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以为.你的那些东西.能入得了我的眼.那你就错了.不过……现你还想要让我们为你办事.难道就靠我们几个人.赤手空拳吗.”卓越说道.

    “怎么赤手空拳.你手里这东西.可不是吃素的.”院长低低的笑了起來.“车吧.会有你们想要的东西的.”

    说着.他径直打开车门了车.全然不怕他突然会开枪的样子.

    了车.夜风凛凛.让人觉得有一点点冷.

    卓越跟在院长的后面.程欣则落在最后.她往两边看了看.沒看到什么动静.但是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的.

    就这样一直往着江边的方向去.江边有一艘船.船身上有个颜色鲜艳的“7”号.很明显.

    显然.院长的目标就是那条船.

    “你不是说还有人吗.怎么只有我们.”卓越突然停住了脚步.冷冷的说.“还是说.这里根本就是个陷阱.”

    “是陷阱.你敢跳吗.”院长回眸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就准备跨上船去.

    卓越突然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拧住了他的手臂.做了一个擒拿的动作.然后钳制住他.“别跟我玩花样了.激将法这套我不吃.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不是已经跟上面都做好联系了吗.还问我搞什么鬼.”就算被钳制住.院长也并不紧张.依旧镇定的说.

    程欣心头一惊.沒想到他居然会知道.很是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程欣.你跟了我这么多年.都白跟了.”院长笑着说.

    ………………

    杨斯墨有些狐疑.他已经按照指示在这里等待了.可是沒想到.來的居然是他们.

    那个男人不认识.可是程欣跟卓越到这里來.是为什么.

    他按照上面的指示.早早的就埋伏在这里.可是所谓的交易沒有看见.却等來了他们.难道说……就是他们..

    现在看着.好像是起了争执.自己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出去.先按兵不动吧.

    就在草丛里一动不动.他警惕的看着.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

    “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乖乖的放开我.不然的话.对你们沒有好处.”院长继续说道.

    “你就是真正的老大.”卓越拧起眉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程欣一愣.显然是沒有明白的.

    听到他的话.院长怔了怔.接着笑起來.“果然也是真的有实力的.只不过.你明白的太晚了.”

    脸上的笑容.忽然就变得森冷起來.他猛然一个转身.程欣都沒有看清他的动作.他就已经摆脱了卓越的桎梏.

    卓越心头也是一震.

    他的这种擒拿.能够轻易的逃脱.除了自己放松的警惕.对方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你……”程欣显然还是 很不解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不.不可能.GR的总部是在国外的.根本就不在国内.再说了.如果是你.怎么可能只有你一个人.你为什么要反自己.不不.这不可能……”

    她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怎么想.也觉得这些都是说不通的.哪里不对.到底哪里不对.

    “程欣.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如一个刚刚混进來的奸细更为了解.我真是可惜.你在军校.到底都学了些什么.还是说.你谈恋爱谈的什么心思都沒了..”院长不无嘲讽的说.

    这番话.又是让程欣吃惊不小.“奸细..”

    “女人啊.果然一旦沉迷于情情爱爱.就变得跟白痴一样.”院长很是不屑的说.“他在利用你.你不知道吗.”

    “不.这不可能.”程欣实在受不了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摇着头不肯相信.“这不可能.绝对不会的.我不相信.”

    “不管你相不相信.这就是事实.”院长说道.“你以为.他是真心跟你在一起.不过是接近你.想要混进组织.你这个沒脑子的女人.”

    程欣根本就不肯相信.看向卓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一脸坚定的说.“你不要以为离间我们.就可以达到你的目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是要反上面.你到底想做什么.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不会得逞的.”

    院长嗤之以鼻.很是不放在眼里.

    卓越看着他.“你既然是GR的老大.不可能身边沒有保镖.更不可能随便就孤身一人跟我们來这里.说吧.你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这样说.说明是相信了院长的话.他就是真正的幕后主事人.

    可是.怎么可能.

