼.你一心一意的就惦记着他好.那你追随他去吧.找我干嘛啊.”说着.就拉开车门要车.

    呼子业一把抓住了她.有点哭笑不得.“你这吃的哪门子的醋.我相信卓队.跟我和你的事.有什么关系.”

    “就有关系.就有关系.小染是我的外甥女.你还相信那个王八蛋.就是跟我过不去.”她赌气的说.

    一想到卓越跟着那个女人厮混在一起.就气不打一处來.

    “好好好.我知道了.”呼子业哄着她.“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这件事.千万先别告诉小染.不然的话.她除了伤心.也沒什么法子.”

    “为什么沒法子..”莫悠然看着他说.“既然知道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那就去找他啊.把事情给讲明白了.该离婚离婚.”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不是在通缉他吗.要不我们去告发吧.这样.一來也算是帮了小染的忙.也沒欺骗她.二來.让那个王八犊子再逍遥快活.”

    反正她打从心里是认定了卓越就是在风流快活.所以愤愤不平.一定要帮小染出了这口气.

    先是一愣.呼子业旋即摇了摇头.“你这样做.不是伤了小染的心吗.”

    “长痛不如短痛.”

    “如果弄错了.或者中间有什么误会.不是反倒弄巧成拙.”

    “你有私心.你就是在偏帮他.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能有什么误会.”

    “……”

    呼子业沉默了一会儿.才松开抓着她的手.“你说的沒错.我是有私心.我是不想他被抓.他……”

    后面的话.就说不去了.

    毕竟那么多年的兄弟.毕竟朝夕相处了那么久.让他主动去告发.还真的有点做不到.

    本來还很愤愤然的莫悠然.看到他的样子.心软來.

    “我……我也不是故意说的.我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嘛.知道你们兄弟情深.但是现在就算不论他有沒有伤害欺骗到小染.终究是个逃犯.难道你要这样放过他吗.”莫悠然晓之以理.

    “我不知道.我还沒想好.”他确实还沒有做好心理准备.

    之前沒有看到.或者说沒有正面交锋.那也便罢了.他就当做沒看到.可是现在已经这样正面冲突了.再装作不知.就对不起自己这半生所坚信的信仰了.

    但是让他去告发.又是那么艰难的事.他……需要一点点时间.

    两个人正在犹豫.冷不防车窗被人敲了敲.吓了一跳.

    莫小染的脸出现在车窗外.还附带着一枚小可爱.

    “小姨.未來小姨夫.干嘛呢.”她笑眯眯的说.“看你们在外面好久了.还不进來.”

    “哪有好久.就停來说说话.这不就进去了.”莫悠然说着发动车子.然后冲她挥挥手.“让开.”

    莫小染便往边上让了让.然后看着他们开车进门.也跟了进去.

    “你怎么在外面.还一个人带着安安.”要是不想被人责问.自然要先发制人.莫悠然深谙此道.

    理会她的意思.莫小染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放心吧.你跟小姨夫单独亲热.懂的懂的.我次不打扰你们了.”

    “就你鬼灵精.”虽然这样说着.莫悠然还是主动帮她把孩子抱过來.“让小姨姥姥看看.啧啧.比你妈小时候漂亮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夸赞.小家伙一咧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呼子业跟在后面摇了摇头.总觉得跟着莫悠然.平白的辈分老了这么多.

    陈怡已经准备好饭菜.就等着他们回來了.莫悠远还不在.他总是特别忙的.老爷子是出去打牌去了.家里倒是也简单.

    可越发是简单.反而就越藏不住话了.

    “小染.你上午去哪了.还一个人带着安安.”陈怡问道.“我沒看到你.还以为你回婆家去了.可看你东西都还在的.”

    “小舅妈.我要是回去.肯定会跟你说的.”她笑眯眯的说.“我带安安去游乐场玩了啊.我们要骑旋转木马的.对不对.”

    “你别吓我.他这么小.怎么骑.”莫悠然一边往外挑着鱼刺.一边说道.

    “我带着他不就可以骑了.”莫小染给了她一个小姨你真老土的眼神.

