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回王府后,第二天睡到午才醒。

    颜溪吃完饭,有事要去敲西门筑的房门,许昌在旁,拦住了颜溪。

    “王妃,王爷今天不见任何人。”

    “为什么?”颜溪皱眉,“他不是在生我的气吧?”

    “没有的事。”许昌赶紧摇头。

    “肯定在生我的气,小气的家伙,算了,不见我就不见我。”颜溪挥了挥手,走开了。

    时间渐渐过去,转眼已经到了黄昏,颜溪百无聊赖地在王府走着,突然间定住脚步,视野中的男子一袭雪白的长跑,轻袍缓带,脸孔俊美如画,站定在一颗树前,湖边,他衣袂飘飘,长身玉立。

    他的眼睛里带着一丝平时所无法见到的落寞与宁静,细薄的嘴唇微微抿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颜溪走到男子身边。

    “嗯。”西门筑淡淡地应了声。

    “你不见我,是因为生我的气吗?”

    “没有。”西门筑表情仍旧是冷淡的,“你别待在这里,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就知道你在生气,怪我动了你的初恋情人,可是是她先对我那样的,我总不能任她欺负,不报仇吧?”女孩子眉头微皱,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清澈。

    “更何况,也没有怎么样嘛。”

    昨天晚上客玛服了媚药,当众脱衣,丑态尽出,但谁敢碰太子妃?这可是抄家灭祖的事情。一人冒大不韪将客玛打晕,后来大夫给客玛诊断,说客玛精神受到刺激,又加大动肝火,三五天内不会醒来,醒来后,也不能做剧烈运动,更要保持心态平和,若是大吼大叫,随时有可能会再度晕倒……

    听到这个消息,人们顿时想对那个教训客玛的人跪恩叩谢……

    此等丑事,京兆尹也不便外传,对外只说太子妃精神受到刺激,但还是有嘴碎的人绘声绘色地将那夜的事情说了出来,一时间,街头巷尾谈论纷纷……

    颜溪想,要是客玛醒来后听到了这些会不会气得发狂?哈哈,太解气……

    看着西门筑那样,颜溪又想,虽然这样很惨,可是比起客玛对自己做的事情,这实在不算什么好吧,她都差点死了,他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还生她气?

    “笨蛋。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摇了摇头,伸出手,拨开女孩子微微覆住眼睛的刘海,对上她明澈的眼,他笑了,“如果当时知道她给你用了媚药,本王一定会杀了她的。”

    西门筑的眼睛很深邃,他好闻的气息近在咫尺,颜溪别过头,尖瘦白皙的小脸泛起淡淡的红潮。

    “那,那你为什么要生我气?”颜溪不知道怎么的,呼吸到他的气息,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谁说本王生你的气了?”西门筑淡淡一笑,这丫头真是禁不起逗,还没碰她呢,脸就红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

    “本王心情不好。”颜溪还要说话,突然间,手腕被男人的手扣住,西门筑拉着她的手,将她往前带去,转头,笑容俊美,“陪本王走走吧。”

    在散步期间,颜溪几度想从西门筑手里抽出手来,可他就是不放。

    “今天,是本王生辰。第一时间更新 ”走着走着,西门筑就说道。

    “生日啊?”颜溪愣了一,随后露出一个笑脸,“生日快乐啊。”

    也就没把手扯出来了,看在他生日的份上,就让他揩点油吧。

    “为什么你生日没有大办筵席?”不科学,西门筑不是这么低调的人,还有,既然是生日,为什么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因为……”西门筑动了动唇,却依旧什么也没说。

    颜溪见他脸色不太好,意识地没有追问。

    夜幕早就拉来了,一轮冷月静静地悬挂在天上。

    西门筑走进了一个亭子,松开了颜溪的手,坐在石椅上。夜风凉凉地吹过,气氛有些压抑。

    “很多年都是这样了。”沉默了片刻,西门筑薄唇轻启,淡淡地开口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什么?”

    “很多个生辰都是这样,没有筵席,没有鞭炮,没有祝福,没有贺礼。”

    “为什么……会这样?”颜溪愣了一,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母妃就是在这一天去世的。”

    原来这样,难怪西门筑今天破天荒地一身白衣,平时他可是穿得十分精致华丽的,哪有这么素净。

    母亲的忌日,自己的生辰。

    这一天,是最开心的日子,也是最悲哀的日子。

    难怪他今天闷闷不乐了。

    “真奇怪,本王怎么会对你说这些。”西门筑轻笑了一,摇了摇头。

    “因为我值得信赖嘛。”颜溪靠在柱子上,笑着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本王乏了,回房去了。”西门筑袖子一挥,准备起身。

    “西门筑。”女孩子的声音很清脆。

    “嗯?”西门筑回头。

    女孩子眼睛如星辰般亮了一,好像有话要说,转瞬又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你走吧。”

    她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西门筑好笑地动了一唇,走开了。

    颜溪奔向自己的房内。房内有针线,有丝布,有剪刀,嗯,够了。

    将时间换算为现代时间,现在应该是快晚上八点钟的样子。

    离子时还有小半个时辰的时候,颜溪跑出房去,敲打着李秀的房门。

    “李秀大哥!快开门,有急事!”

    “李秀大哥!”

