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愣了一,刚开始是因为做了噩梦,所以才会那样的大哭不止,可是现在,她不愿意哭,就当是戒备好了,她不想在别人面前展示脆弱的一面。

    “丫头,别憋坏了。”他的声音轻柔得像一阵风,修长温热的手指安慰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颜溪推开他怀抱的手突然就变得绵软无力起来,眼眶越来越通红,在自己完全无法控制的情况,泪水决堤起来。

    “我好想我妈妈……”头埋进他胸前,颜溪肩膀颤抖,大哭了起来。

    “我好想见她……”泣不成声的哭声那般悲伤。

    西门筑温柔地拍打着她纤瘦的背,无声地拥着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当时如果强大点,就能保护她了。”

    西门筑懂了颜溪这般坚强和自立的性格从何而来,一种淡淡的疼惜不经意间漫上心口,他望向她的眼神,月光般恍惚而温柔。

    “你当时还那么小,不怪你。”

    “我嫌弃过我妈妈的,我还说过她是傻子,我有时候还不想理她,可是她却那么爱我,乞讨来一碗饭,都会傻乎乎地全给我留着。”颜溪抬起头,一双泛泪的眼睛痛苦而无助地看向西门筑,“你说我是不是很坏?”

    西门筑伸出修长的食指,扫去她眼角的晶莹,他抬起她雪嫩的小脸,以自己都不曾发现的认真态度说道:“你不坏,你很好。”

    那样环境长大的孩子,就算没有心理扭曲变态,也多少会阴暗吧,可是她却长成了眉眼带笑的少女,呼吸间都似乎有阳光的味道。

    “如果无处可去,不如考虑,留在本王身边吧。”

    第二天,早上天气还比较晴好,中午却热得让人受不了,可是饶是如此,王府的护卫们还是全部都在草丛间蹿动着。

    场面是这样的,护卫们头戴草帽,腰配布带,在紧张地进行着一项艰巨的任务——抓青蛙。

    王爷令,方圆十里外不可听见青蛙的叫声。

    十里,王爷你知道十里有多远吗?你知道青蛙繁殖得有多快吗?

    护卫们惨叫连天可是毫无办法,只能憋屈地以捕捉青蛙为春秋大业,在那里默默地奋斗着。

    “你说王爷为什么要我们抓青蛙啊?想吃了吗?”一个护卫窃窃私语。

    另一个护卫摇头:“我看不像,估计是青蛙太吵了,打扰到王爷和王妃的**时刻吧。”

    “……”

    “怎么都这么看着我?你们想想,自己和娘子亲热时,有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呱喳,你还能提起兴致来吗?”

    “王爷和王妃又没圆房,何来的亲热一说?”

    “你怎么知道?”很多人同时问道。

    “这还不明显吗?哪个沾过雨露的女人不面如桃花带点春情的,王妃那小姑娘样,像是有春情吗?”

    “你倒挺懂这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众人取笑。

    “成亲了这么久,王爷竟然还没有把王妃搞定,我都担心王爷是不是宝刀已老了……”

    “阿嚏!”正在皇宫内殿饮茶的西门筑突然间打了个喷嚏,哪个不怕死的说他坏话?

    “五王爷受风寒了?”一个温柔的女声轻轻问道。

    “儿臣无碍,宜妃娘娘有事请说吧。”西门筑淡淡说道。

    宜妃跟他可以说八竿子打不着边,在他与父皇议事完后突然间召见他,不知道要干什么。

    “既是如此,本宫便说了。”宜妃笑着道,“本宫大病得愈,都要归功于五王爷府上神医,本宫后天想在御花园办一场庆宴,希望五王爷和五王妃能拨冗前来。”

    皇上的宠妃对西门筑一个皇子使用敬辞,已经是客气之至,先前宜妃得了一些疑难杂症,御医久治不愈,却被西门筑府上的大夫治好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西门筑压根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宜妃却还特地要感谢他。

    宜妃为人一向谦和有礼,所以西门筑一时间猜不透此举她是教养使然,还是别有目的。

    “宜妃娘娘客气了,能参加宜妃娘娘的庆宴是儿臣的荣幸,儿臣定会带着内人前来的,谢娘娘好意。”

    怎么说也是父皇的宠妃,西门筑得罪谁也不想得罪女人,还是这种得宠的女人,对宜妃自然面子要给足了。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走后,宜妃懒散地靠在美人榻上,淡淡的阳光透过窗边的花打在她的脸上,影影绰绰的,别有一种美感。

    “去告诉她,她想要的本宫已经做到了,那件事情,她必须言而有信,守口如瓶。”

