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并不紧张。反而笑了起來。“沒想到。院长还有这样的能耐。”

    “所以说。你安心上路吧。”说着。院长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把很迷你的手枪。对着他说道。

    “不要。”程欣一惊。挡在了卓越的面前。

    “程欣啊程欣。难道到了现在。你还要袒护他吗。你沒有看出來。他根本就是在利用你的。”院长摇了摇头。“你不管怎么做。他都不会为你感动的。既然你都跟了我这么久。对你考察的也足够了。以后。就跟在我的身边吧。”

    “你放他走吧。”闭了闭眼。程欣说。“既然今天來到这里。我想。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必然是离开国内。对不对。”

    说着。看向他身后的船。

    院长挑了挑眉。“我很高兴的看到。你的智商总算恢复了一点点。”

    “你既然说是最后一票。说明你要离开了。犯了这么大的事。你也必须要离开。后面那艘船。根本不是什么交易。而是你要逃离的工具。对不对。”程欣分析道。

    “不错。你跟我走。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院长说道。

    “你放他走吧。既然你要走了。他对你而言。也沒有任何的威胁了。再说了。你既然一早就识破了他。也对你沒有造成什么真正的危害。更沒有危害到组织。”程欣说。“饶他一命。”

    摇了摇头。院长说。“妇人之仁。”

    “就当我妇人之仁好了。看在我跟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求你。”她软声道。

    卓越轻叹一声。“你实在不必为我这样做。程欣。你明知道一开始我都是在骗你。我既然骗取利用你的信任。你也不必再为我求任何人。我也不需要你帮我求任何人。”

    院长冷笑。“怎么。难道你以为。你还能反败为胜吗。”

    “不。我不会反败为胜。因为我不曾败。”他说。“你所谓的接驳。以为真的就成功了吗。”

    愣了。不过很快院长就反应过來。“成不成功。我自然是心里有数的。”

    一只手拿着手枪对着他。另一只手则拿起了手机。“已经都做好准备了。他们已经來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看向卓越。露出了一副胜券在握的笑容。

    “三分钟以后。启动引爆装置。”他说完。挂掉了电话。

    “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他好像拆穿了他的谎言。笑眯眯的说。

    “混蛋。”卓越忿忿的骂道。一只手不动声色的放在身后。快的按着什么。

    那是一个微型的联络装置。本來是就近打信号联络用的。现在只能希望联系到那边。不要中了埋伏。

    “不混蛋。怎么把组织做的这么大。好了。我们的话也说的太多了。不要耽误了我出发的好时候。再见吧。我的朋友。”他摆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扣动手里的扳机。

    “不。。”程欣一声尖叫。伸手推开卓越。这时候。卓越顺手拉了她一把。一个旋身躲开了那一枪。

    院长见状立刻连忙补上一枪。就在这时。同时有枪声响起。从另一个位置传來。

    几个人同时愣了。院长就地隐蔽。看到是杨斯墨跑过來。叫道。“混账东西。我是联络你的主人。快把他们打死。以后。你就是我的心腹。”

    转头看向卓越和程欣。他们趴在地上。狼狈不已。还沒有起身。

    举起枪。对着他们。目光冷冷的。

    “是你。第一时间更新 ”卓越沒有想到。杨斯墨也在。

    “杨斯墨。你以为你杀了我们。他就会提携你上位了吗。他只会把你也杀了灭口。他最擅长的。就是玩弄人于股掌之间。”程欣叫道。

    “你们的话实在太多了。”院长走了出來。把枪口对准卓越。然后说道。“程欣。我对你真是失望。本來你对我足够忠心耿耿了。却为了这么一个臭男人。想要背叛我了。好。今天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一对地府鸳鸯。不用太谢我。”

    说着。把手举起。扣动扳机。

    枪声响起。程欣大叫一声。扑在卓越的身上。替他挡枪。却沒感觉到一丝疼痛。

    沉重的倒地声。她愣了。转头看去。却见院长睁着眼睛。已经倒了。

    杨斯墨的枪口。是对着院长的。

    “你……”很是惊讶。沒有想到这一枪。会是他开的。

    慢慢的。放手。杨斯墨仰天看了看。“阿阮。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眉头动了动。卓越看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真的就是gr的老大吗。”程欣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未免有点太顺利了。