    “怎么了怎么了?”被颜溪急声的叫唤惊到,李秀连忙从床上起来,连鞋子也来不及穿就打开了房门。

    跑得急,颜溪有些气喘,她平复呼吸后道:“李秀大哥,给我一个火折子,还有,告诉我怎么用。”

    “属还以为王妃遇到了什么大事。”

    看着李秀慌张的样子,颜溪过意不去地说道:“对不起啊,害你这么急。”

    “属惶恐。”

    在李秀那里弄好东西之后,颜溪看了一眼李秀房间的沙漏,离子时还有一盏茶的时间。

    “谢谢了啊,我走了,再见!”颜溪挥了挥手,溜回了房间。

    在房间里拿好事先准备好的小盒子,颜溪整理了一散乱的头发,快步走向稍远处的西门筑的房间。

    “西门筑,开门啊!”

    “西门筑!”

    应该是睡着了吧,真是猪,这么叫也不醒。

    继续喊!

    好吧……还是没反应。

    “西门筑,快出来,你房间着火……”话还未完,突然间,一个手掌捂向颜溪。

    “你这样,护卫们都会出动的。”头顶是西门筑无奈又带点戏谑的声音。

    他松开颜溪,颜溪回头,对上西门筑似笑非笑的眸。

    “你怎么在外面?”

    “睡不着,四处走走。”他环着胸,“找本王干什么?”

    “啊,我给你东西。”

    颜溪手上变戏法似的出现一个深红色的檀木盒子,她仰起头,脸孔清秀,眼眸明亮:“西门筑,生日快乐。”

    西门筑愣了一,伸出手,接过她的礼物。

    “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颜溪的眼里写满了期待。

    “是什么?”西门筑一边试着打开檀木盒子,一边问道。

    “是我绣的东西,我跟你说,我的绣工可是很厉害的。”女孩子自豪地说道。

    西门筑笑了一,突然间就对礼物不抱什么期待了……她也说她做菜做得棒,但是滋味他是领略过了……

    不忍拂她的意,西门筑嘴角仍旧噙着笑,在她期待的目光中,将盒子慢慢打开了。

    是一个钱袋。淡绿的底色,上面绣着花鸟,针脚细密,色泽浓淡有致,生动得如画上去的一般。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样?喜欢吗?我可是做了好久,喜不喜欢?”女孩子的眼睛很明亮,像是很久以前,西门筑在遍眼的黑暗中看到的启明星,曙光,熠熠生辉。

    等不及他回答,颜溪从怀里掏出一串鞭炮,再掏出火折子,将鞭炮点燃了。

    噼里啪啦。

    “今天是你的生辰,有筵席,有鞭炮,有祝福,有礼物,怎么样,开心了吗?”女孩子突的凑近他。

    “筵席?还给本王准备了吃的?”西门筑微愣之后,好看的唇渐渐上扬。

    “真是一点也不浪漫,我不就是筵席吗?”女孩子拨了拨头发。

    顿悟,筵席,颜溪。

    西门筑笑了,就着她的话说:“嗯,本王有颜溪。”

    颜溪没细究他话里的意思,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西门筑,我妈……就是我母亲,也很早就死了,我很想她,可是我知道,比起茶饭不思地想她,她会更希望我开心快乐的,我相信,你母亲也是一样的,所以,什么事情都节哀啦。”

    她刚说完不久,子时的更鼓声就远远地飘荡了过来。

    这是她送他的礼物,赶在子时之前,给他生日的祝贺。

    西门筑的手里还握着那个钱袋,温暖的,好像有生命,随着他的脉搏,一一地跳动着。

    她头发有些凌乱,说话的时候还带点微微地喘,他看得出,她是一路跑过来的。

    她纤细的手指上,用布包了几个地方,他之前牵她手的时候,那几处地方还没有。他想,那应该是在绣东西的时候被针扎的。

    月光之,她微微笑着,长长的头发被风吹乱,脸孔白皙,乌黑的眼睛如浸在水里的玉,明澈无瑕。

    “说的就这么多了,我回去睡了。”她转过身。

    “颜溪。”他叫了她的名字,声音低而轻,如擦过柳梢的风。

    她回过头,凝眸。

    他走向她,修长雪白的衣袂在风中舞动着,俊美的脸孔恍惚有一种绝尘的仙气。

    “你头发乱了。”他的声音缓缓的,而带着一种淡淡的温柔。修长干净的手指抚过她流水般的长发,轻轻顺着,撤出之际,指间若有若无地带上了她发丝间的清香。

    她的脸红了,呼吸也有些急了,清澈的眸里闪过一抹慌张,像一只无计可施又惹人怜爱的小动物。

    他忽而,低低地凑近她雪嫩的耳,她脊背有些僵硬,略急的呼吸绕在他的鼻息间,甜甜的。

    “颜溪。”

    他声音低沉而温柔,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

    她朝后退,似是受不了他这样似是而非的蛊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她说道:“不用客气,你也帮过我,我真困了,回房间了。”

    她走得很急,像是落荒而逃。西门筑嘴角轻轻扬起。

    目光一直跟随着她远去的背影,等到她身影消失于视野很久之后,他才将目光收回,而脸上淡淡的笑意,却一直没有散去。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