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换好西门筑给她准备的衣服后,是听着一路的赞美声来到大厅的。

    “王妃真是大美人啊!”

    “哇,王妃!”

    有些人不敢说话,但眼里多多少少流露出惊艳之意。

    西门筑一一将这些人的反应收在眼里,脸上多少带了点不悦。

    “很漂亮吗?”颜溪走到西门筑面前,笑了笑,“他们也太爱拍我马屁了吧。”

    面前的女子一袭浅碧色裙衫,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熠熠如雪月光华,绾起的发髻间斜插着一只缀有流苏的白玉簪子,清浅流艳,别具一格。

    遥看仙子凡尘,广袖宽松,衣袂翻,腰肢纤细,楚楚动人,近看唇不点而红,盈盈转动的水眸间仿佛承载着万般灵气,眉目如画,令人不经意间乱了心扉。

    素面的她,美在清纯,淡妆的她,美在惊艳。

    西门筑清了清喉咙,哂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别人只是奉承你。”

    他一边很拽地说着打击她的话,一边,有鲜红的液体从鼻间流。

    “噗!”一个护卫没忍住,当场笑了出来。

    接触到西门筑射来的冷高压视线,护卫只好强行憋住。

    西门筑擦了擦鼻血,冷冷地望向颜溪:“看什么?本王才对你没兴趣,还看?你以为本王在说谎吗?你就是姿色平平,放大街上也没有人认得出你!”

    恼羞成怒,越描越黑……

    “本王没有说谎!”

    颜溪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好幼稚啊……他不是风月老手吗?怎么现在像个小孩子……

    “得了,知道你喜欢本姑娘。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优雅地挑了挑头发,拍了拍西门筑的肩膀,“本姑娘貌美如花,臣服于我的石榴裙也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乖,让我安静点吃个饭,不是说急着去皇宫吗?”

    颜溪落座来,筷子在手中帅气地打了个转,她勾唇一笑,淡定地用着膳。

    西门筑的脸已经全黑了……

    天高云淡,微风徐徐,从王府去往皇宫的马车,在辘辘的转动声中,拉开了淡淡尘烟。第一时间更新

    高楼之上,艳丽的女子一身红衣,双目幽深,缓缓勾出了一抹阴冷的笑。

    等着怎么死吧。

    客玛笑出了声。

    大风起兮,吹衣不绝。

    庆宴自然还没有开始,西门筑这么早进皇宫也是因为有事情要和皇上商议,他走进御书房之前跟颜溪说要她四处走走,看看风景,别惹事就成。

    李秀和许昌跟着西门筑进了御书房,颜溪身边有一个护卫保护,令颜溪汗颜的是,这个护卫长得其丑无比,据说还是西门筑特意安排的,为了不伤护卫的自尊,颜溪避开护卫偷偷地问过西门筑原因,西门筑一本正经地说道:“当然是怕你和护卫叽叽喳喳,在皇宫内院影响本王形象。”

    一旁的许昌笑道:“属敢保证王爷绝对是这么想的,绝对不是因为喜欢王妃,怕王妃被英俊的护卫迷惑。”

    颜溪在丑护卫的陪同,在皇宫里散着步,皇宫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还要豪华,幸亏身边有个懂路的护卫,不然颜溪准迷路不成。

    走了快半个时辰,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嫔妃,在护卫的提示颜溪一一行礼,她不能大声说话,也不能笑出声来,脚上的鞋子有点跟,还不是现代那种后脚有跟,而是跟在中间,两侧悬空,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她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累和压抑过,不禁怀念起21世纪的美好生活来。

    颜溪想着西门筑应该从御书房出来了,颜溪花了一炷香的时间抄近路到了离御书房不远的亭子,正吹着徐徐的微风,一抹熟悉的人影突然间跃入视野。

    那个穿着深红色衣服的女人不是客玛又是谁?

    她正在稍远处的假山旁,视线应该是投向御书房,好像在等着什么人出来。

    看见这个女人颜溪心里就警铃大作,客玛并不是善罢甘休的人,颜溪直觉客玛会对她做出不利的事情来。

    跟护卫打了声招呼让他在亭子里等着,颜溪悄悄地朝客玛的方向而去。

    “他怎么还不出来?”客玛转头,脸上有一丝失望。

    “公主不怕,五王爷很快就要出来的。”陪嫁丫鬟阿伊柔声说道。

    五王爷?那不就是西门筑吗?藏在不远处的颜溪将客玛和丫鬟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客玛为什么等西门筑?要……加害于他?

    “你说那个贱人有什么好?”客玛想到了什么,怒气腾腾地踹了一脚假山。

    “她自然没有公主好。”

    “可是为什么西门筑喜欢她不喜欢我?”客玛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转瞬间又凶神恶煞,“那种贱人就不应该活到这个世上,碍眼。”

    “公主说得极是。”

    “啪”的一声,客玛手臂一扬,在阿伊脸上重重地甩了个巴掌,怒气冲冲道:“本公主说话,何时轮得到你来评价是与不是?”

