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悠然正跟呼子业说着话.那厢就來了电话把他叫走了.很急.很紧急.

    看着他火急火燎的样子.莫悠然都跟着有点紧张了.或许是因为卓越的前车之鉴.一向嘴硬的她也拉住了呼子业的手.“什么事儿这么着急.沒见你这么紧着过.”

    “紧急军情.有任务.等忙完了.我再联系你.这两天不要给我打电话了.”他匆匆忙忙的说.一边上了车就准备开车走.

    “那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她隐隐觉得不安.“我还有好多事儿等着你回來商量呢.”

    手中的钥匙转了转.他微微笑了一.“放心好了.你也别太胡思乱想了.小染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卓队的事……先放一放.等我回來再说.不会很久的.”

    犹豫着点了点头.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转过身.看到小染抱着孩子站在身后.冷不防的出现.她吓了一跳.“小染.怎么了.”

    “小姨.我想回家拿点东西回來.安安睡着了.我不放心带回去.所以……”她看上去似乎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

    “回去拿什么啊.家里都有.不行外面买点呢.”莫悠然说到.

    “我用惯了.还是想回去拿一趟.再说了.我出來几天了.也想回去看看我婆婆.还有曼玉.”她慢慢的说.

    想了想.莫悠然便点点头.伸手把已经睡着的安安接了过來.“那你去吧.我先帮你带会儿就是了.反正他睡着了.现在大了也好带多了.”

    “恩.”她还在不放心的说.“奶瓶和奶粉都在客厅里.换洗衣服在我衣柜的第二个抽屉里.还有……”

    话还沒说完.就被莫悠然打断了.“好了好了.你有这交代的工夫.都去了又回來了.还是赶紧先去吧.不就那么一会儿工夫么.搞的好像不回來了一样.”

    莫小染笑了起來.轻轻的拥了她一.“辛苦你了.小姨.”

    恋恋不舍的又亲了亲安安.这才转身去开车去了.

    这一会儿工夫.接连送走两个人.抱着怀里的孩子.颇有些感慨.

    估计是听到声音了.陈怡从子里出來.揉着眼睛.她刚刚睡午觉醒.“悠然.什么声音.你们家那个走了.”

    “嗯.走了.”她点头.“小染也说回婆家拿点东西.估计一会儿就回來了.”

    “回家拿什么东西.”陈怡有些好奇的说.“都住了几天了.沒见缺什么啊.”

    “也许是想回去看看吧.”莫悠然想了想说.“可能是赌气出來的.这想回去和解.”

    “那为什么沒带着安安.”陈怡纯属好奇.“爷爷奶奶应该会想念孙子的.带回去不是也好让他们看看么.”

    愣了.莫悠然倒是沒想到这个问題.转念一想.“可能是小染看安安睡着了.就算了吧.沒事.等会儿她就回來了.”

    跟陈怡转身进.可心里总有点惴惴不安的.

    莫小染开着车子.她确实是去卓家的.不过.也并不是回去拿东西.她是回去看看.想要再试探一次.

    只可惜.扑了个空.

    卓广义不在家.路天娥似乎正要出门.看到她回來.有点惊讶.

    “小染.你回來了.那可真是太好了.”她很高兴的往后座的宝宝座椅看.“安安呢.”

    “安安还在我外公家.我沒带回來.”她说.“妈.爸爸呢.”

    听说安安沒带回來.路天娥显然是有点失望的.不过也还是很快回答道.“昨天就走了.好像还挺着急的.你也知道.你爸的这个工作性质.说走就走的……”

    愣了一.沒想到公公不在.那么她想问的.也就得不到答案了.“妈.要出门.”

    “对.我去接曼玉.要不要一起去.”她很热络的说.“小染啊.上次就算你爸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他那是老糊涂了.还有.你说回家來住多好.我也能帮你照顾照顾安安……”

    莫小染现在沒有心情说这些.只说.“妈.你上车.我带你去接曼玉.不过我就不能送你们回來了.我还有点儿事.”

    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路天娥就沒再说去了.也沒上车.“算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先去忙你的吧.不过.妈希望你还是能尽早带安安回來.你爸也挺想孩子的.”

    她推辞.小染也就沒再坚持.略点了点头.“等我办完事.就会带安安回來的.”

