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西门筑刻意拖长了声音,凑近颜溪的耳边忽然阴森森说道,“鬼吧。”

    “妈呀!”女孩子突然尖叫一声,脑袋就要埋进西门筑的怀里。

    头顶传开男人无良的闷笑声:“没想到你怕这个。”

    她当然不怕什么神神鬼鬼的,只是在她谨慎地留意四周的时候,他突然凑近她耳旁大声说话,是个人都会条件反射叫出来的好吗?

    颜溪懒得和他解释,她抬头问道:“刚刚其实是你推我的吧。”

    “推了你本王就断子绝孙,怎么样,信本王了没?”

    “那是谁啊?不会有刺客吧?”颜溪彻底打消了对西门筑的怀疑。

    本王当然没有推你,本王推的是秋千。某人低笑不语。

    “好吧,感谢王爷大人及时相救,现在可以放我来了吧?”颜溪不自在地说道。

    西门筑这才发现他们的姿势相当暧昧。

    她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身上,纤细的身体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幽香,她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领子散开了,露出精致瘦削的锁骨,如墨的长发更是有些凌乱,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其他原因,她尖瘦雪白的小脸上泛开淡淡的红晕,樱桃般的小嘴更是诱人一亲芳泽。

    “喂喂,你干什么?放开我!”颜溪看着西门筑越发凑近的脸,意识地挣扎着。第一时间更新

    颠倒众生的脸与她的脸近在咫尺,他在她耳边吹气:“你脸怎么这么红?嗯?”

    啊,这个妖孽……

    “王爷!”就在这个时候,李秀突然闯入。

    “什么事?”西门筑不悦地挑了一眉,而颜溪趁着这个机会,逃开了他的怀抱。

    “小的错了,你们继续。”李秀震惊地看着衣衫不整的颜溪,就要告退。第一时间更新

    “慢着,李秀大哥!我跟西门筑什么事情也没有,你有什么事跟他说吧,我走了。”

    说完就扬长而去。

    西门筑皱皱眉,这丫头怎么这么在乎李秀的看法。

    “王爷……”李秀双腿忍不住打颤,就算他打扰了王爷和王妃的甜蜜时刻,王爷也不应该用这种阴森森的眼光望着他呀……

    “说。”西门筑脸色不是很好。

    “那个……您要的那个女子已经来了,她就在大门口。”

    “将她送到我房里去。”沉默了一,西门筑才沉声说道,他的表情有丝凝重。

    颜溪走了很久之后,突然间身后一个声音传来:“王妃!”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颜溪对着李秀说道。

    “您今天晚上便可离去,这是给您准备的盘缠,里面有二十片金叶子,还有衣服首饰,应该够您一辈子的开销了。”

    一辈子开销……西门筑果然财大气粗啊……

    颜溪接过包袱,说道:“替我谢谢西门筑啦。”

    “王妃,府里给您准备了马车,王爷说,从今以后,您不再是他的王妃,您可自行婚嫁。”

    “王爷还说,如果您以后无处可去,王府永远为您敞开大门。”

    颜溪边走边坐上马车,听到他的话,愣了一,忽然的,就有层层暖意上心头,男子俊美的容颜和淡淡的微笑在眼前掠过,颜溪眼眶忽的有些湿润,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都已经很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她抿了抿唇,跳马车。

    “王妃您要干什么?”

    “我去和西门筑道个别啦,马上就来!”

    “王爷在……”

    颜溪往前奔跑着,李秀说了什么话她也没能听清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着女孩子远去的背影,李秀自言自语地道:“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再问一次,考虑好了没有?”房间的莲花敞口炉里熏着好闻的檀香,淡淡的芬芳弥漫整个房间,男子着雪白的里衣,露出大半精壮的胸膛,站在床边上,居高临地问道。

    “考虑好了,民女一定不会后悔!”看着西门筑俊美如画的脸,女子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种事有什么可后悔的?能被当朝王爷宠幸,还能封作王妃,这种事情还需要考虑吗?

    不过,也不知道这个王爷是看中了她哪点?千里迢迢将她从煌国边境运来,他看起来也不像那种色|欲熏心的人,怎么一来就急迫地让她躺床上?

    “那好,你服侍本王吧。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淡淡说道,眼底毫无波澜。

    女子颤抖地伸出手,却不敢再像之前一样直视西门筑的眼睛,西门筑的眼睛很深邃迷离,似乎一不小心就能将人的魂魄勾走。

    女子跪在床上,衣衫斜斜,胸前浑圆若隐若现,突然间她脚一别,重心不稳朝一旁倒去,而因为西门筑的衣服被她抓住,所以不防之整个人都朝她压了去。

    “西门筑!”

    女孩子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而与此同时,门也被人忽的推开。

    原本晶亮的眼眸在看向床上这一幕时变得充满错愕,颜溪霎时大脑当机。西门筑推开了女子,转身皱着眉头看向颜溪。

    颜溪看到了女子的肩膀上,有一个和她胸前一样的红蝴蝶胎记。

    “干什么?”西门筑出声道。

    “那个,我是要和你道别的……”破坏了别人的好事,颜溪难免有点尴尬。

    但是她还是强迫自己镇定来,神色如常地开口道。

    “嗯,谢谢你这几天好吃好喝款待我,如果以后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我绝对不会推辞的,尽管来找我。”女孩子抬起头,眼神明亮,对着西门筑和那个女子诚挚地笑笑,“希望你们能生活幸福,早生贵子!”

    “走了,再见!”

    女孩子一袭淡绿裙衫,迈步而去,背影如莲花一般淡雅明净。

    颜溪走后,那个女子再度靠近西门筑,双手妖娆地缠在西门筑的腰间,西门筑面无表情地推开了她,慢慢地穿上了衣服。

    “王爷您……”

    “你先睡吧,今晚本王没有兴致。”说完,便推门而去。

    外面,月光洒照在回廊上。

    “许昌啊。”

    “是,王爷。”

    “你再多派些人暗中护着那个丫头吧,她性子闹,保不准会出事。”

    “王爷,既然你喜欢王妃……”

    “胡扯,本王哪里喜欢她了?”西门筑不悦地说道。

    “王爷不是喜欢王妃,而是宅心仁厚,对阿猫阿狗都好得不行。”许昌取笑道。谁不知道王爷性格挑剔,高傲到一点也不喜欢施舍善意给别人。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