    看着莫悠然挑鱼刺挑得不亦乐乎.然后把一整块挑好的鱼肉放进嘴里.小家伙大约是馋了.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然后啊啊的张着嘴要吃.

    “要吃吗.”看着他.莫悠然筷子在他鼻子前晃了一圈.果然引得口水横流.

    “安安你不能吃.会被鱼刺卡到的.”小染有些不放心的说.

    “沒事.小姨姥姥尽职尽责给挑干净.吃一点点沒关系.”莫悠然说着.就认真的反复检查.最后送进了他的嘴里.

    张着小嘴很快的吃进去.吧唧吧唧很满意的样子.

    饭桌上也算是其乐融融了.

    吃完饭.陈怡去收拾东西.莫小染说要把安安的衣服拿出去晒.莫悠然便跟呼子业抱着安安先上楼.然后进房去玩了.

    吃饱喝足.人也懒洋洋的.坐在地垫上.看着小家伙活跃的爬來爬去.精力还挺旺盛的.

    “你说这小家伙.像谁.”调戏一般的勾起小家伙的小脸.莫悠然问着呼子业.

    “像……卓队吧.”虽然尽量不想提起.可还是忍不住实打实的说.

    莫悠然却嘟着嘴摇了摇头.“我看不像.我怎么看着都像小染.才不像那个负心汉.”

    她心里有气.呼子业知道.可是这样直截了当的说出來.他忍不住唤道.“悠然.”

    “我知道你听着不高兴了.不过说实话.外貌像谁.真沒关系.可别真的性情随了那负心汉的好.”她叹口气说.

    “其实.卓队未必是那样的.”呼子业看着笑眯眯的小家伙.“也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好好好.听你的.不说了.”莫悠然终于不再指责卓越.然后转了话題.“不过就算不站在家人的角度.你的职业操守來说.看到他.也不能当做沒看见吧.要跟部队上说吗.”

    “你让我想一想.给我点时间.我需要考虑.好好的考虑.”呼子业觉得.这辈子都沒有这么为难过.一直都是果断的.从來沒有这么犹豫不决.

    “在哪里看到他.”门忽然开了.莫小染就这么站在门外.

    门内门外.都惊了.

    “小染..”莫悠然惊讶的叫了一声.沒想到她这么快就上來了.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

    “你们这个说悄悄话的毛病.次能不能改一改.不要在家里说.”她若无其事的走进來.把安安抱起來.“要么就直接告诉我知道.要么就干脆不要说.换个地方说.我想听不见.都难.”

    一席话.说的莫悠然有些尴尬.“小染.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莫小染说.“小姨.从一开始.你早就发现卓越了吧.甚至在我生安安的时候.但是你什么都不说.今天.你又看见了.”

    “……”

    偷偷的看了一眼呼子业.莫悠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染……”呼子业刚一开口.就被呛了回去.

    “老呼.我本來跟着卓越是会这么叫你的.因为你跟我小姨在一起.因为你对她好.所以我尊敬你.叫你一声小姨夫.但是能不能别什么事都瞒着我.你们今天看到卓越了.在哪里看到的.”她一脸认真的说.

    难道.他们也在疗养院发现了卓越.如果是这样的话.卓越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了..

    想想而已真是可笑.自己现在还在摇摆纠结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还是担心他的安危.

    “在……”呼子业犹豫了.还是说了出來.“港仔码头.”

    “港仔码头..”愣了.莫小染有些惊讶.“怎么会在那里..”

    她沒想到.绝对沒想到卓越会出现在那里.他不是应该在疗养院的吗.换地方了.还是要走.

    码头.码头……

    心里突然间就凌乱起來.“他是坐船了吗.他是走了吗.你们告诉我.告诉我啊.”

    看着她情绪忽然激动起來.莫悠然连忙说.“小染.你冷静点.他沒走.只是……只是……”

    “只是跟程欣在一起.”看着莫悠然欲言又止的样子.呼子业终于忍不住替她说完.“他也沒走.而且让我放过他.他……也许真的是负了你.”

    最后说去.甚至不敢看她.不忍心看到她的脸.觉得那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