    听到这句话.也总算是放心來.

    调转车头.连家门都沒进.就直接走了.

    去哪.她想了很久.一定要亲自去看看.这次.她要当面问清楚.一定要问到一个心中的答案.不然的话.真的是坐立难安.

    路上想了想.给卓广义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这个号码.算是私人号码了.非亲密关系不可得.

    是卓广义的秘书接的.“您好.我想找卓司令.”

    “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他儿媳妇.”

    “抱歉.卓司令有事不在.领导还在开会.如果您有什么事.方便转告吗.或者等他回來了.再给您回个电话.”对方也很是客气.

    “算了.不用了.不是什么很着急的事儿.”她说.“谢谢.”

    挂了电话.一路踩着油门.直接开到了港仔码头.

    因为天色已经逐渐暗來了.码头上的人烟很稀少了.看着很有点荒芜的意味.

    车子停來.看着宽广的江面.还有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夜风吹來.竟然冷静了许多.头脑也清明起來.

    她來这里.來这里做什么呢.

    自己是想來找卓越的.可是卓越会在这吗.就算他真的要逃离.就一定是从这走吗.

    还有……自己真的就相信了.他是有罪的.动摇了信念.真的觉得他是有问題的吗.

    坐着沒有动.也沒有车.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远方.

    暮色薄罩.显得江面上的一切是那么的朦胧.忽然间就想起了跟卓越认识以后的点点滴滴.想起了许多许多的事.

    扪心自问.她绝对相信卓越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如果不是.他到底是在完成一个怎样的任务.为什么要跟程欣在一起.跟程欣在一起.跟他的任务.有什么关系..

    发现自己想到这里.就会卡了壳.也因此会觉得.怀疑自己相信的是不是对的.怀疑卓越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

    程欣……程欣……

    想不通.一点点都想不通这其中的联系.好像还有哪里也不对劲.

    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冷静來.能仔细的想一想这其中的问題.

    那几天家里被软禁.被查.后來又撤走.还有公公的反应.以及后來……

    脑中灵光一闪.忽然就发觉哪里不对劲了.卓广义.对.就是卓广义.

    刚才自己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是秘书接的.他现在也还是司令.甚至连公务上也沒有什么影响.感觉一切如常.

    如果.如果卓越真的是个叛国贼.就算不会治卓广义的罪.也不至于跟什么事都沒有的一样.他还是安安稳稳的.

    难道这一切.

    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來错方向了.调转车头.直奔疗养院的方向去了.

    ………………

    程欣有些昏昏欲睡了.这两天都睡不安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接到通知.

    这边院长蠢蠢欲动.那边也不知道上面是个什么反应.

    总之.一切都显得像是头上悬了一把.不.两把剑.随时都可能掉來.

    相比之.卓越就显得淡定的多了.他不紧不慢的翻着页.随意的看着新闻.

    沉不住气.程欣站起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

    转头看去.一个信封一点一点的顺着门缝塞了进來.

    三两步走过去.一把拽过來.猛 的拉开门.却见外面空无一人.走出去.只看到一个黑影快的跑进了疗养院里面.已经不见了.

    天色暗沉.也看不清是什么人.卓越已经起身走了过來.“來了.”

    “这是院长送过來的.”她拧起眉头问道.

    “不一定.”他却摇了摇头.往外看了看.然后说.“先进去看看.信里都写了些什么.”

    狐疑的再次看了看.确实看不到人.便转身进了.把门关上.

    两个人在子里.程欣把信封拆开.抽出里面的信纸.是打印出來的字.

    这年头.用写信这种方式.还真的是不多见了.

    “按兵不动.尽管配合.”只有这八个字.

    落款是一个黑红色的印章.看上去像是一只天鹅的样子.

    但是这个颜色.就像一只诡异的黑天鹅了.看着让人发寒.

    “这是……是组织上送來的.”程欣倒抽一口凉气.还真的不是院长送來的.“只有核心的人.才会有这个印章.”

    “别忘了.院长可是元老.他未必不知道.”卓越提醒她.

    “不不.”她连连摇着头.“这是这两年的最新代号.院长不可能知道.而且这上面的字.这个意思……”

    卓越一手按住她的胳膊.“别紧张.先把信烧了再说.”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