    转眼已是月上中天。宜妃的萱霖殿内,一片漆黑,却不时地有压抑的闷哼声从罗帐里传来。

    红罗帐里,身形挺拔的男人一个矫健的挺身,就彻底与女人的身躯融合。

    “唔……嗯……”女人忘我地吟哦着,纤长雪白的双手妖娆地缠在男人的腰间,柔软的身体像是一条蛇一样,与男人纠缠着,你来我往,不死不休。第一时间更新

    晶莹的汗水滑过女人胸前雪白的丰盈,和纤细平坦的腰,转瞬掉进腰间乌黑凌乱的长发间,罗帐里,伴随着男人强有力的进攻,渐渐弥漫开来一种奢靡的情事气味。

    “你已经很久没有来了。”云收雨霁,两人气喘吁吁,女人趴在男人的背上,把玩着他的发丝,埋怨地开口道。

    那个女人是宜妃,而男人,却并不是皇帝。

    “上次和你在小树林见面都给人发现了,进皇宫,我可得谨慎再谨慎。”男人抱住女人的身体,吻了吻她的唇瓣。

    “说的也是。”想到了什么,宜妃美眸里流转出一丝锋芒,“那个丫头,你预备什么时候除掉?”

    “怎么说也是个太子妃,就算知道了我们的事,也不能在这关口将她杀掉,先满足她的要求吧。”男人凌厉的丹凤眼里折射一抹寒光,“她活不久的。”

    “忍忍吧。”见女人还是不大高兴的样子,男人柔声道。

    “那我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上次,她威胁我说太子被废一日,就是我和你的死期,这一次,她又说不把西门筑和他王妃弄进宫来,就让我好看,你知道她有多嚣张多得寸进尺吗?我从来就没受过这样的气。”宜妃脸上写满了不悦。

    男人流露出一丝不耐,但他很好地掩饰掉了,吻住怒气中的女人,渐渐抚平她的情绪,见她又一副春情荡漾的模样,他再度朝她两腿间攻进,在她身体里狂野起来。

    两天后,天气晴好,因为前一天过雨的原因,所以天气不冷也不热,很适合出行。

    “王妃还没起来?”一身松绿华服的西门筑淡淡挑眉,放了手中的茶杯。

    “是的。”李秀说道,“婢子说王妃怎么叫也不肯起来。”

    “不会生病了吧?”西门筑蹙眉,随后起了身。

    走进颜溪所在的院子,西门筑修长的脚轻轻一抬,挑开了颜溪虚掩的房门。

    走进去,床上的颜溪抱着被子,睡得正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的侧脸很漂亮,皮肤也很白皙,略微凌乱的长发铺在肩上,纯澈中透出一丝迷人的妖娆。

    “起床了。”西门筑坐到床边,拍了拍她的脸颊,雪白的肌肤滑腻得不可思议。

    “别吵,我要睡觉。”某人很大牌地挥开西门筑的手,烦躁地说道。

    随着她的翻身,被子松散地滑了来。

    她可能有点怕热,薄薄的里衣穿得松松散散,粉色的肚兜衬显出胸前的肌肤莹润诱人,洁白的颈项薄如蝉翼,在阳光显得晶莹剔透。

    西门筑忽然发现,这个丫头虽然瘦,但,胸什么的,还是挺有料的。

    正想些什么的时候,一个东西突然横在了他的腿上,还抵在他的某个部位上……

    是她的腿。白色的裤子被撩到膝盖处,露出纤细雪白的小腿。

    西门筑黑着脸握住她雪嫩的脚踝,将她的腿放了回去。

    “好热。”颜溪皱了皱眉,要脱掉肚兜外的里衣。

    光是想那雪白的双肩,光洁的后背,纤细的腰肢,就够了,真的够了!大清早的,他可不想犯罪。

    西门筑拽住了颜溪的手,大声说道:“丫头,起床!”

    突然间,一滴红色的液体掉到了颜溪的颈项处。

    颜溪朦胧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西门筑按着她的手,她大叫:“啊,色狼!你要干什么?”

    “……”西门筑很想跟她来一句你都叫我色狼了,你说我要干什么,可是他发现目前的状况让他一点都不想开玩笑。

    他流鼻血了!

    无论清纯的还是妩媚的,聪颖的还是单纯的,他什么女人没见过,他二十好几了,怎么说也一把年纪了,可是他现在竟然,流,鼻,血,了!

    “你怎么了?”颜溪见他流鼻血,一张俊脸也憋得通红,不由皱眉问道,“生病了?”

    她丝毫不知道自己衣衫不整眼神茫然的样子有多么诱人。

    她还伸出纤细的手来,要碰他的脸。

    漂亮的脸蛋越凑越近,西门筑啪的一声大力拍开她的手,腾的站起来。

    “我只是想摸你额头看你是不是发烧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凶啊?”身后,颜溪揉着被西门筑拍得又红又肿的手,委屈地抱怨道。

    “本王没事。”西门筑停脚步,转过头来,“旧疾而已。”

    “你快点换衣服,用完早膳,就要进皇宫了。”西门筑说完后,就匆匆走开了。

    颜溪擦了擦颈项上的血液,看着自己凌乱的衣服,突然间明白什么了。

    顿时觉得自己好傻……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