    程欣是一点点都不相信.“你是老大.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院长反问.“你见过吗.你知道真正的声音吗.为什么一定是在国外.因为我们足够壮大吗.”

    他大笑起來.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放在唇边.他淡淡的笑着.“程欣.为我卖命的有万.你以为.这么轻易就会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吗.”

    那是个小型的变声器.从里面出來的声音.果然是他的.

    程欣震惊了.

    她绝对沒有想到.一直战战兢兢服从的.居然就是这个平时在面前唯唯诺诺的手.沒有人会想到.GR的老大会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你……”她现在脑子里是混乱的.完全乱麻.理不出一个头绪來.

    “当局者迷.”他丢掉了变声器.“你看.一个奸细.都比你看的清楚.”

    “你不要再说他是奸细.他不是.”程欣吼道.突然就爆发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卓越眸色淡淡.既然已经揭开底牌了.也沒有必要再隐瞒去.

    本來今天.就打算做一个了结的.只是沒有想到.完全沒有按照他预计的情况继续.反倒有点***.

    木然的转过头看着他.程欣眼睛里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他.他是承认了吗.

    “唔.我想想.应该很早.或者说.从一开始.我就沒相信过你.”想了想.院长很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

    “为什么.”院长笑起來.“很简单.你这种精英级别的人物.为什么会突然犯了这么大的罪.而且依军队的办事效率.不可能你在这个城市这么久.都沒有把你抓到.那只有一个可能性.他们不想抓你.”

    “还有呢.”

    “还有.你的家人了.什么父母妻儿.他们太安逸了.卓越.你不觉得这事儿很可疑吗.一个这么大罪的家庭.还能生活的这么安逸.不值得怀疑吗.”他笑眯眯的说.

    卓越点点头.“似乎.有一点点道理.那你现在.是打算束手就擒了吗.”

    “束手就擒.”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仰头大笑.“我眼看胜利在望.为什么要束手就擒.”

    “为什么.”程欣的眼睛里噙着泪.“也就是说.你跟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是骗我的.根本沒有什么未來.你从一开始.就沒想过跟我有未來.”

    “当然是假的.我的傻丫头.”院长说道.“人家有老婆孩子.正儿八经的好出身.怎么会找你这种一无所有的孤儿.你真是迷了眼.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來.枉费了我的一番悉心栽培.”

    对于他的话.程欣恍若未闻.只是看着卓越说.“为什么.为什么.”

    她一径的追问.卓越一声不吭.沒有回答.

    “这个时候还问为什么.你还真有够傻的.”院长笑道.“看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你也是被人蒙蔽了.回來吧.回到我身边.以后会前途无量的.”

    程欣并不回答.甚至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是盯着卓越.“他说的都是真的吗.我问你是真的吗.”

    最后一声.是嘶吼出來的.甚至嗓音都有点破了.

    卓越看了看她.只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这三个字很简单.却也犹如一声棒喝.打醒了她.

    往后退了几步.她似哭似笑.“对不起.就只有对不起.难道你不要解释一吗.对不起.我不要对不起.”

    卓越心头是深深的无奈和愧疚.

    可是.从一开始.他就身不由己.军人的职责是服从命令.他接了这个任务.就必须要完成.注定从一开始.就是在骗她了.

    “好了.游戏该结束了.”院长说道.

    “等一等.”卓越突然开口.“你今天晚上到底是來做什么的.这么大费周章.就是为了除掉我.”

    “当然不止是.”他笑.“今天晚上的行动.难道你沒有向你的上级汇报吗.”

    只是这一句话.卓越突然变了脸色.看到他变脸.院长笑的更开心了.他是猜中了.

    “所以.这将是我在国内做的最大的.最后的一票.一定会震惊国内外的.”他很开心的说.

    “你在这里埋伏了**.还是队伍.”卓越沉声问道.

    “为什么是这里.为什么一定要是这里.”院长反问道.“你确定.你向上汇报的信号.沒有被我接驳改变.”

    ...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