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她抓住他的手,逸出一句绵软的轻吟。

    “我不是,不是……”颜溪摇着头。

    “不是什么?”他蛊惑一般,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我不是你的那些女人,我不要你随随便便就碰我……”

    西门筑愣了,随即看着她说道:“你和她们不同。”

    他的眼睛很深邃。

    呵,不同么?哪个男人在想得到一个女人身体的时候,不会说这个女人对他意义非凡?

    她摇着头,明亮的眼睛蓄满了水。

    身体不知道怎么的,越发的无力了。她看他身体覆在了她身上,想挣扎却无能为力。

    “混蛋!”

    伴随着这句话的说出,有咸湿的液体滑落来。

    她竟然哭了。

    西门筑愣了,女孩子的眼泪好像化身为什么毛茸茸的小动物,在他的心口挠动着。

    她紧紧地盯着他,明澈的眸子里慌乱清晰可见,还隐隐藏着一丝害怕,显得越发楚楚可怜。

    她真的很美,浑身上充满了灵气,让人想拥在怀中。

    他轻柔地吻了吻她的发丝,在将她底裤彻底剥离的时候,柔声说道:“别紧张,不会疼太久的。”

    “西门筑,你去找其他人,不要这样对我……”她小小的脸上满是泪水,声音也支离破碎。

    西门筑疼惜地吻着她,如果不是形势所逼,他比任何人都不想看到她难过。

    带着薄茧的手掌在颜溪凝白的肌肤上缓缓游走,肢体接触间擦出越来越强烈的酥麻与灼热,颜溪感觉喉咙口十分干涩,颤抖的小手无力地抵在男人赤luo的胸膛,她所有的抗拒声都被他用唇堵住,抵抗的动作也在他强大的力道渐渐绵软。

    他手握住她雪白小巧的脚踝,分开了她纤细修长的双腿。

    “唔……”她看见了他眼里陌生而狂热的**,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垂死挣扎般地推他。

    而一秒,一种异样的疼痛席卷全身。

    终于,他温柔而又强势地冲破了女孩与女人的那道界限。

    鲜红的血液溅在雪白的床单上,一滴接着一滴。

    沉沉入睡之际,他将她拥在了怀中,紧紧抱着,入眠。

    颜溪却感到浑身冰冷。

    她并不是没有憧憬过爱情的,找到一个相知相交的人,在合适的时机内,将自己完整地交付出去。

    从头到尾,西门筑都没有说过他爱她,他就只是,占有她而已。

    他一定觉得她很随便吧,一定将她当成肆意玩乐的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他喜欢她的话,一定不会不尊重她的意愿,也一定不会强迫她。

    她看到很多很多坏男人,可是越和他相处,她就越觉得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去他妈的狗屁不一样。

    颜溪一点都不想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像水龙头一样,关也关不住。

    是因为有过期待吧,是因为被他牵在手里的感觉很温暖吧,是因为觉得,就算他嘴再轻佻,也不会真的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吧。

    可是以现在的情况看,他的态度不是很明显吗?

    颜溪擦了擦眼泪,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吻痕,让她越发地无所适从。

    她非常坚决地不让自己再哭了,忍住浑身的剧痛,披上西门筑的外衫,从床上滑了去。

    经过厨房的时候,看到几个人在倒剩菜剩饭,她看见她辛苦做了一个时辰的菜就那样一盆盆被倒掉,混入发着馊味的残羹剩饭里,污浊不堪。

    宛如自己被践踏的心情。

    人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回过头去的时候,却只发现了一片白色的衣角。

    宛如流星,一闪而逝。

    西门筑做了一个梦。

    梦中,清瘦的女子提起白色的裙摆,浅笑盈盈地朝他走来。

    他也走过去。

    她突然哭了,也不走了,隔着遥远的距离看着他,眼泪滑苍白清秀的脸颊。

    在他们中间的地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一声惨叫声自她口中发出,她在地动山摇中滚落去,他惊慌地伸出手去,却只触到冰冷的空气。

    西门筑突然醒了。

    月光从窗户透进来,一室的清越残碎。

    他喘了口气,发现本来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子,竟然已不在身边。

    他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就朝外跑去,失态地大叫:“来人!”

    “王爷!”很快就有护卫赶来。

    “王妃呢?王妃去哪里了?”他急声道。

    “王妃不是和王爷在一起吗?”

