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内的熏香在静静燃烧着,烟雾缭绕。

    半睡半醒之际,细碎的脚步在池边响起,颜溪睁开了眼睛,眉头微皱。

    就猜到了这男人人品不行,幸好有谨慎地穿了小衣小裤,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走光。

    “你到底要什么?”颜溪轻吐出一口气,沉声问道。

    “沐浴完了吗?完了本王便带你去集市看看,今天是中元节,非常热闹。”

    颜溪狐疑地看了性情大变的男人一眼:“你不怕我跑掉?”

    西门筑又露出那种极其摄人心魄的笑,凤眼迷离:“你跑不掉的。”

    “哦?跑不掉吗?或许是吧。”颜溪这次没跟西门筑拌嘴,学着他一样似笑非笑。

    京城的中元节非常热闹,圆月朗照,火光摇曳,集市上摆满了各色的小物件,弄得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在京城最大的酒楼名轩楼吃喝完毕之后,颜溪坐在亭子的台阶上,很大气地问:“说吧,突然间对我这么好是想要我帮什么忙?”

    “本王对人一向很好。”西门筑不愿意和颜溪一样席地而坐,站在那里迎风飘扬。

    “喏,前面有十来个乞丐,你要是一人赏点,我就信你对人好。”颜溪哂笑道。

    西门筑不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拍了拍手站起来,清秀的脸上扬起一丝笑容,在灯火通明的夜晚那般耀眼:“我去其他地方看,你一个人站在这吹风吧。”

    说完,便扬长而去。

    纤瘦的身体在人群中不断穿梭,像是暗夜的游鱼,颜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跑出了热闹的人群,她扶着柳树,大口喘气,心想跑了这么远西门筑的人该抓不到她了,长呼出一口气时,肩膀却冷不防被人一拍。

    “王妃,渴了吗?”

    出现在颜溪面前的人是李秀,西门筑的得力手。

    颜溪忍住打人的冲动,挑眉冷静地问道:“有多少人在跟着我?”

    “不多,就三四百吧。”

    颜溪扶了扶额头,突然说道:“那边什么情况?”

    “王妃,这招对属不管用。”

    “李统领,那边王爷真的好像出事了。”李秀身边的一个侍卫出声道。第一时间更新

    李秀这才转过头去,眉头紧皱,他看了一眼颜溪,说道:“王妃,属们实在不想绑您,您看……”

    “走吧。”现在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那边有个湖,从那里逃离西门筑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颜溪随着众人一步一步走到集市中心去。

    她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原本还热闹不已的集市,变得非常安静了,安静得甚至有些吓人。

    发生什么事了?

    大街上空出了一块地。

    一匹马静静伫立在那里,马上坐着一个女人,暗红色衣服,头发上密密麻麻地绑满了辫子,五官精致容颜艳丽,从装扮和相貌上可以看得出是少数民族之人。

    这个女人叫客玛,是巴哈国的公主,亦是太子的正妃,性格和太子一样张扬跋扈,从不把人放在眼里,但因为身份显贵,从未有人对她指责或者惩罚过什么。

    “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顶嘴?”客玛怒气冲冲地道。

    “臣弟只是实话实说,并无冒犯。”西门筑一身深紫长衫,说不出的雍容华贵,颠倒众生的脸上却一丝表情也没有,“臣弟再说一遍,您的人,并不是臣弟推倒的。”

    “混账!难道我会冤枉你吗?”客玛扬鞭甩去,砰的一声落在西门筑的肩膀上,衣服开裂,西门筑俊美如玉的脸也被鞭尾划过血痕。

    人群顿时传来一阵抽气声。

    “你平日胡作非为也就罢了,今天竟然将心思敲到本公主的身上,本公主是你能惹的吗?快点给我家阿达跪认个错,本公主就大人大量不与你计较!”

    西门筑双拳紧握,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长得跟个女人似的,怎么做事也像个女人一样扭捏?你母妃死了,就没人教你怎么做人吗?”看着西门筑的拳头越握越紧,客玛心中的快感就越发滋生,“来,没母妃养的,皇嫂好好教教你!”

    说完,鞭子用力一挥,在空中划过一道凶狠的弧度,就朝着西门筑的脸狠狠甩过去。第一时间更新

    “母妃没了,不是还有父皇吗?”突然间,一个清亮的女声横空冒出,女子发丝扬,气质出众,纤细的手臂一扬,将鞭子的末端狠狠拽在手心里,眼里闪烁着一丝轻蔑的寒光,“刚才说母妃死了就没人教了,难不成这位大婶的意思是,西门筑的父皇也死了吗?”

    “你……谁说我说了这大逆不道的话,还有,你说谁是大婶!”

    “说你呢!”颜溪将鞭子狠狠一拉,将整条鞭子都拽进自己手心,砰的一声,她扬起手臂冲着马上的女子狠狠一摔,“你有意见吗!”

    客玛严严实实地挨了一鞭子,痛得大叫,她刚坐稳,又一道鞭子带着凌厉寒光朝她劈,她慌忙之中试图抓住鞭子末尾,然而凶狠的尾锋毫不留情地划过她的手掌,噗的一声,登时皮开肉绽。

    “太子妃!”“公主!”众人在震惊中回过神来,客玛已经鬼哭狼嚎地倒在地上了。

    “抓住那个女人!”客玛那边的侍卫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恨不得将颜溪生吞活剐。

    噼噼啪啪的声音顿时响起,颜溪左闪右避,咔嚓咔嚓折断来者的手臂,在一片混乱中抓住西门筑的手臂,西门筑看见女子凑近他,她的脸很白,宛如最莹白剔透的陶瓷,她的眼睛很明亮,宛如最清澈的溪水,她皱着眉头在他耳边说道:“快跟我走。”

    西门筑愣了,突然地就勾起唇角。

    有烟花绚烂地自头顶绽放,大簇大簇的明亮,将天地勾成了醉生梦死的盛世,底色温暖而醇厚,西门筑迎着风,任由着女子拉着他走,其实他本来想责备她,其实他本来有话要跟她说,但是渐渐的,他就失去了要开口的念头。

    余温尚存的风连绵着夜色,在湖畔轻轻吹拂。

    “西门筑……”

    “我今天很累。”男子神色倦怠,完全不像平日那般,他大步走进府去,颜溪站在门口,突然有一瞬间的分神。

    突然间,男人有力的手臂朝她的肩膀压,他整个人都靠在了她的身上,气息淡淡,他的脸色很苍白,仿佛快要晕过去似的。

    “扶我进去。”他整个人精神状态很不好。

    西门筑被扶进房去后,一言不发地坐在床上,凤眸里凝聚着某股令人看不穿的情绪。

    “那个女人,是我的初恋。”突然间,西门筑开口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