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不仅是皇上,也是本王的父皇。”颜溪没有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可是他却转过头去,没有想解释的打算。

    “以后不要想着打西门筑女人的主意了。”另一辆偌大的马车上,九皇子西门重沉声说道。

    “为什么!”客玛不甘心地叫道。

    “你给本太子住嘴!”太子西门全不悦说道,“父皇有多看重西门筑你知道吗?明明知道那颜溪怀孕是假但却佯装信以为真,这是因为谁?还不是因为西门筑!”

    西门筑要的东西,父皇从来只会满足要求,不会拒绝。

    “西门筑,我们惹不起。”他的女人,他们也惹不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果不是西门筑没有当太子的想法,他西门全早就被废了,客玛这个蠢女人竟然还敢当街朝西门筑甩鞭子。

    要不是看在她爹是巴哈国国王的份上,他早就把她休了。

    过了几天顺风顺水的日子后,终究有意外猝不及防地来临。

    从皇宫回来的第四天夜晚,一个人影潜进了西门筑的房间。

    “王爷。”

    “你怎么来了?西门筑皱着眉,从床上起来,“淳穴那里出事了?”

    “王爷,巫医说,已经等不了三年了。”

    “什么?”

    “再等去,纵便大罗神仙,也救她不活了。第一时间更新 ”

    一道清冷的夜风突然迅猛刮来,嘭通吹开了窗户,满世界都似乎弥漫着一股寒冷的气息。明明是夏天。

    第二天,太阳明媚。

    午的时候,颜溪睡午觉醒来,突然间就有做菜的兴致,换上一身轻便简单的衣服,她就高兴地溜进了厨房。

    挥开厨娘们,颜溪认真地切起菜来,平心而论,颜溪的刀工是非常棒的。

    弄了一个多时辰,菜终于弄好了,这次颜溪做了很多菜,鱼啊肉啊,青菜啊,荤素都有,样样不缺。

    将菜完全做好后,颜溪觉得整个人都要休克了。因为好热,大夏天的,火又烧得这么旺。

    不过还是挺开心的,因为这次明显感觉厨艺进步了。至少至少,菜没烧得那么黑了。

    吩咐人们将菜送到用膳的桌子上后,颜溪又回房洗了个澡,没办法,她太怕热了。

    出来后,颜溪疑惑地问人:“怎么没人吃?西门筑呢?不在这里吗?”

    “王爷出去了。”

    “去哪了?”颜溪追问。

    “这个……这个……”

    颜溪笑了:“紧张成这样,该不会去青楼了吧?”

    人露出一个“王妃怎么知道”的眼神。

    颜溪愣了一,她本是玩笑之语,没想到言中了。

    “王妃你要去哪里?”人着急地喊道,王妃不会彪悍到……

    “放心,我是不会去青楼找他的。”颜溪回眸笑着说道。

    可一出王府大门,她就笑不出来了,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些烦躁,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之前心情很好的。可能,是做了这么久的菜,没有人品尝吧。

    应该是这样。为了让自己更确定这个推论,颜溪重重地点了一头。

    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可是颜溪没有回王府的打算。

    回?

    该用这个词吗?那,是她家吗?

    颜溪摇了摇头,踢着脚的小石子,在墨色渐浓的夜晚,一些前尘往事渐渐浮上心头,头顶的月光将影子拉得好长,又很细,像是脆弱的长竿,风一来就能吹倒。第一时间更新

    忽然就觉得自己孤身一人。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现在湖边的夜风吹着,冷冰冰的,连温暖也没有。

    迎着黯淡的月光,颜溪不知不觉就走了很远。

    她沿着台阶走长桥,决定要赶走消极的情绪,手在冰冷的双颊上拍打着:“颜溪,要高兴起来。”

    “大风大浪都经历了,什么事也不能把你打倒,颜溪,坚强点。”颜溪用手将嘴角提起,露出微笑的弧度。

    “好傻哦。”意识到自己傻乎乎的举动和话语,颜溪忽然就笑了,心情顿时也好了很多。第一时间更新

    看样子已经很晚了,颜溪想回王府了。可是她突然间发现,她似乎,那个,迷路了。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她觉得不可思议,可是确实是这样,因为这是古代,这里的路她非常不熟悉。

    好吧,问人。

    她走到一处卖酒的小店。

    “请问,你知道西门筑府上怎么走吗?”颜溪问着正在忙活的小二。

    颜溪话刚落音,突然间,正在喝着酒的一个男子回头看向她。

    眼眸迷离,宛如星辰。

    西门筑?他不是去青楼了吗?怎么在这里?

