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护卫明显惊了一,似乎没想到客玛会这么阴损。

    “啊什么啊?拿女人给你们玩,不乐意吗?”客玛又露出那种凶神恶煞的表情。

    “乐意,自然乐意。”护卫连声附和。

    客玛看着颜溪越来越酡红的小脸,心中冷笑,谁叫你个贱蹄子得罪本公主,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就等着死在这些男人们的身吧!

    察觉到身体难堪的反应,颜溪感觉到一种彻头彻尾的绝望。

    亲人一个个离世以后,她就发誓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不再受人欺负和摆布,为了强大,她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如此,但是,她没有权势,没有地位,孤身一人,所以她就成为被贵族小姐欺辱的玩具,她就要遭受这样的非人折磨。

    她不甘心!她不想被这样!

    可是她无能为力,她心里充斥的,只有浓浓的害怕。第一时间更新

    她是人,她怕死,她更怕那样屈辱地活着。

    “怎么样?怕了吧?求我?求我也没有用,我不会放过你的!”客玛望着颜溪,笑得越发狂妄。

    颜溪逼回眼底的泪水,大声叫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发了疯一样地推开众人,就朝一块大石头撞过去!

    她以为等待她的是惨痛,没想到,预料之中的痛楚没有传来。她撞上的,是某个坚硬中带着柔软的东西,像是,男人的胸膛。

    “丫头。”

    竟然是熟悉的声音,颜溪抬起头,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子,他容颜俊美无双,薄薄的嘴唇紧抿着,狭长的眸子在月泛出些许迷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西门筑伸出手去,擦去女孩子嘴角的血珠。

    几个时辰前还在她面前活蹦乱跳的女孩子现在竟变成了这幅模样,脸色苍白,浑身破烂不堪,充斥伤口,本来倔强的眸子此刻渗出晶莹的水花,他望着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没事了,不用怕。”他的语气是他自己也不得而知的温柔。

    “西门筑,不想死你就给我滚开!”客玛红了眼,在那里大叫道。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眯了眯眸子,将颜溪护在身后,平日懒散的王爷此时透露出一抹冷意森森的戾气。

    一根长鞭甩过来,西门筑长臂一伸,将客玛甩来的鞭子接在手中,客玛紧抓着绳子不放,西门筑转动着绳子,猛一用力,将客玛卷了过来,然后“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朝客玛甩了去。

    “本王不打女人,你是第一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冷月如霜,西门筑衣袂翻,棱角分明的脸像雕塑一样完美,却也充满逼迫感,清冷的眸里蕴藏着一股深深的寒意。

    西门筑猛的一松开绳子,客玛顿时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此时此刻,不仅是客玛,就是西门筑身边的一系列护卫都齐刷刷地瞪大了眼睛,打从跟着西门筑起,他们还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

    客玛要人扶着,才能从地上起来,她又羞又恨,尖声地叫嚷道:“给我杀了他们!”

    “这个……”一旁的护卫看着西门筑那边黑压压的护卫,低声道,“太子妃,明显是他们那边人多啊,我们还是撤吧。”

    “西门筑,我不会放过你的!太子当了皇帝后,我就要他杀了你!”客玛恼怒地大吼道。

    “你以为太子还能当皇帝吗?”西门筑冷哼一声,继而说道,“上次你当街朝本王甩鞭的事情满城皆知,弹劾太子的文书一批接着一批,拜你所赐,你家太子废位之日不远矣。第一时间更新 ”

    “你胡说!”客玛脸涨得通红,大声地叫道。

    西门筑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冷笑一声之后,就抱起气息虚弱的颜溪,在众人的簇拥扬长而去。

    走出深林后,西门筑将颜溪抱到马上,自己则坐在她的身后,纵马疾驰了起来。

    快马加鞭回到王府,西门筑将颜溪放到床上,让人叫来了王府里的大夫。

    “给她看看,她怎么了?脸色怎么红?”看着眼眸半阖的颜溪,西门筑转过头去,问着大夫。

    大夫给颜溪探了一脉,脸一阵青一阵红,半晌才道:“除了受点皮肉伤之外,王妃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她脸色潮红,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只要王爷与她……与她行周公之礼……病状便可迎刃而解。”大夫说起这话来的时候颇为不好意思。

    “你是说她服了媚药?”西门筑眉梢一挑。

    大夫点头。

    难怪这丫头竟然想要撞磐石,原来客玛给她吃了这种东西。西门筑眉间又凝聚着一股冷意。

    “那我就不打扰王爷和王妃了,我吩咐人给你们熬点益气补血的药。”说完,就退了出去。

    喂,喂!

    西门筑想追出去问大夫媚药的解药,可是他刚起来,腰就被一双纤瘦的手缠住。

    “唔……不要走……”

    此刻颜溪的声音变得倦怠而妩媚,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也闪烁出迷离诱惑的色泽,她身体如游鱼一般贴在西门筑的后背上,柔软的身体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幽香。

    西门筑转过身,她的唇就压在了他的唇瓣之上,白皙的小脸充满了诱人的红晕。

    “唔……怎么办……我好热……”她好像在求救着西门筑,可是听在人耳里,更像一种娇喘。

    西门筑本来想推开她的,他又不是趁人之危的人,但是,他又想,这怎么算趁人之危了?他是在帮她,没有他,她就会很难受,说不定还会死。

    嗯,他是个乐于助人的正人君子。

    于是,接受美人的唇齿邀约,他纠缠着她的舌,任她纤瘦的小手游走在他的脊背。

    他将她压在身,手指抚过她精致的锁骨,流水般的长发,还有颈部间凝白柔嫩的肌肤。

    “王爷王爷!不好了!”

    一切眼看就要进入正轨的时候,一个惊慌的声音突然大声地响了起来,这还不算,那人还直接推门进来了。

    李秀接触到西门筑眼神的时候,直觉认为自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那眼神冷得……

    “王爷,属错了,属这就走,这就走!”趁西门筑没爆发之前,李秀赶紧溜出了房门。

    西门筑将门拴紧,确定不会有人能闯进来后,再大步迈向床。

    望着床上美好诱人的女子,细薄的唇再度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