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霎那.莫小染脸上的表情.真的是难以形容.似哭似笑.

    默了会儿.莫悠然有些忍不住.“小染.不如……离婚吧.”

    如果不是情非得已.她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是现在.她已经看到两次了.亲眼看到.

    让她怎么相信什么苦衷.苦衷这种鬼话.都是用來骗鬼的.他们是人.活生生的人.怎么能信.

    “小姨.你让我想想.想想.”她抱着安安转身.离开了房间.留莫悠然跟呼子业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回到房间.小家伙一直在抓她的脸.试图引起她的注意力.抱着孩子.贴着他的脸颊.忍不住的眼泪就哗哗的落了來.

    “哇……”看到妈妈哭了.小家伙似乎受到了感应.也哭了起來.

    “乖乖.不哭不哭.”她连忙哄着.拼命的止住泪水.可是越这样.却越汹涌.

    让她相信卓越真的负了自己.是很难以去接受的.可是到底什么样的任务.足够让她说服自己.他是需要抛弃妻子和孩子去完成的呢.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她承认自己的信心不足.承认自己不够坚定.可是.她拿什么去坚定..

    听到她的啜泣声.莫悠然只是悠悠的叹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办.”看了看呼子业.“都是你惹出來的.”

    “必经的过程.你让她冷静一.也许想通了.就好了.”

    他对于这方面.也是沒什么办法.

    想通.真的会那么容易想通吗.

    ……………………

    程欣一脸惊诧的看着卓越在摆弄的那个东西.看起來造型怪异.确定真的可以做通讯之用吗.

    “这个……真的能用吗.”虽然已经问过一遍了.可还是不放心.再次问道.

    “等等看.你不就知道了.”他笑.然后继续专注的安装着.

    过了好一会儿.才装在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额头已经沁出密密的汗珠.“好了.”

    “这样……就可以了.”她还是很怀疑.想要伸手去碰.

    “别碰.”卓越立刻道.“这里面的线路都比较敏感.如果出了一点点岔子.都会连接不上的.”

    立刻收回手來.程欣奇怪的是.“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有这样的东西.难道是最新科技.”

    “以前还沒有.”卓越淡淡的说.“也不算什么新科技.不过可以方便在紧急的时候用.本來学着是为了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危险用的.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如果跟上面联系上了.你打算怎么说.”先捂住了摄像头.她一脸认真的问.

    即便到了现在.她还是不肯定他心里的想法.对于卓越.她越发的觉得把握不住了.

    他太深邃.太高深莫测.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自然是该怎么说就怎么说.”看着她.他坦然的回答道.

    见她还一脸不放心的样子.“我会把院长所做的事.一五一十的都汇报上去.至于怎么里应外合.就听上面的了.”

    “真的……决定不跟院长站在一条线上了.”程欣还有些犹豫的再问一次.“这如果上报上去.我们就沒有回头的路了.”

    一旦情报泄露或者行动失败.他们就真的沒有退路了.

    卓越唇角微勾.“难道你觉得.我们还有回头的路吗.”

    说着.轻轻的拨开了她挡住摄像头的手.认真的敲击着键盘.

    在上面输入了一系列奇怪的字符以后.很快沒一会儿.就进入了一种登陆界面.

    画面逐渐转暗.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自然.过了好一会儿.弹出了视频界面.果然那端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其实有时候想过.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让对方的面孔暴露出來.但是也只是想一想.沒有.一次都沒有.

    “怎么这么久都沒有联络.你们想干什么..”对方的声音显然是很不耐烦的.恼怒的说.

    “想造反.”卓越朗声回答.

    程欣心头一惊.转头看向他.

    “你说什么..”隐约可以听到拍桌子的声音.

    不紧不慢的继续说了去.“我是说.有人想造反.想要吃里扒外.想要起内讧.想要取而代之.头儿.听不明白吗.”

    “想造反.”对方一声冷笑.“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疗养院院长.”卓越朗声道.“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甚至把所有的设备都锁了起來禁止我们再用.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沒有办法向上级汇报.”

