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会是终结?

    连续好几日的折磨了,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古代时空,就没有一刻是不痛苦的。

    为什么会这样?

    颜溪不知道,不知道那个应该是她姐姐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虐待她以及她身边的人,禁闭,鞭笞,烙铁,每一次当她和小旭叫得撕心裂肺时,那个叫颜思珍的女人就笑得越开心。

    “我是混黑|道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只要逮着机会,我就会带你逃离这里,小旭,你可得给我挺住了。第一时间更新 ”小旭是和颜溪一起穿越过来的,是颜溪从小到大关系最好的朋友,在古代她成为了颜溪的贴身丫鬟。

    “得了,当我这么弱不禁风啊,我不会死的。”小旭一身染血,脸色苍白,却仍旧调皮地冲颜溪眨了眨眼睛。

    这一幕落了颜思珍的眼,将颜溪和小旭一顿暴打之后分开关押,颜思珍的脚踩在颜溪的手上,寸寸紧压,她蹲来,阴笑问道:“我的好妹妹,痛不痛啊?”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这么对我。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声音低沉,黑亮的眸子里蕴含着一股极大的杀意,如宝剑般耀眼夺目。

    颜思珍突然大笑,红色的衣服上牡丹张牙舞爪:“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先想着怎么活过这几天吧!”

    颜思珍从破烂的地牢房内迈步而出,她走之后,颜溪再也没有刚才的倔强之色,瘦弱的带着血污的身体缩成了一团,她浑身在痛苦地痉挛,额头上有大滴大滴的汗水往掉,混着脸上的脏污,在皮肤上划过一条条痕迹。

    她的手紧紧地揪住稻草,眼里的神色明亮得有些骇人。

    “颜思珍是吧?我一定会让你死一百次。”

    三日后,夜色低迷,室内烛光摇曳。

    女人的身体在男人的掌游走,雪白的双峰,纤细的腰肢,妖娆的双腿,衣服凌乱,吟哦声此起彼伏,原始的火热让整个房间都升温了。

    颜溪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这一幕。

    没错,现在的状况是,颜溪手脚被捆跪在地上,而颜思珍正和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在巫山**,热烈的交合,疯狂的律动。

    床上激烈的缠绵让整个室内都仿佛在摇动,砰的一声,颜溪身后的一个柜子倒了来,花瓶随之摔,差点砸中颜溪的脑袋。

    颜溪不但没有后怕,眼里反而流露出一丝精光,她缓缓挪动着自己身体,靠近那些摔碎的瓷片。

    颜思珍在几轮气喘吁吁中终于满足,随意披了件衣衫走来,她掐住颜溪的巴,用荡得嘶哑了的声音问道:“我的好妹妹,感觉如何?”

    颜溪一扫她薄纱后隐现的身体,不屑一笑:“这句话该是我问你吧,又不是我在当众不要脸地做些什么。”

    “你……”恼羞成怒的女人一个巴掌甩来。

    颜溪嘴角溢血,沉声道:“这是你甩我的第九个巴掌,我记住了。”

    “住口!别给我逞强了,你心里一定在滴血吧?你最爱的男人和我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你是不是绝望得想死了?!”

    颜溪扫了一眼正在穿衣服的男人,他长相俊美,容颜如画,整个人都透出一股儒雅的书卷气息,他正朝颜溪望过来,幽深的眸子里蕴含着极其复杂的情绪。

    颜溪扬唇冷笑:“脸蛋好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秀限的傻逼龌龊男,说什么最爱的男人,得了吧,这样的男人倒贴我都不要。”

    “你……”又一个巴掌甩来,颜溪整个人都摔到了地上,背后的绳索本来就被瓷片磨得差不多了,此时经这么大力,更接近断裂的边缘。第一时间更新

    “你再给我说一句话,我就让你和变得你那丫鬟一样!”颜思珍怒不可遏。

    “你把小旭怎么了?”颜溪厉声道,整个人变得很是急躁。

    “心急了?伤心了?早知道你会因为她这样,我就早把她弄死,不必等到今天了!”颜思珍微一怔忪后,放声大笑。

    “你说什么?你把她弄死了?”颜溪突然间感觉世界一片空白。

    “也不算我把她弄死的,只是这几天没有给她水喝,她体力不支死了而已,这不怪我,你看你也几天没喝水,可还是活蹦乱跳,怪只怪那丫头身体太弱。”颜思珍笑得一脸无辜。

    颜溪双手握拳,肩膀微颤。

    小旭死了?那个和她一起长大,在她生气时会温柔开导她的女孩子,那个做什么都支持她,永远是她坚强后盾的女孩子就这么死了?十几年的朝夕相处就这样结束了,连一句好好的告别都没有,就这样再也不见了?

    颜溪的泪忽然就掉了,这是她记事以来,第三次流眼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第一次是因为妈妈死了,第二次是在做任务的时候,被敌人的辣椒粉喷中眼睛。

    她已经够一无所有了,为什么连小旭也死了?

    “你会为你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她低头,语调平静,却无端让人生出一股寒气。

    “我的好妹妹,我到底做了什么,需要付出代价啊?我是主子,那丫头是丫鬟,主子赐死丫鬟天经地义,好妹妹,你说这样的话,可是让姐姐好生害怕呢……”

    颜思珍笑得得意,可她的话还没说完,脖子上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掐力,颜溪单手用力,眼里迸射出森寒的冷寂:“我就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害怕。”

    绳索挣脱,颜溪犹如脱了囚笼的小兽,整个人透出一股骇人的凶狠,颜思珍挣扎,颜溪夹着瓷片的手一把挥去,刷的一声鲜红溅,颜思珍脸上被刮出了极大的长痕。

    “为什么杀了小旭?为什么?”颜溪啪啪啪甩了颜思珍几个大巴掌后,放声大叫,声音如撕裂的锦帛。

    “去死吧,贱人!”颜溪眼眶通红,运力于掌,执着碎瓷片就要往颜思珍喉咙插。

    就在这个时候,那和颜思珍**的男人身而上,硬生生抓住了颜溪的手臂。

    “你干什么?冷静点!”

    “恶心!别碰我!”颜溪厌恶地拍开他,而手中的颜思珍,已经被他救去。

    “让我杀了她!”没有任何花哨的姿势,被愤怒和悲伤席卷理智的颜溪此刻迸射出惊人的力量,尽管身体虚弱不堪,却仍如闪电般迅猛劈上,一个小擒拿手勾住男人的手臂,猛的一折,咔嚓一声,男人的手臂被扭得脱臼,却出乎意外地没有松手。

    “你要干什么?”男人目光灼灼,沉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群手涌进房间来,两三百号人的阵仗,刀光闪闪,一片森寒。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给我等着!”

    颜溪忍住身体的疲惫和虚弱,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跨步而上夺窗而去,纤瘦的身影消失于黑夜。

    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你们欠我的,欠小旭的,我一定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颜溪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无父无母的她连最后的朋友也失去的那一天,在承受了十多天的酷刑后的那一天,那一天,夜空浩荡,星光璀璨,亮得像是多年后复仇的那把刀剑。

    风,猎猎起舞,天地弥漫沙尘,凄厉纠缠,有如鬼哭。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