    仅是望了她一,他整个人就支撑不住般倒在了桌子上。

    “西门筑……”

    颜溪摇晃着他的胳膊。

    他眼睛缓缓睁开了,她的眼睛很清澈:“你怎么在这里?”

    西门筑撑起头,望向她时,神色是她从未看见过的神伤与痛楚:“薛无瑕死了,她死了。”

    他又喝了一口酒。

    颜溪怔怔地后退了一步,她微垂着头,没有说话。

    突然间,手腕猛的被人扣住,颜溪撞见了西门筑幽深的眼神,她条件反射地要避开他,可是他却抓住她不放,激烈的挣脱间,她的背就抵在了冰冷的墙上,胸前是他坚实的胸膛,他的唇带着满世界的酒气,毫无预兆地朝她压。第一时间更新

    “唔……”颜溪几乎要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

    “你喜欢本王吗?”离开她的唇,他凝视她的眼睛,沉默了一才问道。

    颜溪气呼呼地推开他:“喜欢你才有病!”

    这算什么?为了别的女人伤心买醉,莫名其妙强吻她之后问她喜不喜欢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受不了这样的氛围,颜溪转身走开。

    “那就,对不起了。”西门筑的声音低低的,颜溪还没反应过来,后颈就被人猛的一击,黑暗顿时席卷整个世界。

    突然现身的许昌将颜溪打晕后,要抱起倒在地上的颜溪,西门筑淡淡地抬了抬手,说道:“别碰她。第一时间更新 ”

    西门筑弯腰,将清瘦的女子抱进了怀里。

    “既然走到这一步了,那便,回府去吧。”

    颜溪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缓缓睁开了眼睛,这,并不是她的房间。

    她撑着一丝力气从床上坐起来,丝滑的薄被从肩头滑,她发现她竟然全身上只穿了肚兜和底裤,大半的肌肤裸露在外。

    “醒了?”

    颜溪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西门筑站在窗边,负手朝她望过来。

    他走上前来。

    “你,你要干什么?”颜溪惊恐地往后退,可是很快后背就抵到了墙壁,退无可退。

    他凑近她,抬起了眸子,颜溪从那双眸子里触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她雪白的手掌抵在他胸口:“西门筑,咱们有事好好商量,你冷静点。”

    “你说,你喜不喜欢本王?”

    颜溪认为西门筑一定是喝醉了,不然怎么老这么问她。想起刚才她说不喜欢他,他就叫人将她打晕了,颜溪现在只好陪笑道:“喜欢,嗯,当然喜欢。”

    “你在说谎。”他鼻息间带着好闻的酒香。

    “绝对没有说谎,”颜溪继续笑,“西门筑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喜欢你到不行。”

    醉汉就像一个孩子,要哄着才行,万一他不高兴了,出手伤了人,被打的也只有默默吃亏的份,谁叫人家喝醉了呢。

    西门筑果然笑了,眸子间闪烁着迷人的波光。

    “你是真心的?”

    “当然。”

    “没骗我?”

    “……”丫的到底还要问多少遍?

    颜溪无奈点头。

    “既然喜欢,那就证明给本王看。”突然间,一只有力的手臂横在她的腰后,将她整个人往前一拉,她猝不及防地跌进他的怀抱。

    “怎,怎么证明?”颜溪的脸顿时烧起来了,口齿也不甚清楚。

    “笨蛋。”受不了她的迟钝,西门筑吻上她的唇瓣,“当然是这样证明。”

    颜溪发现一件悲惨的事情,这副弱爆了的身体连酒的刺激也已经不起作用了,她现在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西门筑,你喝醉了。”她试图唤起他的理智。

    “本王没醉。”

    “……”一百个喝醉的人里面会有两百个说自己没醉。

    “本王真的没醉,本王很清楚地知道正在做的事情,也知道你是谁。”他好看的眸子间跃出一抹笑意来。

    看他样子听他说话,好像真的没醉。

    既然没醉的话,那为什么这么反常?

    他在干什么?手在她背上摸来摸去,还亲吻她耳朵……

    “放开我。”颜溪被他急促的呼吸弄得慌了。

    “乖,本王会很温柔的。”他修长的手指抚过她流水般的长发,轻声安抚道。

    这什么跟什么?她同意他对她怎么样了吗?

    “走开,我要回房间。”颜溪推他,可是他不仅纹丝不动,还紧紧地扣住她的腰,温热的唇朝她的锁骨压。

    颜溪的锁骨很精致,像是蝴蝶一样,她的皮肤很白,像是最剔透无瑕的白玉。

    她脸尖尖的,巴掌大,一双眸子乌黑又清澈。

    看着她皱眉的样子,他忽的就涌起一股疼惜之感,越发不能罢手。

    修长的手来到她纤细的腰间,缓缓地扯她的底裤。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