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庆宴而已,皇上竟然也来了?

    看来,宜妃娘娘隆宠正盛。

    煌国的皇帝已有五十岁,看起来却不超过四十岁,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显得仁德可亲,然而那份慈德中又隐隐透露出上位者的威严来,即便温厚,亦令人生畏。

    皇帝西门炳在扫视了众人一圈之后,淡淡地说了声:“众卿平身。”

    “今日宜妃才是主角,不必因为朕在,就拘束了。”

    皇上说完话之后,将目光落在了颜溪身上。

    皇帝虽然带着笑,眼底也并无寒意,可颜溪就无端地有点紧张,她想,这就是所谓的气场吧,不怒而威。

    皇帝笑了:“筑儿眼光果然不错。”

    所有的皇子中,唯有西门筑虽被封王爷,被赐封地,却仍旧被皇帝称呼筑儿,就像寻常百姓家父亲对儿子的称呼一样,充满宠爱与呵护。

    颜溪愣了,皇上的话,还有他那欣慰的眼神,是在,夸她?

    她应该说点什么吗?可是,皇上好像没对她说话,所以,什么都不说吗?

    察觉到她的窘迫,西门筑笑着朝皇帝开口道:“儿臣替小溪谢谢父皇的夸赞了。”

    他替她解了围,回过头来朝她一笑,眼波流转,缱绻慵懒,令人恍惚地惊艳起来。

    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情况朝她笑啊……颜溪尖瘦白皙的小脸爬满了红晕。

    渐渐的,进入状态后,满座欢声,其乐融融。

    “听说五皇嫂父亲是卫南有名的大才子,想必五王妃也是锦绣之人,不如就让五王妃乘着这盛宴之兴,作诗一二?”说话的人是九皇子,他笑容满面,饶有兴趣地提议着。

    因为煌国和期国近年一直处于战争状态,所以西门筑对众人隐藏了颜溪是期国人的身份,若是让众人知道颜溪是期国兵部尚书兼护国大将军的女儿,那还得了?不说西门筑自己会被人扣上通敌叛国的罪名,颜溪必然是会被驱逐出境的,严重点还会杀了颜溪对期国以示威严。

    西门筑给颜溪编造了一个身份,就是卫南大才子稻水先生的女儿,稻水先生和西门筑是忘年交,自然答应帮助西门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正好稻水先生姓颜,叫颜寻。

    稻水先生云游四海,神秘莫测,其家庭状况,除了西门筑之外,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只要没有人刻意盘问,不会出什么漏子的。

    可是现在,要颜溪吟诗,西门重已经有很明显的试探之意了。

    颜溪很郁闷,她哪会吟诗啊?就算后来被人领养上了学,她语文也差得不得了,背诗更是头疼,所以现在的状况相当棘手。

    虽然稻水先生的女儿未必和他那样才高八斗,但也不至于什么也不知道吧。

    这个时候,客玛嘴角露出得逞的笑,给颜溪投来一个“你死定了”的眼神。

    这个贱人身手这么厉害,一看就是江湖中人,说不定还是个什么杀手,什么稻水先生的女儿,她一定是对西门筑说谎的,今天,她客玛就要在众人面前揭开她虚伪狡诈的真面目,让她受到该有的惩罚。第一时间更新

    欺君之罪,哼哼。

    客玛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让颜溪顿悟,九皇子是客玛那边的人,而且,客玛肯定不知道她敌国兵部尚书女儿的身份,原因很简单,若是知道,她早就明着告状去了,不会在这里使这种心眼。

    饶是不会有性命之忧,但颜溪不能露出马脚,因为皇帝很精明,她要是哪里不对劲,难保他不会彻查她的身份。

    “正好朕也有此兴致,那便作几首给朕听听。”西门重说完后,皇帝也饶有兴趣地笑笑。第一时间更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言不发的颜溪身上。

    西门筑刚要说话,西门重就道:“五皇兄不会舍不得让皇嫂动心思吧,这可扫了父皇的兴致了。”警告的意思不言而喻。

    “不用你出头。”颜溪低声地对西门筑说,“我有办法应付。”

    “就算我真的出事了,也不要你出手,不想连累你。”颜溪淡淡道。

    说完就站了起来。

    “回父皇的话,儿臣并不会作诗。”

    年轻的女子目光清亮,一本正经地看向皇帝。

    皇帝不怒反笑:“不是说你是卫南才子的女儿?怎么,简单的几句也不会?”

    “皇嫂应该是谦虚吧。”西门重假惺惺地打圆场。

    颜溪摇了摇头,说道:“父亲并不曾让我学诗作词,母亲死后,女儿家的活计,他只让我学女红刺绣,因为那是母亲生前最擅长的。”

    “你的时间都花在刺绣上?”皇帝西门炳眉头微蹙,显然有所怀疑。

    “不。”颜溪沉声道,“都花在了习武上。”

    “什么?”不光是皇帝,满座皆惊,哪有文人墨客让自己女儿天天练武的?

