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依言跳马来,冷冷地拔出刀来,颜溪一句“不要”都还没说出,只见刀光一闪,刚才还痛哭流涕的男人顿时没有了声音,跪着的身体软软地倒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颜溪怔怔地后退了一步,一双清澈的眸子写满了茫然,大风吹过,她尖瘦的小脸越发苍白。

    “怎么,现在还以为本王不会杀人吗?”西门筑目光淡淡地看向颜溪,好像没有一丝的感情。

    颜溪身体突然间失去了力气,砰的一声,坐到了地上。

    “你根本不是人,你是禽兽,我讨厌你,我后悔遇见你……”颜溪摇着头,尖瘦的小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表情。

    西门筑眉头微微地皱起。

    他跃马,来到她的面前。

    “你威胁我……”她喃喃地说道,一双清澈的眸子仿佛含着控诉,就那么看向他,“我讨厌你……”

    西门筑眯起眸子,努力隐藏住不悦,弯腰将她抱进了怀里。

    她身体软软的,凉凉的,像没有了生命。

    西门筑将她抱到马上,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高兴:“以后不准再像这样跑出来了,听到没有?不然,本王一生气,真的会杀了那些窝囊废的!”

    西门筑眉梢一挑,冷声道:“还不起来?装死到什么时候?”

    颜溪看到,那个倒在地上“死掉”的护卫竟然爬了起来,他脸上还有泪水,可是却浑不在意地擦掉了,他还笑着道:“王爷,要不是属灵机一动,王妃还不见得乖乖就范呢,嘿嘿,王爷要不要犒赏犒赏属?”

    “赏你个麻花!”竟然装死骗她,颜溪脱鞋子,愤怒地砸向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啊!”护卫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真爱演!”颜溪不悦地皱眉。

    颜溪现在被西门筑紧紧圈在怀里,想逃也逃不出去。

    马儿在归程的路上奔走着,颜溪皱着眉头。

    “放我来!”她不要跟他回去。

    西门筑忽然将缰绳拉住,目光深深地看向她:“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逃开?”

    当然是因为你强迫我啊,谁会喜欢被侵犯?

    西门筑看着她排斥的样子,冷声问道:“你心里,另有他人了?”

    颜溪愣了一,说道:“当然啊,你以为我会喜欢你吗?”

    放开她,快点快点。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不仅不如她所愿放开她,反而还重重抓住她的胳膊:“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

    颜溪却重重点头。

    她看到西门筑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好像要把她冻僵。第一时间更新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眼神。

    “好,很好!”

    颜溪以为西门筑要把她甩马来,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没想到预料中的疼痛丝毫没有传来,西门筑反而抱紧她,越发快地纵马疾驰。

    一路上,风吹得颜溪连眼睛也睁不开,说的什么话,也被风吹得根本听不见。

    马回府后,西门筑抱着颜溪直奔房间而去。

    “今晚王爷杀气好重……”一护卫看着西门筑大步流星的背影,忍不住嘀咕道。

    “可不是吗?王妃竟然说她另有心上人。”

    “王爷一定气死了吧?你说王爷会不会打王妃?”

    “不会吧?”护卫不敢置信地说道,“王爷不是那么凶的人啊。第一时间更新 ”

    “那也说不定,男人要是在气头上,指不定对会女人做出些什么事来,我看今晚王妃凶多吉少了……”

    “你过分!”颜溪被西门筑扔到床上,揉着酸疼的肩膀,她皱着眉头看向他。

    她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却被男人挡住去路,胳膊猛的被他一拽,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她的唇就被他的狠狠压。

    舌尖强势地撬开颜溪的唇,灼热的气息侵入她的口腔,颜溪差点喘不过气来,他却越发强烈地与她唇齿纠缠。

    为什么露出这种眼神?颜溪看向西门筑夹杂着痛苦的眼神,心想,被占便宜的可是她诶。

    他他他他干什么?又脱她衣服?混蛋!

    颜溪气愤地扬手,却被他一把抓住,颜溪被他的眼神吓到,他黑漆漆的眸子里藏着深不见底的愤怒,呼出来的气息,像是要把她冷冻成冰。

    “放开我!”她急了。

    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他的身体,朝她压了上来。

    “唔……”

    他粗暴的力道令她很疼,颜溪紧紧地咬着唇,头转过去,根本不肯看他。

    “看着我!”他强硬地扳过她的头。

    女孩子眼眶泛红,泪水强忍着,倔强地不肯落,她委屈地大叫:“西门筑,你真的很令人讨厌!”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没看他正在气头上吗?还敢说话刺激他?

