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颜溪终于走出了期国,当煌国漫山遍野的绿意扑向她时,她并没有感到如何的如释重负。因为,身后的追杀还在继续。

    追赶她的是那个和颜思混在一起的男人,他是个棘手的角色,心狠手辣,身手上乘,这一路上,他已经杀了很多人。

    颜溪感觉那人的气息越来越迫近。

    不远处,一顶深红色的轿子正在靠近。轿子很大,八抬大轿,轿沿纹上了金丝,透出一股皇家的奢华之气。

    “王爷,前面有客栈,我们要不要歇一歇?”

    一只修长的手掀开车帘,狭长的凤眸微微打量,西门筑慵懒地道:“甚小,不歇。第一时间更新 ”

    “王爷,这……”

    “嗯?”西门筑轻轻挑眉。

    “没,没什么。”李秀闷声道。

    已经在这边境接连着赶了太多天的路了,好不容易有客栈,西门筑或嫌小或嫌不够档次或嫌没有阳光甚至还嫌弃没有花草,又饿又累的李秀真想对他挑剔成性的王爷大人说一句,不是每个客栈都像京城的名轩楼那么豪华大气啊……

    “救命啊!”

    突然间,边境的路上响起恐慌的大叫。

    “王爷,我们要救人吗……”李秀朝里问道。

    “去瞅瞅,是个美人就救。”西门筑眼眸微抬,面孔白皙如玉,眯着眼,透露出一股猫儿般的慵懒。

    李秀就知道会得到这样的答案,早招呼着人去打探情况了。

    “王爷,那叫救命的不是美人,那杀人的——”

    正在这个时候,刀剑相撞声突的响起,众人视线移转,只见一黑衣男人边朝轿子跑来边大叫救命,而他身后追赶的人,却是一个清秀美丽的女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是个男人吗?有种就别跑!”女子脸色苍白,衣衫破烂,整个人却透出一股英气,犹如绝世的锋刀。

    女子出手狠辣,有如出笼猛虎,快步追上那黑衣男人,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她闪电伸手一刀出,毫不犹豫地了结了那人的性命。

    在她的身后,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可以猜得出是她的杰作。

    王爷这边的侍卫,已经刷刷拔出了刀来,虎视眈眈地看着神色冰冷的女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女子越走近,气息就越紧张。

    “站住,你要干什么!”李秀扬眉冷喝。

    颜溪犹豫了一,说道:“我想喝水,可以吗?”

    侍卫们面面相觑,似乎没有想到这个手段凶狠的女子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人群一时寂静无声。

    “不可以。”

    深红色的轿帘被吹起,西门筑眼角微挑,声音沉稳,眉目尊贵淡然,不急不缓地说道。

    西门筑懒散地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继续往前走,随后再也不看颜溪一眼。

    大批的队伍缓缓前行,颜溪看着远去的队伍,黑亮的眸子里隐现出一道锋利的光芒。

    原本还在荒野中的女子顷刻消失不见。

    一道黑影鬼魅般在人群中闪过,踩过马背,越过人身,一个侍卫腰间的水壶转瞬被夺走,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的身体已经轻飘飘地落到了轿顶上。

    “我打了招呼的,你们不给,我就只能自己来拿了。”颜溪喝了口水,冷笑着说道。

    “她在那!”远远地望见坐在轿顶上的女子,一群黑衣人中的为首者边做手势边道,“一定要杀了她!”

    “可是……她有帮手啊……看那人坐的轿子非富即贵,他们人那么多,我们打得过吗?”一人有异议。

    “那就先等等。”为首者慎重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水壶噗通朝潜伏在草丛中的黑衣人砸过来,一黑衣人痛得大叫,而这时,有少女清灵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躲在那里,鬼鬼祟祟的,要干什么呢?”

    夕阳铺洒,颜溪坐在轿子顶上,明眸如水,笑靥如花。第一时间更新

    李秀本来要拿刀挥向颜溪的,却在看到那么一大帮黑衣人时转移目标,他直觉认为比起这个少女,这些跟踪潜伏的黑衣人杀伤力要更大。

    而那些黑衣人就觉得反正都被发现了,杀不了颜溪回去难逃一死,不如硬拼着上,反正两方人数都差不多,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于是,一场战斗就这样展开……

    颜溪不愿多做逗留,拍拍屁股准备跑路。

    滑轿子,刚落地,手腕却突的被人扣住。

    “就想走?”

    颜溪被一只有力的手带进马车,男子微挑着眸,似笑非笑。

    “难不成你一个弱女子还能留住我不成?”颜溪眉梢微挑,不屑地说道。

    西门筑脸色青黑,弱,弱女子?这女人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本来是不想要你死的,但是现在——”话还未完,男子就闪电出手,颜溪自然有所防备,提刀躲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刀光闪闪,两人打得不可开交,机遇一现,颜溪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举刀而上,眼看就要划中西门筑的胸膛,西门筑却闪身一避,堪堪躲过狠辣攻击,右胸前的衣服却被锋刃刺破,露出大半精壮的小麦色胸膛。

    “男……男的?”颜溪猛的一惊,刚从讶异中反应过来,一把锋利的刀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西门筑非常讨厌她那种眼神,好像他长得多像女人。

    “看在你还勉强算是个美人的份上,本王勉强给你个选择,说——想怎么死?”西门筑语调轻淡,仿佛是在问人晚上吃什么这般简单。

    颜溪皱眉,水盈盈的大眼睛带着一丝不满:“为什么非要我死?”

    西门筑目光转动,流波潋滟:“你说呢?”

    颜溪吞了吞口水,说道:“我向你道歉,我不该说你长得像女人。”道个歉算啥,能屈能伸才是大女人,嗯!

    西门筑凑近颜溪,薄唇微动:“你不会不明白,你不死,那些人就会一直追着本王。”

    “你可以将我活捉交给他们。”

    “本王看他们凶神恶煞,你被抓回必定生不如死,于是行好事将你杀了,也算大功无量。”

    “真恶心,不过就是恼怒我说你是个女人,我跟你说,你就是个娘炮,炮得不能再炮的娘炮!”虽然西门筑举止不算很娘,但是,反正这臭男人都要杀她了,她还要顾及他的心情吗?

    “本王改变主意了,像你这么有意思的丫头,应该丢到军营里去,被你所谓的男人们调|教调|教,这样你就知道天高地厚了。”西门筑似笑非笑,眼神幽深。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若放我一马,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刀山火海义不容辞。”颜溪目光灼灼,沉声说道。

    西门筑明显愣了一,随后缓缓地勾起唇角,对着衣衫破烂脸色苍白的少女说道:“走吧。”

    撤了刀,西门筑坐了来。

    西门筑慢悠悠地挑眉:“怎么还不走?要留来给本王暖床吗?”

    “你叫什么名字?”颜溪不理会他的调笑,顾自问道。

    “胆大妄为,本王的名讳是你这个野丫头能知道的吗?”

    颜溪瞪了西门筑一眼,翻身一跃,跳出了马车。

    “王爷,为什么不杀那个女人?”将那些黑衣人赶走之后,李秀疑惑问道。

    “本王什么时候杀过女人?”西门筑眯着细长的眸,慵懒反问道。

    马车继续向前行驶着,拉开了淡淡尘烟。

    颜溪走在风中,衣袂翩翩,猛然间一道精光聚集在清亮的眸里,她突的回头,朝着马车的方向望去,嘴唇紧抿。

    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