    阿伊揉着红肿的脸,低声说道:“奴婢错了。”

    这就是人的命,不附和主子不高兴,附和了还是要给你甩一巴掌。

    颜溪懂了,客玛一直对西门筑念念不忘,现在西门筑进御书房了,客玛守在这远远的角落里,就是为了偷偷看他一眼。

    真是好纯情啊,真让人感动啊。

    受不了了,浑身冒酸水。

    “儿臣告退。”

    西门筑从御书房走出来了,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他修长的身影。

    颜溪看到客玛痴缠的眼神后,勾唇笑了一。

    一身浅碧色裙衫的少女迈着从容闲淡的步伐,走向了西门筑。第一时间更新

    “王爷出来了啊。”颜溪笑吟吟地站在他身边。

    西门筑被她这温柔的语调弄得恍惚了一,随后才点点头。

    “别动,头上好像有东西,是花瓣。”颜溪踮起脚尖,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伸向他的头顶。

    其实什么也没有,颜溪装模作样地在他头上拂了拂。

    他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忽而扣住她莹白细瘦的手腕,低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这可是皇宫,可不比府里,很多人看着,王爷你就消停点吧。”颜溪声音极尽娇软,像是在撒娇一样。

    远远望去,女子浅碧色群袂,男子松绿色华服,皆是眉目如画,气质不俗,宛如金童玉女般相配,莺啼般的笑声和略显暧昧的话语使得他们更像一对沉浸在爱河中的甜蜜恋人。

    客玛紧紧地咬住了唇,整个人都有点颤抖。

    “还有很多地方没看到,王爷陪我四处走走吧。”说完,颜溪就挽住了西门筑的手,往前走去,她脸上笑容明艳,显得很是开心。

    走过假山旁的时候,颜溪看似不经意地朝那边瞥了瞥,果不其然对上客玛怨恨得能将她杀死的眼神,她笑得越发明亮:“王爷对我真好啊。”

    快将客玛彻底抛在身后的时候,颜溪突然听到刻意压低的惊叫声:

    “公主,你怎么晕倒了?”

    哈哈哈,四个字,大快人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松开了环住西门筑的手。

    “你到底要干什么?”西门筑皱着眉,对她的反常态度表示不解。

    “你就当我突然间发疯了吧。”颜溪笑笑,迈着轻快的步子,心情很好地往前走去。

    晚宴开始了,王族们,大臣们,纷纷落座。

    颜溪发现,客玛坐在她和西门筑的对面,虽然刚才被气晕了,但她现在一点也没有气色不好,当颜溪看向她时,客玛还示威地朝她无声张唇:“你的死期不远了,这一场宴会,就是为你准备的。”

    颜溪笑得优雅迷人,身子往西门筑那边靠了靠,也无声张唇:“王爷会保护我的。”

    “啪”的一声,拍桌声登时响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突然拍桌的客玛身上,她身边的太子,已经尴尬得脸色发青。

    “我,我只是在拍蚊子……”客玛窘迫地撒谎。

    然而她的解释让更多的人皱眉了,宜妃庆宴,就算真有一两蚊子,太子妃这样大庭广众地提及,不显得太不识大体了吗?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太子妃当真极品。”一人压低声音,嘲讽说道。客玛耳力极好,将讽刺的话语全听到了耳中,一张脸憋得通红,拳头也紧紧地握起,像受了奇耻大辱。

    客玛转头,愤愤地看向巧笑倩兮的颜溪。

    颜溪虽然面上在笑,可是心里,却并是不那么轻松从容的。

    从进入御花园后,她就有一种危机感。她的危机感向来很准,以前在黑|道上摸爬打滚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种危机感让她一次次打起精神来。

    危机感在看到客玛用口型对她说庆宴就是她的死期的时候,尤为地高涨起来。

    当时客玛那种眼神,带着一种要置她于死地的凌厉与森冷,又散发出一股成竹在胸的自信,让她无法不放在心上,明着来她倒不怕客玛,但是暗着来,这是古代,陌生又复杂,她防不胜防的东西太多太多。

    客玛虽然头脑简单,想不出高招来,但给她使法子的人不在少数。

    颜溪面上仍旧一副浅笑吟吟的样子,可是心里,已经彻底冷静来,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突然间,一股淡淡的热意凑近她耳边。

    “怕什么,本王在这里,没人敢动你。”若有若无的酒香在鼻息间弥漫,西门筑呼吸温热,声音淡淡。

    她是讶异的,他怎么会知道?她看起来很不镇定吗?

    像是有读心术般,对上她明澈的眼,他笑:“装得再好,本王也能看穿。”他玩世不恭地将手指指向脑袋,意思很明显,王爷大人冰雪聪明。

    颜溪忽的笑了,是能到达眼底的笑。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就放松了很多。

    正在这个时候,太监吊着嗓子,长长地叫了一声:“皇上驾到,宜妃娘娘驾到!”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