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筑看着食物,眼睛一亮:“丫头,你怎么知道本王喜欢吃红薯糊?”

    这还是很久以前在去民间游玩时吃的,这种东西是用红薯粉末弄的,具体怎样他也不太清楚,样子也记不太清了,反正是黑糊糊的,散发着香味,特别的好吃。

    “什么啊?这是茄子。”女孩子不高兴地皱着眉,“只是,烧糊了一点而已。”

    “……”

    这还是烧糊一点吗?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好吗?

    西门筑看着女孩子盯着他看,吞了一口水道:“你不会丧心病狂到让本王吃这个吧?”

    女孩子眼睛莹莹泛亮,有点委屈地道:“我做了这么久,你不会一口都不吃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本王还有事先走了。”西门筑无情地站起。

    “你好歹也吃一口啊,其实没看起来那么难吃的,要不,我喂你!”颜溪打算来杀手锏了,

    她一定要证明,她的劳动成果虽然长相对不起观众,但味道却是无敌好吃的。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你和本王洞房的话,本王就愿意让你摧残。”

    靠!

    颜溪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耷拉头,盯着自己做的菜,神色暗暗,一句话也不说。

    “王爷王爷!”就在这个时候,李秀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了。

    “李秀大哥!”颜溪眼里又催生出小火苗了,“快过来!”

    李秀只好走过去颜溪那边。

    “快尝一口!”颜溪兴致勃勃地给李秀递筷子。

    “那个,王妃,我……”

    “你再说自己肚子疼,我会以为你一点都不待见我,虽然我这王妃只能做两天了,可是调理个把人的能力还是有的哦,李秀大哥你说是不是呢?”颜溪开始威胁人了。

    “啊,王妃说的极是。”李秀擦了擦额角的汗。

    “那你为什么还不吃呢?嫌这个东西难吃吗?”

    就算是王妃做的是屎他也不敢嫌难吃啊,可是,他怕吃完这一顿后,王爷就会让他餐餐吃屎……

    “不难吃的,信我,来,我喂你!”颜溪有点迫不及待了。

    就在颜溪夹起一块茄子时,西门筑突然重重地咳了咳,李秀惨叫了一声之后,嘭通倒在地上,果断装晕。

    砰的一声,颜溪将筷子扣在桌上,做完这个动作后她没有了力气一般,静静地坐在那里,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

    “我是不是真的很笨啊,连个菜都做不好。”女孩子轻声地嘀咕着,她低着头,睫毛在雪嫩的脸上投阴影。

    之前在组织里,已经有很多人吐槽过她的厨艺了,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菜做好,让人刮目相看,明明这次菜味道还可以啊,就是烧黑了点,可是没有人吃,还是功亏一篑,好丧气啊。

    突然间有脚步声响起。

    颜溪抬起头。

    西门筑走过来,坐在椅子上,拿起颜溪扣在桌子上的筷子,慢条斯理地夹了一口菜,入口。

    颜溪眼睛睁大,小口微张,显得不敢置信。她就呆呆地看着西门筑优雅地吃着她做的菜,一口接着一口,她讶异到都忘记问他她做的菜好不好吃。

    “吃起来味道还不错。”西门筑淡淡说道。

    “真的吗?”颜溪激动之抓住了西门筑的手,“你是除我妈之外,第一个说我做东西好吃的人了!”

    “我明天继续做给你吃。”颜溪像是遇到了知己一样,特别开心,“西门筑你虽然人贱了点,但是品味还是不错的!”

    “……”这是夸吗?

    “不如以后天天做给本王吃吧?”西门筑又露出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容了。

    “你很想让我待在这里?”颜溪笑着问道。

    “当然想。”

    “想得美!”颜溪白了他一眼。

    将一盘菜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西门筑要回自己房间了,李秀突然从地上站起来,不敢看颜溪,直接就追西门筑去了。

    西门筑一进房间就坐了来。

    “王爷,您,您还好吧?没阵亡吧……”

    “快,去给本王倒杯水来,不,倒一桶水来。”

    “王爷您要沐浴吗?”

    “本王口渴,被那菜咸的。”

    “……”

    “王妃做的菜口味欠佳吧。”李秀安慰地说道。

    “乱讲,什么口味欠佳。”

    “那味道还可以了,只是咸了一点吧,王妃还真是上得了厅堂,得了厨房……”

    “简直无法咽。”

    “……”

    “既然这么难吃,王爷为什么还吃?好像还说王妃做得好吃。”李秀好奇地问道,王爷可是挑剔得很厉害的人啊。

    西门筑可能自己也没想出理由来,但见李秀睁着眼睛看着他,好像能看透他的内心一样,年轻的王爷顿时恼羞成怒:“废话怎么这么多,快去给本王倒茶来。”

    “是,王爷!”

    “王爷,属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在西门筑喝完两壶水之后,李秀开口道。

    “说。”

    “那个女子,今天晚上就能到王府了。”

    “这么快?”

    “嗯,比料想的早了一天。”

    “知道了,去吧。”西门筑靠在软榻上,半阖着眼,懒散地说道。

    黑夜很快就来临了,月亮静静悬挂在天空,星子稀落地点缀在一旁。

    颜溪百无聊赖地在庭院中散着步,她累了,就坐在一个秋千架上,天气有些热了,她随意扔了鞋子,雪白的小脚晃啊晃的。

    想到后天就能离开,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突然间,身的秋千动起来了。

    秋千被荡出去极高,她的头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可是她的手没有抓稳绳子,眼看就要被抛出去。

    “啊!”哪个混蛋跟她过不去,这么害她!

    满以为会和大地亲密接触的时候,掉进的竟然是一个柔软温暖的怀抱。

    颜溪劫后余生地长呼出一口气,却在看到某人的脸时,漂亮的眸子渐渐燃烧起火焰。

    “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要不是本王,你现在摔得脸都不见了。”西门筑看着怀中眉头紧皱的女孩子,轻轻地扬了扬唇角。

    “西门筑,刚刚是不是你推我的?”

    “没有。”西门筑摇头。

    “那是谁?”颜溪狐疑地看了看周围。

    “应该是……”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