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要干什么?”颜溪睁着一双迷离的眸,抓住西门筑朝她靠近的手。

    随着门开时冷风的灌进,她好像清醒了不少,眼神间也少了那种勾人的媚态。

    “本王可不是要占你便宜,你服了媚药,如果不及时与人行乐,便会死的。”西门筑似笑非笑。

    “哦,难为你这么好心了。”颜溪嘲讽地道,声音因压抑而显得有些低沉。

    忍住身体源源不断的热意,她滑了床。

    “你这个样子干什么去!”西门筑跟着起身。

    “当然是让自己不那么难受!”颜溪抽了栓子,打开门,大步迈出。

    “喂,喂,你什么意思!”让自己不那么难受?她是要干什么?找别的男人做那种事吗?臭丫头,你站住!

    “跟着我干什么?”颜溪感觉体内越来越热了,颜溪随时都要控制不住自己,见西门筑跟上来,不由烦躁地说道。

    “本王是一个男人!”西门筑堵住她的去路。

    “我知道,那又怎么样?”

    “本王可以……可以……可以帮助你的。”西门筑清了清喉咙,在颜溪的注视,脸有点红。

    “色狼!趁火打劫!”颜溪瞪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你走开!”

    说完就朝其他地方走去。

    西门筑感觉到自己的男性尊严被狠狠践踏了……他都愿意屈尊给这丫头当解药了,她还嫌弃,她还要去找别人……

    看她找谁!

    西门筑跟上去。第一时间更新

    他,他,他看到了什么?

    她竟然拉着李秀。

    她还和李秀离得那么近……

    他,堂堂大王爷,输给了李秀……

    正在和颜溪说话的李秀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啊,怎么这么冷,像冬天一样冷,冻死了……他丝毫不知道,那种寒意是来自于某人的目光。

    “哦,原来这样,左转后直走,没多远,王妃去吧。第一时间更新 ”

    颜溪很快走到一个大湖边。

    西门筑知道了,原来这丫头拉着李秀是在问路啊,她要找湖。

    找湖干什么?西门筑疑惑地皱眉,却突然看见颜溪要往湖里跳。

    他眼疾手快地揽住她的腰,沉声道:“你寻死觅活干什么?”

    因为西门筑的碰触,颜溪身体漫过一波高亢的热意,她羞怒地推开他:“你管我!”

    “本王不管你谁管你!”西门筑愠怒地说道,可是话一出口,他就发现这话实在太暧昧了……好像他们有非同寻常的关系一样……

    颜溪却突然笑了:“既然这么关心我的话,那就和我有难同当吧。”

    西门筑还没理解她话里的意思,手就被人紧紧抓住,在她的用力,砰的一声,他们双双滚进了水里,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

    “你……”西门筑从水里露出头,剧烈地咳嗽起来。

    颜溪却淡定地坐在湖水里,靠在岸壁上,脸颊上的红艳渐渐褪去,恢复成平时的白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随着时间的过去,体内的热意也得到缓解。媚药的作用渐渐散去。

    “你还挺聪明的,知道用这招。”

    颜溪眼睛都没有睁开:“用了以冷制热这么简单的原理,我真的是好聪明哦。”

    “……”

    “你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一向都这么不客气吗?”西门筑环着胸说道。

    “要不是因为某某某,我会和那只马扯上关系吗?”

    拜托,那是客玛……

    “对了,”话刚出口,颜溪就接着问道,“你看起来不是容易被欺负的人,之前在街上,被客玛鞭打而不反抗,不是因为胆怯,而是想给太子多添一抹脏?”

    “是,打听到父皇的私访御驾会经过那里。”西门筑说道。

    “那,我不仅没有帮到你,反而还耽误了你?”

    “是啊。”见到颜溪略有失落的脸,西门筑凑近她的耳,轻笑道,“所以要不要以身相许补偿我?”

    “……”

    “在我没来之前他们还对你做了什么?”目光接触到颜溪肩膀上的伤痕,西门筑眉头微皱,“打了你?”

    被人痛打的记忆袭上脑海,颜溪拳头握紧,游上了岸。

    “还没回答本王的话呢,你要去哪里?”

    一只雪白纤长的手出现在西门筑面前,年轻的女子眼眸清澈:“水里冷,快上来!”

    “这么关心本王啊?”西门筑抓住女子纤细的手,嘴角噙着颠倒众生的笑意,颜溪感觉大事不妙想收回手的时候,身体就被人猛的一拉,噗的一声再次掉进了湖水里。

    西门筑将她锁在怀里,笑容妖孽:“你是不是喜欢本王了?”

    “谁,谁喜欢你啊!”

    “瞧瞧,你脸多红。”

    “……”她又不是石头,跟异性这么亲密接触当然会脸红啊……

    “放开我,自恋狂!”颜溪一个顶肘,撞向西门筑的胸口,西门筑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闷哼了一声之后手也脱力,颜溪就从他的禁锢中逃了出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爬上岸之后,西门筑跟着爬上。

    颜溪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折回来,问西门筑:“喂,大夫房间在哪里?”

    西门筑告诉了她地方,末了问道:“怎么?身子不舒服?”

    “没呢。”颜溪大步而去。

    西门筑回到房间,沐浴后换了衣服,准备躺床上的时候,年轻的女子一袭黑色夜行衣,推门而入。

    “你穿成这样要干什么?”西门筑蹙眉。

    “告诉我,那只马住在哪里。”

    “……你要刺杀她?”

    颜溪摇头:“告诉我。”

    “这么晚了还跑出去干什么?”

    “行了,我知道了,初恋情人嘛,你想维护她,不说算了。”

    “……”什么维护她,是怕你这个笨蛋又被人抓了。

    “我去问李秀大哥,他一定知道。”颜溪掉头就走。

    “喂,你站住!本王告诉你!”

    得知地址后,颜溪喝了一壶酒,喝完后将酒壶扬手一丢,浑身的力气都回来了,颜溪翻围墙而去。

    “你,还有你,你们所有人都去给本王追上她,暗中保护,她如果再出事,你们以后都滚去地府当差吧!”

    京兆尹府,太子妃客玛的皇表舅家。

    “贱人贱人贱人!”房间里,客玛爆发出愤怒的大叫声,她已经愤怒了很久,仍旧没有消停。

    三个丫鬟都倒在地上,她们或被客玛用花瓶丢晕,或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叫声吓晕,或被她泄愤时用鞭子抽晕。

    “我一定要把你这个贱人碎尸万段!”客玛脑海中浮现颜溪清秀美丽的脸,恨意越发地扩散开来。

    “我次要把你丢进马圈里,让那些公马把你弄死!”客玛先是咬牙切齿,想到这一幕时,突然抑制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被公马搞死……”

    “整天想着那档子事,看来太子妃生活不是一般的空虚寂寞啊。”

    突然间,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客玛身后响起。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