    对方沉默了很久.似乎在思考.当然也许是在商量.

    沒人知道那边有几个人.也许一个人.也许很多人.

    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响起了声音.“所以.你现在是已经控制住他.取得了设备的使用权了吗.”

    不然的话.他怎么能跟这边联络呢.

    卓越沉吟道.“很惭愧.还沒有.”

    “沒有..”顿了一.似乎想起了什么.“程欣.程欣呢.”

    “我在.”程欣立刻应声道.

    “你是干什么吃的.你是主联络人.为什么不是你负责上报情况.你在干什么..”对方严厉的训斥口吻.

    程欣还沒开口回话.卓越就替她说道.“请头儿不要怪她.院长毕竟是一手将她养大的.很多事.还是我出面比较好.我们现在用的是极为简陋的自制设备.就是想把这个重要的情报汇报上去.请你们决策.”

    “自制的设备.”很是惊疑不定的口气.过了一会儿.他大笑道.“好啊.如今我们的设别.都已经陋到了这种地步.随随便便都能自制出來.”

    卓越也不应答.不否认也不承认.

    过了一会儿.显然那边的气好像已经消了.说道.“好.既然你们能及时反映汇报情况.表现不错.不过既然你们知道他要反.为什么不直接把他抓起來交上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设的陷阱.”

    果然是够奸诈的.这个时候.还能想到什么陷阱和阴谋的.

    卓越笑了笑.“诚如你所说.如果我们真的直接抓了院长.然后再向您汇报.焉知不是自己做态.还有……院长如果不真的弄出动静.您觉得.您会相信我们的话吗.还有.以他的资历和辈分.除非真的做出什么.否则的话.能够名正言顺的除掉他在组织里的势力吗.”

    这些.程欣倒是沒想到.她对院长有一份养育的情分在.不管当初院长怀了什么目的.自己终究是他所养大的.

    现在.却等于自己要亲手背叛他.卖了他!

    可是.从她进入组织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这样的命运.

    “你们做的不错.如果证实了.你们沒有说假话.这件事情以后.你们会在组织里获得提拔.放心好了.”对方终于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多谢.”他简单的道谢.过了一会儿.见对方沒有任何的动静.估计是已经关了.便也关了这边.

    快的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撤了.看起來一切是恢复如常.跟平时沒有什么区别.

    等完全弄好了.才看到程欣以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了.”他问.

    “我在想.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这样利用这些东西.跟人联系.”她思索着说.

    卓越面色不起任何波澜.淡淡的说.“跟谁联系.”

    “跟你的……”本來想说老婆孩子.后來话到了嘴边突然就一转.“当然是你的父母家人了.”

    卓越知道她想说什么.笑了笑.“我现在.算是见识了女人的小心眼了.”

    “你说我小心眼.”程欣瞪着眼睛说.

    “你难道不是想说.我跟小染联系.”他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她的心思.

    被戳破心思的程欣有点恼羞成怒.“那你敢说沒有吗..”

    “为什么不敢.沒有就是沒有.”他说.“既然已经断了联系.到了现在.你也还是不相信我.”

    他的叹息.他的质问.反倒让程欣有些过意不去了.“我……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的.我只是……我只是随便说说.”

    “傻瓜.我也沒真的怪你.”他说.“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了.一切.就结束了.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看着她.程欣也觉得充满了憧憬.新的开始……

    她是不是真的可以期许.两个人共同拥有的美好未來.

    然而她此时此刻并不明白的是.卓越口中所说的过去了.新的开始.跟她所想的.完全不是同一件事.

    …………

    不算很远处的另一端.一台再普通不过的电脑.摄像头上面搭了一块黑漆漆的布.用绳子捆着严严实实的.看上去密不透风.

    这里看上去很普通.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相当的封闭.外面几乎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坐在电脑前的人.身体微微往后靠着.一只手放在桌子上.另一只手.轻抚太阳穴.

    他的手指关节轻轻的叩着桌面.似乎在思考消化方才的话.唇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