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天色沉沉。

    当一波一波黑衣人不断来袭的时候,李秀就知道,有些事情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棘手。

    这些黑衣人,身手上乘,训练有素,手段狠辣,招招致命,如果所猜没错,应该是豢养的刺客,这些黑衣人与刚才杀颜溪的黑衣人不是一伙,他们的目标很明确,王爷西门筑。

    高居马上的李秀在经历多番的打斗之后,终于摔马来,侍卫满身鲜血地倒在地上,气息奄奄地道:“保护……保护王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天色阴沉,大批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鲜|血直流,苍鹰来去,像是在发出死亡的悲鸣。

    侍卫们或死或伤,全部倒地不起,荒原中还完好无损的,就是那一顶深红色的轿子。

    “王爷别来无恙?”为首的黑衣人高居马上,对着马车遥遥问道。

    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含着一股尊贵慵懒,他的声音缓缓传出:“都这般了,陈将军你说本王是有恙还是无恙?”

    陈而立的眼里透出一股狠辣:“你知道我是谁?”

    “早知道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既然如此,我废话也不多说了,交出麒麟玉,我就饶你一命。”

    “呵呵……”轿子里,男人发出一声哼笑。

    “陈而立,你伙同西门讯密谋造反,欺瞒上,早无信誉可言,本王何以信你?本王就算扔了麒麟玉,也不会给你这只狗。”

    “那你就是找死了!”

    话音刚落,一道银枪如弹丸般激射而来,闪烁着狠戾绝情的锋芒。

    而就在这个时候,猎猎狂风舞动,一把长刀朝着银枪刷而去,惨烈的惊呼声登时响起,惊天震响刺破耳膜!

    “什么人!”

    战马嘶鸣,人群大乱,只见原本还空无一人的马车前突然站定着一个女子,容颜清秀,眼闪寒光。第一时间更新

    “杀了那个女人!”左眼被长刀刺中的陈而立爆发出一句怒喝。

    颜溪踩起地上一把刀,执拿手中,黄昏漫漫,纤瘦的少女在人群中左右来去,体态轻盈宛如游鱼,所到之处,皆是一片鬼哭狼嚎。

    雷声沉闷,喊声震天!

    “再见了!”颜溪踹翻就近一个男人,一拍车沿跃上马车,执着缰索赶马前行。第一时间更新

    “哪里跑!”一支银枪带着无与伦比的杀气刺过来,颜溪身如电转,扬臂一挡,银枪射击的方向被硬生生改变,然而颜溪还来不及呼出一口气,身体就开始急剧地震动起来。

    那长枪射中了马背,马儿大乱。

    复杂的眸光在颜溪的眼里一闪而逝,她速地跃进马车,拽住西门筑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拉着他跳马车,在地上狠狠几个翻滚,才稳住身形,白嫩的脸上蹭出了鲜红的痕迹。第一时间更新

    “我看你们还往哪里跑!”陈而立捂住右眼,笑容狰狞。

    颜溪皱眉,面前是豺狼虎豹,而身后是万丈悬崖。

    “准备好了没有?”少女转头,眼里突然折射出一种决然的光芒。

    西门筑气度很好,华服飘飘淡定从容,生死关头嘴角扬起一丝淡笑,挑眉道:“你说呢?”

    他将颜溪的手紧紧抓住,然后松开,上前一步说道:“你们要杀的是本王,这女人与本王半点关系也无,放了她,本王任你们处置。”

    “蠢蛋!”颜溪猛一挑眉,拽过西门筑的手,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往一跃,两人的身体转瞬消失在崖顶。

    “你就这么想和本王一起死吗?”悬崖,冰冷的水里,西门筑咳了一声之后,挑眉问道。

    “你以为你这样,他们就不会杀了我吗?”颜溪嘲讽一笑。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被呛,不悦地扫了颜溪一眼,缓缓地游上了岸。

    “过来。”西门筑坐在一石头上,衣服湿漉漉的,发丝有水滴答淌。

    “干什么?”颜溪一边拧衣服一边问道。

    “去给本王生火,烤干衣服,顺便弄点食物过来。”

    “……”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真是比女人还娇气。”颜溪不爽地道,一动未动。

    “你说什么?!”西门筑腾的一站了起来。

    颜溪也站了起来,气场不输这个尊贵的王爷半分,好心情地重复道:“我说你真是比女人还娇气。”

    西门筑神色阴沉,紧紧地盯着颜溪,颜溪毫不客气地回望过去,渐渐地,颜溪发现西门筑的眼神,有点点不对劲了……

    本来是望着她的脸,现在转移到了她的身体上……

    她衣服本来就破烂,现在又被水浸湿,好透啊……

    “色狼!”颜溪大叫一声,抱胸坐,一双美眸隐隐闪现怒火。

    西门筑皮笑肉不笑:“本王对你这种瘦不拉几的身材才没兴趣。”

    他俯视她,步步逼近。

    “你放了我,我也救了你一命,我们从此各不相干,后会无期!”颜溪捡起草叶护住自己,腾的站起,准备迈步而去。

    西门筑挡住她的道,黑眸微亮:“让本王看看你胸前有什么东西。”

    修长的手拂开女子的手,拂开她胸前单薄的衣服,雪白饱满的右胸前,赫然是一个蝴蝶形的胎记,芍药一般鲜红无比,伸手抚上去,所触肌肤顿时雪白,离开之际又恢复成最初的鲜红,热度灼人。

    砰的一声,一个大巴掌甩向西门筑。

    “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本王……”西门筑怒声,却撞见少女通红的眼眶,她的眼,小鹿一般清澈。

    颜溪是想将这个男人活活打死的,可是她身上突然奇寒无比,就连甩臂打人的动作,都差点消耗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中毒了,在颜思那里中的毒,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喜欢给她喂各种东西,经常会有这种时候,她想用力而全身虚弱。

    她无力地坐在地上,紧咬嘴唇,一言不发。

    突然间,一阵暖意席卷了她。

    男人的衣服带着淡淡的檀香味,盖在她的身上,他坐在她旁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叫什么名字?”

    不理。

    “问你话呢。”

    你问什么我就要回答吗?是王爷了不起啊。

    “本王西门筑,适才一事冒昧了。”

    颜溪这才不情不愿地回答道:“颜溪。”

    “哦?姓颜,期国人?”

    “嗯。”

    西门筑眼底闪现淡淡波光:“许了人家没有?”

    颜溪皱着眉头:“问这个干什么?”

    “本王想娶你。”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