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的清晨,雾气渐渐散开,露出了明媚的阳光,鸟儿在枝头唧唧地叫着,像是在唱歌一样。

    当颜溪拄着脑袋,再一次思考着怎么逃离这里去找颜思珍行报仇大业的时候,西门筑低沉不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既然张妈病倒了的话,本王就没有用膳的打算了。”

    颜溪转过头,一双水盈盈的眸子正对着西门筑:“张妈是谁?你女人啊?”

    颜溪摇摇头,一副西门筑无药可救的样子。

    “张妈……西门筑你口味偏重啊……”

    “……”

    “王妃,张妈是王府的厨娘。”一旁的李秀一张脸憋得通红,低头去的时候,才敢放任自己无声地笑。第一时间更新

    “丧心病狂,连厨娘都不放过。”颜溪再一次摇头。

    “王爷不要置气,王妃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在西门筑爆发之前,李秀赶紧按住他青筋暴动的手,打圆场说道。

    “是的,我什么都不懂嘛。”颜溪耸耸肩膀,一双眼睛无辜地眨动着,“我真的不懂王府的厨娘这么多,王爷为什么偏偏要张妈做的才能吃,人家五六十岁了,这次病得不轻,王爷还扬言张妈不给自己做东西就不打算用膳,王爷,要我是张妈,就算病死了也非得提起劲来给你厨,往你饭菜里吐点什么东西不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王妃,不要说了。”李秀已经不敢去望西门筑的脸了。

    颜溪倒还希望能气气他呢。

    她并不是一个无理取闹的毒舌女子,就算在现代社会,她在**组织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也不曾主动批评过别人什么,当然惹到她的人除外。第一时间更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叫西门筑囚禁她,甚至还想对她动手动脚。

    “我会放你走的,你放心。”西门筑像是有读心术一样,薄唇轻启,淡淡地说道。

    “什么时候?”

    “后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会骗我吗?”颜溪狐疑地望着他。

    “……”

    “王妃,王爷是出了名的言出必行,既然他说放你走,那就会放你走,不会诓骗于你的。”李秀微微一笑。

    “哦,知道了。”颜溪点点了头,好心情地对着李秀露出一个微笑,她本来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尖尖的脸,莹白的肌肤,一双眼睛秋水般明亮,此刻展颜一笑,更透出绝尘的灵气,像一朵出水的莲花一般。

    李秀脸有点红了,低头,不敢与她对视。

    “咳咳。”西门筑脸色不悦。

    请搞清楚,你微笑的对象不该是李秀,而是本王,好不好?本王才是放你离开的大恩人。

    “怎么了?”颜溪转过头看着他,好像心情一被破坏,笑容全无,“娇生惯养的王爷大人,哪里又不舒服了?”

    “……”西门筑拂袖而起,大步迈开。

    “西门筑。”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西门筑没好气地问道,“干嘛?”

    颜溪走到他面前,抬起头来说道:“很饿吧?我给你做东西,吃不吃?”

    “你以为本王会给你折磨的机会吗?”

    颜溪拨了拨头发,懒洋洋地说道:“本来呢,我是想报答你这几天给我吃好的用好的穿好的,看在你放我走的份上,咱们也算个朋友了……”

    “你说什么本王也不吃。”西门筑态度坚决。

    她装得再小白兔他也不会上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真的是诚心诚意,他也不敢相信她的厨艺……

    “不吃拉倒,没口福,我做给李秀大哥吃。”就在西门筑决定走开的时候,女孩子轻轻地嘀咕了一句。

    “李秀大哥,你应该会吃的吧!”颜溪笑着走过去。

    “这……这,王妃,这大哥二字,小的担待不起啊。”

    “称谓而已啦,想这么多干嘛,李秀大哥你会吃的吧,是吧?”

    看着他家王妃充满期待的大眼睛,李秀真的不忍心拒绝,而且,主子的命令,奴才也不能违抗啊……

    “李秀啊,本王记得你吃过东西了吧。第一时间更新 ”就在李秀想点头答应颜溪的时候,西门筑的声音缓缓地传来,他的目光一如平时般波澜不惊,李秀却感觉此时全身上充斥着冷意。

    “这样啊,那我做少一点,你多少也吃点吧。”

    “王妃,小的肚子疼,先去茅厕了。”他又不是蠢瓜蛋,当然看得出他家王爷并不喜欢王妃做东西给他吃,吃了今天这顿饭,他怕没有机会再吃一顿……

    “喂,喂。”颜溪看着李秀远去的背影,有点丧气,转瞬她又像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地说道:“都不相信我是吧?我一定会找个人证明我的厨艺,嗯!”

    “那个,张强,你站住!”颜溪瞧见门外走过去一个护卫,兴奋地大声叫道。

    “等一,”西门筑走过来,清了清喉咙,不自在地说道:“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本王就勉为其难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吧。”

    “切!”女孩子不屑地扬了扬眉,转瞬又开心地笑道:“等着啊,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看着颜溪往厨房跑去的背影,西门筑忍不住轻轻地扬了扬唇。

    “来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样子,颜溪端着一个盘子就走上来了。

    西门筑忍不住取笑:“洪亮的喊声配上端盘子的狗腿姿势,只要还在额头上蒙一块布,你就可以华丽晋级为店小二了。”

    颜溪白了他一眼,带着不肯被敌人打倒的韧劲,继续保持好心情地说道:“盛宴即将开启,西门筑你就准备好揣着胃跪倒在我的石榴裙吧!”

    “……”

    此时此刻,女孩子眼睛亮晶晶的,手按在盘子上的盖子上,故意吊人胃口地缓缓揭开。

    “当当啷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