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里呢?马车内,颜溪皱着眉头思索着。

    不过这车夫也真奇怪,她都没有说要去哪里,为什么他能一路驾车快走?

    “你要把我送去哪里?”颜溪撩开车帘,问道。

    “王爷说,将王妃,不,将姑娘送回家。”车夫王瑞回答道。

    “家,他知道我家在哪?”

    “期国的兵部尚书颜大人府,不正是姑娘您家吗?”王瑞笑着回答道。

    好吧,看不出西门筑还蛮厉害,她的底细他摸得一清二楚。

    马车在山林间的道上疾驰着,就在这个时候,有一辆马车从对面疾驰过来,两辆马车眼看就要撞上,王瑞立即抓住缰绳勒住马脖,才躲过了让两辆马车狠狠相撞的命运,不过饶是如此,两辆马车还是一定程度的碰撞。

    “混账东西,给我停!”

    王瑞打算继续赶路,而突然,一个冷厉的女声从另一辆马车内蹦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瞎了你的狗眼吗?你是如何看道的!”那辆马车毫不客气地横在颜溪的马车前,一副非要讨个说法的跋扈样子。

    王瑞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但见那马车华贵,也能想象得到里面人的身份尊贵,他并不想惹事,只好道歉道:“是我不好,烦请小姐让个道,我们有急事。”

    “竟敢在我面前不自称小人,看来不仅是眼睛,连你的嘴巴也要教训!”

    话音刚落,马车里出来一根长鞭,带着凌厉的气势,竟然直直朝着王瑞的脸摔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物体从王瑞的身后来,砰的一声重响,精准无误地打在执长鞭的手上。

    “啊!”大叫声响起,“是谁!是谁敢打我的手?”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颜溪掀开帘子,轻笑着看着不远处的女子,那女子艳丽的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着,赫然是前不久见到的客玛,煌国的太子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真是冤家路窄。

    “是你打的我?”

    “这不废话吗?这深更半夜的不然还有谁?看来太子妃不仅身手不行,连这里也有问题。”颜溪指着自己的脑袋。

    “你……”客玛气得发抖。

    “好了,现在烦请太子妃给我们让个道,别跟我说你不愿意。”颜溪淡淡地笑着,动了动脑袋,晃了晃胳膊,手关节按得咯吱作响,一副随时要开打的架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客玛自知不是颜溪的对手,气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命令车夫,“我们走!”

    望着颜溪马车远去的背影,客玛的脸因愤怒而变得阴沉:“今天不去皇宫了,回皇表舅家!”

    “是,太子妃。”车夫恭敬地道。

    “贱人,给我等着!”

    夜风阵阵,天边浮云游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个时辰之后。

    “你走慢一点,我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冰冷的空气中,颜溪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什么不对劲?”王瑞回头朝马车里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总之……”话还没有说完,颜溪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她意识地想跳马车,然而她还来不及动作,意外就在这个时候来临。

    一阵天旋地转,砰砰砰几声巨响之后,马车就倒在一地上。

    该死!竟然有人拿绳子绊马!

    颜溪忍住痛从马车内爬起,而这个时候,一把亮闪闪的大刀竟然朝她的肩膀砍。

    她身如电转躲避过去,发现原本还空旷的大地上竟然出现了几十个黑衣人。

    几个回合的恶战之后,颜溪突然听见有人在大声叫道:“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动王妃!”

    这个时候,她的身边出现了三十多个护卫,竟然都是穿着王府的服装。

    他们……是西门筑的人。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颜溪的肩膀上,颜溪眼中锋芒一闪,一把抓住那个人的手,小擒拿手迅猛勾上,咔嚓用力一折,在男人杀猪般的大叫声中,他的身体咻的一声被踢开很远。

    又有人朝着颜溪杀来,颜溪冷笑一声,正想迎敌,发现体力有所不支,看来毒素在体内又发作了,颜溪撑住力气想打开腰间的酒葫芦,然而刀光闪闪剑气森然,一次比一次凌厉的招式朝她攻来,她几乎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终于有点空闲了,她打开酒葫芦准备喝酒的时候,一把厚厚的大刀眼看就要劈向王瑞的后背,颜溪大叫:“王瑞,后面,小心点!”

    王瑞身形一闪,躲过身后袭击,颜溪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一股森寒的凉意就从她脚底冒起。

    她被人用刀抵住了腰。第一时间更新

    黑影一个手刀落,颜溪后颈处传来一股痛意,霎时,黑暗席卷了她。

    “我还以为,你是金刚不坏之身呢。”

    迷蒙中,颜溪睁开了眼睛,眼前是客玛那张艳俗的脸,此时,周围已经不是厮杀的场地,看样子应该是林中深处,周围一大群面无表情的黑衣人,也应该是客玛的人。

    “抓我来干什么?”颜溪毫无畏惧地看着她。

    “啪”的一声,客玛一个巴掌甩向她,泄愤地说道:“当然是教训你!”

    颜溪嘴角有血流,顺着尖瘦精致的颌,滴答掉在地上。

    “你最好杀了我,不然等我逃出去的那一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颜溪清澈的眸子里透出一股倔强和凶狠,沉声说道。

    “你以为这样说,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吗?”客玛阴狠笑道,“不,我会让你活着,但是生不如死!这就是你对抗我的场!”

    “来人,给我打!”大袖一挥,客玛扬声冷喝。

    霎时,骤雨般的拳脚密密麻麻地落到颜溪的身上,她瘦弱的身体缩成一团,却始终一声不吭,有鲜血从嘴角流,汗水打湿了凌乱的长发,她的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

    “别打死了!”在颜溪气息奄奄之际,客玛叫停。

    客玛抬起颜溪尖瘦的巴,对上她黯淡的眸子,客玛冷笑道:“继续瞪我啊,你不是挺厉害吗,现在怎么这幅死样子了?哈哈哈……”客玛放声大笑。

    “身体痛,心里也怕,很难受吧?想不想快乐一点?”客玛边说话边打开腰间的一个小瓷瓶,“听说这是南疆的新药,吃了会让人快乐到死的,我正想找个人试试药,来张开嘴。”

    颜溪不愿张口。

    “敬酒不吃吃罚酒!”

    客玛微笑的五官顿时变得很扭曲,她强制撬开颜溪的嘴,将一粒紫色药丸猛地塞进了她口中。颜溪伸出手,放进口中,想将药丸吐出来,可是客玛却叫人按住她的手。

    “太子妃,这是什么药?她怎么脸这么红了?”平时和客玛很亲近的一个护卫问道。

    “媚药。”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