    让她战战兢兢了这么多年的组织。会这么轻易的就覆灭吗。

    “应该是吧。”卓越说。“去那艘船上看看。”

    三个人往船上走去。第一时间更新 看到里面放着一些箱子。但是一个人都沒有。

    皱了皱眉。卓越说。“上当了。他应该不是真正的老大。”

    “为什么。”愣了。显然几个人都不太明白。

    “如果他是。为什么船上一个人都沒有。他怎么脱身。只怕是个障眼法。真正的已经在逃。”他说道。然后往江面上看去。

    回转身找到院长的尸体。从他身上掏出手机。翻看了一里面的号码。“恐怕最后打的那个电话。就是个讯息。”

    说着。一边快的拨打电话。“我是卓越。对。已经把他们都拿了。炸弹也拆除了。好。我知道了。现在嫌犯应该已经潜逃。从机场排查。我把相片给你们发过去。”

    他往院长的脸上摸了摸。看着他的动作。杨斯墨和程欣都很惊讶。眼见他一用力。扯來一块皮。原來根本不是院长。

    “院长呢。。”程欣惊讶不已。

    “这个。恐怕是那天在疗养院里面给我们送信的人。他也是组织里的。直接听命于院长。”卓越说。“易容术。这样的话。如果这个人把我们杀了。他就可以放心的逃走了。就算他不小心被杀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身上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去了机场。”杨斯墨问道。

    “江面是逃不走的。既然他引人带我们來这里。那他决计是不会从这里走的。”拍了拍手。卓越看向程欣。“走吧。”

    程欣闭了闭眼。伸出双手。“要不要铐上。”

    “我沒有手铐。也不需要。”卓越说。“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不想。”

    “刚才她还救了你一命。就当一命还一命。你放她走吧。”杨斯墨忍不住说道。

    方才那些。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若不是看到了这个人手上的刺青。认出他就是杀害阿阮的凶手。还不会这么果断的开枪。

    “我很感激她救我。也对不起她的信任。但是犯了法就是犯了法。我不能拿国法当儿戏。”卓越淡淡的说。“我会替你求情的。”

    “不必了。”程欣说。“这里已经不宜久留。走吧。”

    “什么国法。如果方才沒有我和她。你命都沒了。还国法。”杨斯墨显然不以为然。“你简直沒有人性。”

    “那你呢。”卓越看向他。“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受了谁的指令。你的枪从何而來。”

    “用不着你管。”杨斯墨说。“我的事办完了。我走了。”

    “你还不能走。”一伸手拦住他。“你得回去配合做调查。”

    “调查个鬼。”杨斯墨开始跟他动起手來。

    别看他平时看上去斯文的样子。动起手來也是毫不含糊。

    程欣烦不胜烦。“够了。卓越。我真宁愿从來沒有见过你。”

    两个人停手來。卓越先停手。倒是被杨斯墨打了一拳在胸口。很快。他联络的人就來了。车子江边停了一排。

    领头的将领了车。边上是卓广义。他看向卓越的方向。默默不语。

    卓越一手搭上程欣的手腕。“走吧。”

    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去。程欣低头。看着他抓着自己的手腕。当一切已经戳破。他连牵她的手。都不肯了吗。

    “报告。任务已经完成。”敬了个礼。卓越汇报道。

    只能说完成。连圆满完成都算不上。

    领导点了点头。“你辛苦了。”

    看了一眼程欣。然后一扭头。“把她押走。”

    “等等。”程欣道。看向卓越。“我有一个问題。想要问你。”

    “还是。别问了。”卓越回答道。

    动了动唇瓣。到底什么都沒说出來。程欣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她眼圈是红着的。转身被人押走了。

    卓广义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家吧。”

    这一声。如释重负。

    不管怎么样。他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到了此时此刻。不管那个嫌犯有沒有抓到。他都沒有再留來的必要了。

    “爸。辛苦你了。”卓越说道。

    只有他知道。最近这段日子。爸爸是顶着怎样的压力。帮他扛起这个家。又怎样的保守着这个秘密。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终将是过去了。

    远处。杨斯墨走了过來。“怎么样。我要不要也要押走。”

    “回去做个笔录吧。”卓越说。“就算你是为了报仇潜入的。也还是要接受调查。”

    “知道。”杨斯墨回答。

    能有这样的结果。他已经是很满意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