    他的眼神很凶,颜溪戒备的大眼睛里,有倔强,也有女孩家的胆怯。

    “不准讨厌我,明白了吗?”楚楚可怜的样子令呵护感油然而生,他放柔了语调,一本正经地说道。

    他手抚上她的头发,却被她条件反射避开。

    西门筑忽然就想起了之前她说过的,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完全不愿接受他?

    熊熊烈火在西门筑胸腔内燃烧,他忽然感到彻头彻尾的心烦意乱。

    她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写满了防御与戒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愿意是吗?

    西门筑苦笑了一声之后,就猛的从床上起来,他整理好衣服,背对着她:“给本王滚出去。”

    他的背影,修长而冰冷,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疏离。

    “本王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和你不过一时欢愉,现在,拿着你的东西,给本王滚出去,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本王面前!”

    颜溪愣了,像是没有听到他话一样,怔怔地看向他。

    然后,她笑了。

    是那种很冷很冷的笑,没有温度,连弧度都很小。

    身后迟迟没有声音,西门筑迟疑了一,转过身去,正撞见少女清澈的眼眸。

    “我就知道,就知道你根本不喜欢我。”她眼眶红了,泪水依然不肯落。

    “是我傻,竟然会对你产生期待,你说得对,我是笨蛋,我就是笨蛋!”

    西门筑,你知道吗?我差点就真的真的喜欢你了。

    “喂……”西门筑想说话,而刚才还泪眼婆娑的女子已经冷冷地站了起来,他挡在她面前,她清冷的眸子一扫,寒声说道:

    “滚开!”

    大风冷冷地吹来,掀动她如墨的长发,一身白衣宛如绝尘的仙子,而她苍白的小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眼睛宛如寒星。

    西门筑愣了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很远很远了。

    清瘦的背影挺得笔直,如一棵挺拔的白杨,她衣衫翻,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其实西门筑早就后悔了。

    他怎么知道会那么控制不住自己,一想到她有喜欢的人了,就烦得不得了,口不择言地想要气她。

    尤其看她一副要哭的样子,他简直肠子都悔青了,不过是欢愉一时的玩物,天,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王爷……”李秀突然从门边冒出一个头。

    西门筑皱眉:“你在这干什么?”

    “依属看,王爷要不要快去追上王妃,和王妃道个歉……”

    “你倒是管得多啊!”西门筑冷声嘲讽。

    “王爷,咱们可是一片好心。”又有一颗人头从门边冒出来,巴抵在李秀的头上,那人是张梧。

    张梧说道:“听王妃那话,她其实是喜欢王爷你的,只是可能王爷之前的闺房行为唐突了她,她才会赌气说不爱王爷!”

    “是啊是啊,属也这么觉得。”又有一颗人头冒出,叠在张梧的头上,那是陈淳,就是刚才装死骗颜溪的那位。

    “要你们管!”西门筑怒火中烧地抄起一个花瓶,猛的就朝他们三个砸过去!

    三个人矫健地躲开袭击,却都嘭通一声,乖乖跪在地上。

    “你们到底听到了多少!”

    该不会和颜溪亲热的时候,他们也在听墙角吧!

    “我们才刚来!真的!听到王爷和王妃在吵就停了一小会,担心出事。”李秀抢先说道。

    看他样子不像说谎,西门筑微微缓了一神色。

    “对的对的,属对王爷和王妃亲热才没兴趣,也不会刻意……”张梧话还没说完,李秀和陈淳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张梧忽然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但是为时已晚……西门筑的脸已经黑得像锅底了……

    “你们三个,一个月都不准吃荤,也不准逛酒楼!不,一年!”

    说完,西门筑就一脚踹开了张梧,走出门去。

    “哎哟我好疼。”张梧揉了揉被西门筑踹伤的肩膀,求助地要同伴们拉他起来。

    同伴李笑眯眯地伸出手,然后整个人压到他身上,啪啪啪将他暴打一顿。

    “疼死你吧!”同伴陈往张梧受伤的肩膀上狠狠踹了一脚。

    “啊啊啊!”惨绝人寰的大叫声响个不停。

    迎着庭院中冷冷的风,西门筑酝酿了片刻,深吸了口气,才准备去追颜溪。

    可是,这丫头去哪了?

    整个府里能去的地方都翻遍了,还是找不到她的踪影。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