    “在一起本王还要问你们?”西门筑暴躁地说道。

    “啊,属刚才好像看见王妃回自己房间了,也不确定……”话还没有说完,身体猛的就被人推开,西门筑越过他,如一阵疾风一样,大步迈向了颜溪所在的院子。

    “王妃很可能不见了,咱们到附近找找!”许昌发号施令后,跟着西门筑方向而去,其他人开始纷纷行动。

    许昌推开虚掩的房门,就看见一道修长的身影,年轻的王爷怔怔地站在那里,白衫单薄,俊美如玉的脸也显得很是苍白。

    “王妃,当真不见了吗?”许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但任沉默蔓延只会显得更为压抑,他不得已问了一个连自己都知道答案的问题。第一时间更新

    噗的一声轻响,西门筑跌坐在了椅子上。

    在许昌没来之前,他翻过她的房间,一些贵重的首饰和她平日所穿的衣服都不见了,她只言片语都没有留,就这么离开了这里。

    “怎么会呢?”许昌叹声气,随后又疑惑道,“被王爷宠幸,王妃不应该高兴才是吗?”

    是啊,西门筑露出一个苦笑,先前他也是差不多是这么想的,差不多的意思是,就算她不爱他,但是木已成舟,她一个失去贞洁不可另嫁的女子,迟早会接受他的。

    她可能刚开始会不高兴,但总会适应过来的。他就是这么以为,所以根本没想过她会离开。

    所以,他终是算错了么?

    “王爷,王妃找到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卫跑了进来,大声说道。

    “你说什么?!”西门筑腾的站起。

    树林间稍显空旷的道路上,夜风冷冷吹过,一大群护卫围着一个清瘦的女子。

    “王妃,求你放刀,不要伤了自己。”一个护卫急声说道。

    “我又不是猪,怎么会拿刀伤自己?”颜溪冷声扬眉,“要我放刀可以,你们,一个个都给我闪开!”

    没有人动,气氛僵持得厉害,简直蔓延到了冰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远远的听见有马蹄声传来,颜溪皱了一眉,沉声说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的,颜溪此时此刻身手仍旧没有恢复,她现在凭的,就是一股信念和蛮力。

    寂静的树林中传来打斗声,闷哼声和叫喊声强烈交织,有人摔倒有人流汗,月亮惨白地照在地上,清瘦的女子在包围圈中左冲右撞,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甚至没有特别的技巧,就是目标明确地要冲出去,离开这里。

    渐渐的,没有人敢碰她了,因为没有人敢伤害她,他们只是用肉身铸成一道墙壁,阻拦着她。

    面前阵仗着实唬人,颜溪却冷笑一声,在别人意想不到的情况迅猛倒地,身形一滚,竟然从男人们的胯钻了过去!

    “王妃,你杀了我们吧,伤了你我们是死,放你走我们也是死!”李秀大喊一声,丢了手中的刀,紧紧地盯着颜溪就要远去的身影。

    “胡扯,西门筑不会杀掉你们的!”颜溪回头说了一句,也仅仅说了一句,她就提起步子,准备离去。

    “谁说本王不会杀了他们?”

    突然间,伴随着马蹄声的响起,一身华服的西门筑陡然现身。

    冷月寒光,他薄唇紧抿,俊美的容颜没有表情。

    他坐在马上,冷冷开口:“李秀,拿起剑来。”

    李秀愣了一,表情凝重地将剑捡起,拿在手中。

    “你们所有人都拿起剑来,一个女人都抓不住,本王留着你们何用?”西门筑表情很冷,话虽然是对着手们说的,但眼睛,却一直冷冷淡淡地看着颜溪。

    “你威胁我。”清瘦的女子扬起了头,月光顺着她雪白的颈项流泻而,清澈的眸子漾着水般的明亮。

    他不置可否地淡淡扬眉,居高临地看向她,并未开口。

    西门筑身后的许昌做了个暗示的动作,颜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手腕猛的就被人扣住,她条件反射就出手反抗,西门筑沉沉的声音响起:“愣着干什么?真当本王是唬你们的吗?”

    “王爷,求求你饶了我们吧!”一个护卫砰的跪,竟然吓得落泪起来,“属的弟弟已经被你杀了,您要是再杀了属,属一脉就绝后了啊!”

    西门筑还未开口,许昌就冷声喝道:“废话这么多,是想让王爷亲自动手吗?”

    “王爷,求求你……”护卫惶恐地朝西门筑磕头求饶。

    “动手吧,就从他开始。”西门筑淡淡地对许昌说道。

    “西门筑,你……”颜溪挥开了擒住她的手,正想走开,却不得不回头。

    “本王调理人,又未伤你,怎么,你有何高见不成?”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