    “早年的时候,父亲曾经投身战场,但因为体力不济,只好退出,他一直将此当做人生憾事,我出生后,他就很少将我当女儿养过,他希望我能像个男儿般驰骋沙场,完成他的愿望,若非情非得已,这些话我本来不想说,因为父亲一向冠以自己洒脱不羁散漫闲人的名号,不愿让世人知道他有这样的心事。第一时间更新 ”

    “父亲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位卑未敢忘忧国,他还说虽然我是女儿身,但未尝不可金戈铁马,效力国家。”年轻的女子语气铿锵,眼神坚定,令人涌出一股沙场征战的热血贲张。

    “好,说得好!”啪啪的两声掌声响起,西门炳顿时龙颜大悦,。

    “难怪朕一见你就甚为喜欢,秀外慧中,自有一股浩然英气,看来当真颜为心生。”

    颜溪衣服都已经汗湿了,却不得不笑容自如:“谢父皇夸奖。”

    要死了,这么正儿八经地说话,还是她当年到组织里的时候才有的情况,当时组织里一个小头儿问她为什么要走黑|道这条路,她回答说她要变强,她要将杀害她爸爸的凶手找出来,她要保护她的小旭,回答皇帝的时候,她就是想起了那个时候的坚定与执着,才能这般真情流露,让自己也吓了一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现在心里涌动的信念很简单,她要活去,漂亮地活去。

    “你撒谎!”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间冒了出来。

    “你根本就是在欺君!”

    颜溪嘴角挑起一丝笑容,看着拍案而起的客玛,不急不缓地说道:“太子妃说我欺君,不知道有何证据?”

    “你一点也不像爱国为民的人!”客玛盛怒,她辛辛苦苦将颜溪弄进宫来,不是让颜溪受人赞美的,她要让她颜面扫地,被人唾弃!

    她明明就是一个江湖女子,凭什么扯出这么深明大义的论调?

    颜溪淡笑:“那请太子妃指教一,什么是爱国为民?”

    客玛顿时语塞。她一个巴哈国的人,连汉语都说得不甚流利,如何讲出文绉绉的话?更何况就算是在巴哈国,她也无法讲得头头是道,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是否为爱国为民,恐怕不需要太子妃来断定,太子妃连国事也操劳到了,不是让文臣武将们无用武之地了吗?”

    “你,你敢说本妃有藐视百官之意?”客玛气得要将碗碟子砸到颜溪脸上。第一时间更新

    “够了!”威严的声音猛然响起,西门炳难得的脸色阴沉,“太子真该好好反省一了,一不扫,何以扫天?”

    意思再明显不过,连自己的女人也控制不住,如何管理国家?

    “请父皇恕罪!”太子膝盖一软,嘭通跪在地上。

    客玛在巴哈国跋扈惯了,此刻也不见得有多收敛,她跟着跪在地上,不依不挠地说道:“无论如何,请父皇彻查五王妃的身份。”

    西门炳眯着眼睛,怒气在眼里凝聚,在场无一人敢发出声音,西门炳到底将目光转向了颜溪,眸光间含着不言而喻的探究之意。

    颜溪觉得那双眼睛能看透自己的内心,脊背有些僵直起来。

    “啊呀!”突然间西门筑低叫了一声。在此之前,颜溪被他猛的一拉,掉进了他的怀里。

    “幸好本王扶住了你,将孩子摔了就不好了!”

    “什么?”客玛失态地叫了出来。有孩子了?

    客玛眸子阴沉,怒意积聚,但转瞬她就想起了打她时颜溪矫健的身姿,不对,她不可能有身孕!

    颜溪皱眉看向西门筑,他怎么这样?万一客玛执意让她验身,御医不一子就查出了她没怀孕的事实?到时候,就是铁板钉钉的欺君之罪了。

    不仅她会被惩罚,连带他,也会趟进这趟浑水。

    “五王妃身怀六甲实为喜事,看五王妃气色不好,皇上不如请御医调养调养?”出声的是宜妃。

    就说吧,很多人都盯着她呢,这她从哪里变出个孩子来。颜溪丧气地想。

    乖乖等着将牢底坐穿吧。

    这个时候,温热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西门筑低沉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说了凡事自有本王,别怕。”

    在安静得有点诡异的气氛中,皇帝缓缓开口:“筑儿府里的大夫不是神通广大到将宜妃的旧疾也治好了吗?朕何须用这些宫里庸医给他王妃调养?”

    “朕乏了,你们尽兴吧。”

    说完,便驾辇而去,留面面相觑的众人。

    不只是客玛呆住了,连颜溪也呆住了,竟然就这么逃过一劫?

    “皇上不可能相信这样的伎俩啊,他一看就是很精明的人。”归程的马车里,颜溪疑惑地喃喃,想不通啊想不通。

    “说了你有本王。”西门筑拂去颜溪肩膀上的一瓣落花,“本王说你怀孕了,就是怀孕了。”

    “难道你曾经趁我睡觉的时候将我……那啥了吗?”颜溪面部表情僵硬。

    “……”这种无厘头的答案她也能想得出来。

    “因为……”西门筑笑的时候目光柔和。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